猛虎下山免費閱讀作者大紅大紫小說猛虎下山

猛虎下山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大紅大紫來源:zzy

大紅大紫寫的小說猛虎下山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主角是陳六合蘇婉月免費閱讀內容簡介:國之重器,猛虎出籠!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著無法平淡的命運!身負枷鎖執掌生殺命輪!他身立潮頭一生高唱大風!然而這樣一個牛人還偏偏魅力十足!這也是一種極大的負擔!...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猛虎下山》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4章 真的走投無路了

秦若涵被問得渾然一愕,面色有些赤燙,窘迫的低下了頭:“我,我下午試著去找別辦法,可是我我實在找不到別人了,請你幫幫我吧。”

陳六合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眼,道:“你趕緊打哪來回哪去,我說的很明白了,咱倆非親非故,你的忙我不幫。”

“你都不問問是什么忙嗎?”秦若涵怔怔的看著陳六合,不死心的問道,臉色有些煞白,銀牙用力咬著下唇,一臉的無助與絕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層霧氣。

“呵呵,我管你什么忙,還是那句話,大家萍水相逢,我救了你一命已經是你的造化了,其他的,我沒那閑夫參與。”陳六合擺擺手,就推著車子進了院子。

沈清舞平淡的掃了秦若涵一眼,秦若涵臉上流露出來的神情,讓她心中微微一嘆,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鳴亦或是回憶。

一年前,爺爺離世、哥哥入獄,京城那潭深不見底的渾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對周圍的冷眼與譏諷。

那時候,自己或許就像眼前這個女人一樣,無助又凄涼吧。

“遇到大麻煩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問道,別看她年齡不大,但早已經不是不諳世事的青蔥少女,在京城那個大染缸里侵染了這么多年,別說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個成熟的心智來。

她不會去憐憫誰,也不會去同情誰,僅僅是因為眼前這個應該讓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讓她有那么一瞬間的不忍。

聽到沈清舞的話,秦若涵含淚點頭。

她真的遇到麻煩了,天大的麻煩,否則她也不可能會找到陳六合的家門來。

沈清舞點點頭,沒說什么,操控著輪椅進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時候,沈清舞的聲音傳來:“院門沒鎖,有什么事進來說吧。”

剛停好車,正準備洗菜的陳六合聽到沈清舞的聲音,輕笑了一聲:“怎么?動了惻隱之心?”

“沒有,只是覺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這句平淡的話,卻是讓得陳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現出一瞬間的至寒,旋即很快隱沒,他沒說什么,只是笑著點了點頭,拿著青菜走到了水池旁,開始洗菜。

“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對跟進來的秦若涵說道。

不等秦若涵說話,陳六合就先開口:“你能到我家來等我,就證明你現在遇到的事情很嚴峻,也證明你現在到了急病亂投醫甚至走投無路的地步,否則你不可能會求到我這個根本就不熟悉的人頭上來。”

陳六合一邊洗菜,一邊輕描淡寫的說道:“往往遇到這樣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

秦若涵深深吸了口氣,看著陳六合那張似乎永遠掛著懶散的面孔,道:“對不起,我也不想麻煩你,但是我真的已經沒辦法了。”

陳六合嗤笑了一聲:“那你憑什么認為我能幫你?”

秦若涵嬌軀一顫,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是一個普通人。”

陳六合沒有反駁,沈清舞說:“你先說說你的事吧。”

聞言,秦若涵的臉色一喜,把眼眶中的霧氣生生的收了回去,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顫顫道:

“這件事情要從我父親說起,我家里雖然不算巨富,但在杭城,也多多少少算得上是有錢人家了,去年,家父開了個娛樂會所,生意很好,但沒多久,就被黑勢力給盯上了,威逼利誘恐嚇家父讓出會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說到這里,秦若涵的臉上出現了悲痛:“那會所耗費了家父所有的精力和財力,我父親當然不會白白讓出去,更不會向那些惡勢力低頭,可過了沒幾天,我父親就死在了一場車禍當中,而我接手了這家會所。”

