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下山在線閱讀陳六合蘇婉月的小說免費閱讀

猛虎下山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大紅大紫來源:zzy

猛虎下山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此小說是由作者大紅大紫寫的關于主角陳六合蘇婉月的故事:國之重器,猛虎出籠!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著無法平淡的命運!身負枷鎖執掌生殺命輪!他身立潮頭一生高唱大風!然而這樣一個牛人還偏偏魅力十足!這也是一種極大的負擔!...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猛虎下山》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6章 色膽包天

兩天的時間眨眼即過,兩天里,陳六合什么也沒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閑,除了雷打不動的洗衣做飯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樂趣就是把破三輪騎到哪個廣場公園,看著形形色色的都市麗人與絲-襪白-腿。

陳六合對大長腿一直是情有獨鐘,當然,也少不了超薄絲-襪的錦上添花,他一直認為,絲-襪是人類智慧的結晶,偉大的創造,具有無比巨大的殺傷力。

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銀行,當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頭上,但都有著征服的效果!

兩天里,秦若涵給陳六合打了無數個電話,但每次陳六合都是漫不經心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氣得秦若涵幾次都想沖過來咬死這個混蛋王八蛋。

至于黃百萬,這家伙已經有兩天兩夜沒回來過了,也沒有任何消息。

陳六合倒也不擔心,如果黃百萬連這點事情都做不了的話,那活該這輩子只能苦苦掙扎。

機會他已經給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黃百萬自己的本事。

這晚,正當陳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飯的時候,消失了兩天的黃百萬終于回來了,只不過此時此刻黃百萬的樣子有些狼狽。

蓬頭垢面嘴角淤青不說,破舊的衣服上還沾了鮮血,幾條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

看著黃百萬,陳六合沒有起身迎接,讓黃百萬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沒有言語,更沒有多問,默默的回到房里,出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個醫藥箱。

雖然遍體鱗傷,但黃百萬從走進院門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著笑,他從懷里掏出幾張相片,放在陳六合眼前:“六哥,這些或許對你會有用。”

陳六合問道:“這兩天沒少吃苦頭?”

“跟我當年在湖北那邊行騙的時候差遠了,三天兩頭被人追著滿街砍。”黃百萬說道。

陳六合幫黃百萬簡單處理了下傷口,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親密甚至淫-穢的畫面看得陳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張,男主角是同一個人,女主角卻有三四個。

黃百萬在一旁講解道:“這家伙就是周云康,這癟犢子風流的很,兩天換了四個娘們玩,那些娘們長得是一個比一個水靈,看得我都想上去給那些娘們一炮子。”

黃百萬接著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膽包天,說出來六哥估計都不相信,這狗東西不光玩良家,還玩少婦,甚至連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過,可謂是百無禁忌。”

“哦?”陳六合來了興趣。

說起這事,黃百萬也是渾身來勁,指著一張相片上的風韻婦人道:“這奶大屁股圓的娘們看到沒,她其實是黑龍會會長張永福的二 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說這是不是很刺激?”

陳六合沒問黃百萬是怎么查到這么多的,雖然他知道過程一定很兇險,但很多事情,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翻看著手中一張張相片,陳六合嘴角的玩味笑容越來越濃。

周云康,黑龍會副會長,黑龍會會長張永福的女婿,靠著張永福獨女這層關系,從一個地痞無賴的小混混搖身一變成了黑龍會的副會長,算得上是一個很成功的鳳凰男。

也就是他對秦若涵家里的娛樂會所覬覦已久,也是他在對秦若涵步步緊逼,就憑這個人風流成性的品格,陳六合估計,這家伙想強取豪奪的,估計不僅僅只是秦若涵名下的會所了,連秦若涵這個俏娘們,這禽-獸也絕不可能放過。

“從某個方面講,這家伙也算是個人才了。”陳六合嘲弄了一聲。

黃百萬露著一口大黃牙笑:“誰說不是呢。”

把照片丟在桌上,陳六合沉凝了一會兒,又看了看安靜的手機,他失笑了一聲,暗自想到,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周云康給秦若涵下最后通牒的最后時間,按理說,秦若涵這娘們應該火急火燎才對,卻想不到今天是出奇的安靜,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打來。

難不成是對自己已經徹底絕望,斷了抓住自己這根救命稻草的念頭?

罷了,既然小妹對你動了惻隱之心,那我自然不會讓你重蹈小妹覆轍,想到這,陳六合把一疊照片揣進兜里,對黃百萬道:“還能動不?能動的話就跟我出去辦點事?”

“六哥吩咐,就算是爬,我老黃也必須得跟著去。”黃百萬抬起屁股站起身,牽動了傷口讓他齜牙咧嘴。

“走吧,帶你去看場好戲,就是不知道這場戲,已經上演了沒有,在這場戲中,咱哥倆可是正兒八經的正派人物,今晚就去斗一斗大反派。”

陳六合推著破爛三輪車,載著黃百萬,直奔秦若涵所開的會所。

第7章 狗眼看人低

“金玉滿堂”娛樂會所坐落在杭城市一條還算繁華的街道。

這家會所的規模不算很大,也不算太豪華,中等檔次,有五層,涵蓋了KTV、桑拿洗浴、養生美容,以及一些簡單的娛樂設施。

當陳六合與黃百萬來到這里的時候,門口的空地上已經停滿了車輛,大多都是中檔車,當然也有幾輛奔馳寶馬之類的,不過再好的車,就難見了。

這里的生意不錯,這是陳六合的第一想法,打量了一眼會所,淡淡一笑,這會所雖然一般,但好歹也得頂個兩三千萬的資產,周云康那混球想用兩百萬就占為己有,難怪秦若涵死也不會同意。

站在會所前,黃百萬也是無比艷羨,他這輩子還沒進過這么高檔的場合呢,要是能進去玩玩里面的水靈妞,就是少活個三兩月,也是值得的。

“六哥,那是周云康的車。”黃百萬指了指停在不遠處的一輛奔馳商務對陳六合說道。

“確定?”陳六合問道。

黃百萬肯定回答:“我跟了他兩天,他的車我不會記錯,車牌號一個數字也不差。”

陳六合笑了笑,帶著黃百萬向會所大搖大擺的走去。

這兩人的模樣怎么看都不像是能進會所消費的主,一進大廳,自然就被安保人員盯上了,用滿是戒備的目光看著他們,好像生怕他們會在這里伸手討錢或是在這里偷雞摸狗。

這哥倆臉皮極厚的對這些目光旁若無睹,穿著人字拖的陳六合踢踏踢踏來到前臺,對著那名還算養眼的制服美女直徑問道:“我找你們老板,她在哪?”

制服美女有些詫異,但還算客氣的說道:“你找我們秦總?”

“對,我找秦若涵。”陳六合嘴角含笑的說道,懶散的笑容委實有些欠揍,頓了頓,陳六合繼續道:“美女,如果你不想等下挨罵或者被開除的話,我勸你最好把秦若涵的位置在哪告訴我。”

如果說陳六合這樣的人能跟他們那個高貴冷艷又多金的漂亮老板有瓜葛,她們這些人是肯定不會相信的,所以對陳六合的話,她們也壓根沒太在意。

“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們秦總現在有事,不方便見客,不如這樣吧,如果你真的有急事找我們秦總,你可以撥打她的私人電話。”前臺美女說道,但眼中已經出現了些許不耐與嘲諷。

陳六合無奈的搖了搖頭:“早打了,但是已經關機,你確定不告訴我她在哪?”

“對不起,先生,這個忙我幫不了你。”前臺美女滿心不屑,就這樣的癩蛤蟆也想見秦總?如果真放他上去了,恐怕自己才要被秦總開除吧。

陳六合點點頭,這時,那幾個早已經蠢蠢欲動的保安終于安奈不住走了過來,圍著陳六合與黃百萬道:“小子,你們不會是想鬧事吧?最好把罩子放亮一點,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不消費的話就趕緊離開,不然別怪我們動手趕人了。”

說話的是這個會所的保安隊長,一個看上去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

“我找秦若涵,她在哪?”陳六合不溫不火的問道,臉上笑容依舊。

“這里不歡迎你,立刻給我滾出去,聽到沒?還想見我們秦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保安隊長及不客氣的說道,秦總現在可是在跟黑龍會的周老大談正事呢,他現在可得為周老大把好關,只要攀上了周老大這層關系,那他以后還不是橫著走?