秦若涵的臉頰被淚水打濕,不過她下意識的昂著臉蛋,似乎是不想讓眼淚淌下,她的嘴唇也死死抿著,強忍著不讓自己抽泣出聲。

陳六合接茬道:“然后,那些對你們家會所覬覦已久的人就開始對你下手?這也好辦,你讓給他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就完了?畢竟錢是永遠賺不完的,如果命沒了,可就什么都沒了。”

聞言,秦若涵激動了起來,她狠聲道:“絕不可能,我父親就是為了這個會所被那些人謀害的,現在會所到了我手上,我更不可能便宜了那些劊子手,否則我父親的堅持不成了一場空?我父親的死,豈不是白死了?”

陳六合搖了搖頭:“這叫緩兵之計,懂不?”

“你所說的我也想過,但沒有用,他們現在看我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女人,要的已經不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了,而是想用兩百萬買下整個會所。”秦若涵說道。

“呵,那些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心這么黑。”陳六合冷笑了一聲,頓了頓,問道:“那你想讓我怎么幫你?”

“我要保住會所,我要跟那些人抗爭到底。”秦若涵眼中閃過一抹莫名的神色,陳六合知道,那是怨毒與仇恨。

“昨天晚上,他們已經給我下最后通牒了,如果三天內再不把會所讓出來,他們讓我準備好棺材,下去見我父親。”秦若涵說道,未了,她深吸口氣,加了句:“他們都是亡命之徒,他們敢說出這樣的話,就一定做得出這樣的事。”

秦若涵眼神直勾勾的看著陳六合:“只要你幫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是嗎,你要讓我哪方面不吃虧啊。”陳六合打著哈哈,將秦若涵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秦若涵的面部一陣羞熱,視線掃到沈清舞坐著輪椅的雙腿上,定定說:

“我能出錢幫你治好你妹妹的腿!”

第5章 收手下

這個秦若涵倒是聰明,一語就道破他心中最重要的東西。

其實收破爛確實不是個長久之計,想要不鋒芒太露,又能治好清舞的腿,確實要走些捷徑才對。

而眼前的秦若涵,一個沒有背景卻有錢的女人,正好是個不錯的對象,至于她招惹的什么黑龍會,在陳六合眼里,不過是一群弟弟而已,上不了臺面。

陳六合打量了秦若涵一眼,下意識的摸著下巴上的胡渣子,然后看了眼不動聲色的沈清舞,溫和道:“小妹,你覺著呢?”

秦若涵的悲慘命運并沒有讓沈清舞臉上出現太大波瀾,她平靜的看著陳六合:“我覺著這個提議挺不錯。”

陳六合聞言頓了頓,又看向了滿臉依稀的秦若涵,不咸不淡道:“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現在可以走了。”

秦若涵神色又是一緊,急聲道:“你還是不愿意幫我嗎?”

“幫不幫你跟趕不趕你走有什么關系?難不成幫你就要留你下來吃飯嗎?”陳六合很沒紳士風度的翻了個白眼。

聽到這挨千刀的話,秦若涵當真有股牙癢癢的沖動,她就沒見過這么不解風情的摳門男人,她在外面被風吹了一夜,吃一頓飯怎么了?一頓飯就能把你吃窮???

不過現在有求于人,她只好忍氣吞聲,小心翼翼的問道:“既然你決定幫我,那......不需要商量商量對策嗎?就讓我這樣離開?”

“那些人不是給你三天時間嗎?急什么?”陳六合沒好氣的說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懂不?我的一貫宗旨是,明天能干完的事情,今天絕不去干。”

聽到這種謬論,秦若涵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把全部希望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壓在這么一個不靠譜的人身上,秦若涵感覺自己好悲涼。

沈清舞輕笑一聲說道:“你先回去吧,我哥要幫你,別說小小的杭城,就算放眼華夏,能拿走你身家性命的人都鳳毛麟角。”

最終,秦若涵還是滿懷忐忑將信將疑的離開了院子。

秦若涵前腳剛走,院門口就走進一個干瘦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穿著一身臟不拉幾的衣服,明顯禿頂的頭發稀松散亂,不但生了一副賊眉鼠眼的五官,還有一口令人不敢恭維的大黃牙。

整個人看上去只有兩個詞能形容,除了猥瑣就是磕磣。

這就是陳六合的鄰居,黃百萬,也租住在這座宅院里。

雖然陳六合才來了半個來月,但與這位渾身上下一無是處的鄰居,倒挺合得來,兩人沒少在一起吹牛胡侃,這家伙,大字不識兩個,卻有著一身的硬骨頭。

“六哥、小妹,你們都在呢。”黃百萬看到陳六合兄妹,頓時熱情洋溢的迎了上去:“嘖嘖,六哥,你看到剛才那個娘們沒有?那叫一個水靈,我老黃這輩子還沒見過幾個那么漂亮的妞兒呢,光是那對奶-子和那雙長腿,就夠我老黃玩一輩子了。”

“剛剛看的太入神,差點掉進咱院外的那個水坑里,他娘的,哈哈,不過值了。”

陳六合笑道:“老黃,你丫竟干些撐死眼睛餓死J-J的事情了。”

“嘿嘿,沒辦法,老黃我這輩子都沒舍得嫖超過五十大洋的,那種娘們,老黃我這輩子估計連舔別人腳丫子的可能性都沒有,只能用眼睛幫我完成夙愿了。”

看著老黃那副窮酸樣,陳六合道:“老黃,看你丫說的可憐的,你這工地上搬磚,不是一天也有個兩百塊嗎,干嘛要把褲腰帶勒的這么緊。”

“嗨,別提了!”老黃嘆了口氣擺擺手:“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頭抽去了一百二,還有個小妹在山里的鎮上讀高中,我過的苦點沒啥,一定得把我妹給她供出來。”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重情義的主。”陳六合心想,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把這么一個人納入自己的羽翼之下,辦起事來會方便不少,于是說道:“要不你跟我算了,我這有剛好個能讓你飛黃騰達的機會,就看你敢不敢了。”

“臥槽,啥好事啊六哥,我老黃別的本事沒有,就是一身是膽!”

陳六合笑笑,倒上酒,和老黃碰了碰杯,嗞的一口一杯酒下肚,便覆著黃百萬的耳朵小聲說了幾句話。

黃百萬聞言,臉色變得有些凝重:“六哥,給我多久時間?”

“兩天。”陳六合伸出兩根手指。

“成,沒有問題!”

陳六合頓了頓,又笑問:“你就不想問問我為什么要去招惹他們?”

“六哥你肯給我機會,我老黃只管辦事,我腦子不好使,但只要你一句吩咐,我就干他丫的!”黃百萬說道,端起桌上的酒一飲而盡,便風風火火得走了。

陳六合看著黃百萬的背影,沉沉叮囑道:“你事事小心點,黑龍會不是什么善茬。”

第6章 色膽包天

兩天的時間眨眼即過,兩天里,陳六合什么也沒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閑,除了雷打不動的洗衣做飯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樂趣就是把破三輪騎到哪個廣場公園,看著形形色色的都市麗人與絲-襪白-腿。

陳六合對大長腿一直是情有獨鐘,當然,也少不了超薄絲-襪的錦上添花,他一直認為,絲-襪是人類智慧的結晶,偉大的創造,具有無比巨大的殺傷力。

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銀行,當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頭上,但都有著征服的效果!