他心里打著自己的小九九,干著吃里扒外的事情,說著話,就伸手對陳六合推搡過去,他漢子不小,曾經也當過幾年兵,看起來很扎實,很兇悍。

可還沒等他的手挨到陳六合,一旁的黃百萬就急眼了,一個及不雅觀的飛腿過去,正中對方的腰部,把對方踹得蹌踉。

“六哥,你先走,我老黃斷后!”黃百萬急喝一聲,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口裂開滲血,朝著那保安隊長就撲了過去,他清楚的很,既然動手了,肯定不能善了,既然不能善了,那就只有硬著頭皮上。

“草!給我打,打死這兩個癟三!”保安隊長惱火的說道,他話音一落,那五六名原地待命的保安立即動手,能在這樣的場合當保安,誰沒有幾分膽子?說干那是真干。

“唉,找死!”陳六合搖頭輕笑,沒有動如脫兔的迅疾,也沒有王八之氣一震的霸道,他就那么懶懶散散的向那幾名摩拳擦掌的保安走去。

腦袋微側,躲過一只拳頭,陳六合準確無誤的捏住對方的手腕,輕輕一捏,對方就傳出殺豬般的嚎叫,腕骨直接被陳六合卸去。

同時,他抬起右腿,在另一名保安的胸前點了一下,不見如何用力,對方竟然直接栽倒在地,摔了個頭破血流。

他僅僅是手起手落五六下,那幾名保安就全部倒在地下呻-吟起來,竟是沒有一個人再能站起。

反觀陳六合,風輕云淡,連呼吸都無比勻稱,看的那些過往的客人已經服務生瞠目結舌。

黃百萬和保安隊長依然扭打在一起,他瞅準時機,一口咬在對方的脖子上,疼得保安隊長慘叫不已。

直到這時,黃百萬才有工夫回頭看陳六合,看到眼前場景,他顯然楞了一下,很快來勁,咧嘴道:“六哥,我就知道,你肯定比我能打。”

陳六合笑看臉色蒼白的保安隊長道:“告訴我,秦若涵在哪?”

“別......別沖動,我說我說。”保安隊長冷汗直流的說道:“秦總正在五樓辦公室,不過我好心勸你們一句,她現在正在和一個大人物談事,你們現在上去若是打擾了他們,會死的很難看。”

陳六合沒有廢話,轉身向著電梯走去。

“帶路!”

第8章 待宰小羔羊

秦若涵今天晚上真正感受到了一次那種無助與絕望的感覺,這種感覺在她父親死去的那天出現過,然而今天面對來勢洶洶的周云康,她再次感受到了。

面對周云康的咄咄逼人與兇神惡煞,秦若涵此刻簡直恨透了陳六合,她本以為陳六合不是一個普通人,就算不能幫她解決了眼前的困境,至少也能成為她的支撐,哪怕僅僅是幫她壯壯膽子也好。

可結果,陳六合那個挨千刀的混蛋王八蛋對自己的事情根本就從沒上心,這兩天沒有給予自己任何的幫助,就連一個最起碼的態度都沒有,連一丁點能讓她心安的口頭承諾都沒有過。

秦若涵已經對陳六合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在最后這個關頭,依然是她自己獨自一人在面對猶如財狼虎豹的周云康。

偌大的辦公室內,就只有秦若涵與周云康兩個人,氣氛無比的沉悶,坐在辦公桌后的秦若涵臉色泛白,眼中除了濃濃的怨氣與怒氣,還有著濃烈的屈辱與悲涼。

反觀周云康,盛氣凌人的坐在真皮沙發上,架著二郎腿,叼著根古巴雪茄,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很有范兒。

而他看向秦若涵的眼神,除了輕蔑外,還有著一絲路人皆知的狂熱。

在他看來,秦若涵就是他眼中板上釘釘的獵物,他不光是要秦若涵的萬貫家財,也不會放過秦若涵的卓絕美色。

“怎么樣秦總?時間差不多了,考慮好了嗎?”周云康語氣平和的問道。

“周云康,你們為什么要趕盡殺絕!我父親已經被你們害死了,你們現在還不愿意放過我嗎?”秦若涵還在掙扎,她不甘心!