兩天里,秦若涵給陳六合打了無數個電話,但每次陳六合都是漫不經心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氣得秦若涵幾次都想沖過來咬死這個混蛋王八蛋。

至于黃百萬,這家伙已經有兩天兩夜沒回來過了,也沒有任何消息。

陳六合倒也不擔心,如果黃百萬連這點事情都做不了的話,那活該這輩子只能苦苦掙扎。

機會他已經給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黃百萬自己的本事。

這晚,正當陳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飯的時候,消失了兩天的黃百萬終于回來了,只不過此時此刻黃百萬的樣子有些狼狽。

蓬頭垢面嘴角淤青不說,破舊的衣服上還沾了鮮血,幾條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

看著黃百萬,陳六合沒有起身迎接,讓黃百萬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沒有言語,更沒有多問,默默的回到房里,出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個醫藥箱。

雖然遍體鱗傷,但黃百萬從走進院門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著笑,他從懷里掏出幾張相片,放在陳六合眼前:“六哥,這些或許對你會有用。”

陳六合問道:“這兩天沒少吃苦頭?”

“跟我當年在湖北那邊行騙的時候差遠了,三天兩頭被人追著滿街砍。”黃百萬說道。

陳六合幫黃百萬簡單處理了下傷口,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親密甚至淫-穢的畫面看得陳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張,男主角是同一個人,女主角卻有三四個。

黃百萬在一旁講解道:“這家伙就是周云康,這癟犢子風流的很,兩天換了四個娘們玩,那些娘們長得是一個比一個水靈,看得我都想上去給那些娘們一炮子。”

黃百萬接著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膽包天,說出來六哥估計都不相信,這狗東西不光玩良家,還玩少婦,甚至連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過,可謂是百無禁忌。”

“哦?”陳六合來了興趣。

說起這事,黃百萬也是渾身來勁,指著一張相片上的風韻婦人道:“這奶大屁股圓的娘們看到沒,她其實是黑龍會會長張永福的二 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說這是不是很刺激?”

陳六合沒問黃百萬是怎么查到這么多的,雖然他知道過程一定很兇險,但很多事情,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翻看著手中一張張相片,陳六合嘴角的玩味笑容越來越濃。

周云康,黑龍會副會長,黑龍會會長張永福的女婿,靠著張永福獨女這層關系,從一個地痞無賴的小混混搖身一變成了黑龍會的副會長,算得上是一個很成功的鳳凰男。

也就是他對秦若涵家里的娛樂會所覬覦已久,也是他在對秦若涵步步緊逼,就憑這個人風流成性的品格,陳六合估計,這家伙想強取豪奪的,估計不僅僅只是秦若涵名下的會所了,連秦若涵這個俏娘們,這禽-獸也絕不可能放過。

“從某個方面講,這家伙也算是個人才了。”陳六合嘲弄了一聲。

黃百萬露著一口大黃牙笑:“誰說不是呢。”

把照片丟在桌上,陳六合沉凝了一會兒,又看了看安靜的手機,他失笑了一聲,暗自想到,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周云康給秦若涵下最后通牒的最后時間,按理說,秦若涵這娘們應該火急火燎才對,卻想不到今天是出奇的安靜,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打來。

難不成是對自己已經徹底絕望,斷了抓住自己這根救命稻草的念頭?

罷了,既然小妹對你動了惻隱之心,那我自然不會讓你重蹈小妹覆轍,想到這,陳六合把一疊照片揣進兜里,對黃百萬道:“還能動不?能動的話就跟我出去辦點事?”

“六哥吩咐,就算是爬,我老黃也必須得跟著去。”黃百萬抬起屁股站起身,牽動了傷口讓他齜牙咧嘴。

“走吧,帶你去看場好戲,就是不知道這場戲,已經上演了沒有,在這場戲中,咱哥倆可是正兒八經的正派人物,今晚就去斗一斗大反派。”

陳六合推著破爛三輪車,載著黃百萬,直奔秦若涵所開的會所。

《猛虎下山》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