周云康冷笑了起來:“秦總,說話要有證據,你父親死于車禍,那是意外。”頓了頓,他又道:“至于趕盡殺絕,說的有些過了,你這么一個才貌雙全的美嬌娘,我怎么舍得對你下狠手呢?要你讓出會所,也是為了你好。”

“為我好?哼,你們的好還真是讓人心寒。”

“秦總,多說無益,我希望你知道,人活著,其實不是錢最重要,有時候錢太多了也會成為一個拖累,如果人死了,有再多的錢又有什么用呢?”

周云康說道:“我們黑龍會出兩百萬的價格收下你的會所,已經仁至義盡了,你要清楚,這會所可是能救你的小命!”

“你們這幫無恥之徒!”秦若涵怒不可遏:“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得逞的,這會所是我父親的心血,想要我讓出會所?門都沒有!我還真想看看你們敢不敢殺我!”秦若涵絕對是性子剛烈的小野貓一枚,不愿屈服。

周云康失望的搖了搖頭,并不著急,而是冷笑道:“看來你還真的不怕死??!不過,就算你不考慮你自己的安危,難道就不為你那可愛的弟弟著想嗎?”

不等秦若涵說話,周云康就接著道:“我知道你有個弟弟,在國外念書,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話,嘖嘖,那你們秦家可就真的絕后了。”

聽到這話,秦若涵再也坐不住了,憤然起身,她又是驚恐又是憤恨的怒斥道:“你們要是敢動我弟弟一根汗毛,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呵呵,好說。”周云康把身前的一份合約推出,道:“簽了這份轉讓協議,兩百萬會馬上到你賬上,你和你弟弟都會無比安全。”

頓了頓,他的眼神在秦若涵那曼妙的身軀上來回掃視了一下:“我認為,女人,特別是像你這么美麗的女人,不應該出來拋頭露面,需要一個男人為你擋風遮雨,如果你跟了我,會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滾!你這個禽-獸,無恥下流!”秦若涵頹然的跌坐在椅子上,滿臉痛苦與絕望,她發現,在周云康的面前,她真的無法掙扎,她太過弱小。

她知道,她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可言了,從周云康說拿出她弟弟做威脅后,她就沒有了任何掙扎的余地。

她可以不畏生死,可她不能讓她唯一的弟弟,秦家唯一的男丁受害,她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擊。

“真是個可憐的女人,妥協吧,在我們面前,你沒有任何談判的資本。”周云康的眼中沒有任何憐憫,只有一絲快感,他很享受這種擺弄別人命運的感覺,就像是毒品,讓他食髓知味。

“是不是我簽了這份合約?你們就能放過我和我弟弟?”秦若涵聲音沙啞的說道,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當然。”

“好,我簽,希望你們能言而有信!”秦若涵從辦公桌后走出,一身夏奈爾新款的修身連衣裙讓她的身段顯得無比妖嬈,修長雪白的雙腿上裹著一雙超薄的肉-色-絲-襪,纖細的玉足踩著一雙黑色尖頭高跟鞋,渾身上下充滿了誘惑,看的周云康一陣血液翻涌,都有種沖上去撲 倒這娘們的沖動。

不過他還算理智,知道一切淫-穢念頭都要等到這女人簽了這份協議才能實施。

就在秦若涵拿起那只沉重到宛若重俞千斤的鋼筆、就要在合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時,徒然,辦公室緊縮的大門傳來一陣巨響。

“砰!”的一聲,竟然被人一腳踹了開來。

《猛虎下山》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