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江千凌南宮少霆的小說嬌妻帝少太難纏在線閱讀

嬌妻帝少太難纏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時非歡來源:zzy

嬌妻帝少太難纏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江千凌南宮少霆的最新小說由時非歡寫的,嬌妻帝少太難纏免費在線閱讀:他是Z國的暗夜帝王,邪魅張狂,權勢滔天!她被迫嫁給他,逃N次,被抓N次,怎么辦?賴著他,膩著他,甜言蜜語齁死他,不信他不讓自己離開!直到有天她忽然看到一只萌萌小包子,讓她不禁想起自己8個月就被迫流產的孩子后來小包子哭訴:媽咪要發火好可怕,爸爸救我!某女王咆哮,你敢護著他試試?某男睨了兒子一眼,別看我,我不是你爸爸。某兒子咬牙切齒,妻奴!...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第1章 胎兒已經八個月大咯!

江千凌:封辰,你開啟了我的所有,也封塵了我的一生。

——

“胎兒已經八個月,檢查沒什么異常,很健康。”

“謝謝醫生。”

江千凌挺著大肚子從醫院出來,開心的摸了摸肚皮。

b超顯示的是個小公舉,江千凌給她起了個好聽的名字,暖暖。

和封辰私奔,是江千凌這輩子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給封辰下藥,爬上他的床,是江千凌這輩子最自豪的事。

盡管,他只是江家的一個男傭。

拿出手機,江千凌把寶寶b超微信給封辰。

“小偷,來人!抓小偷??!”

江千凌抬頭間,一個健碩的男人直奔她沖來!

來不及躲閃,男人粗暴撞開她,繼續狂奔逃跑。

痛!

猛烈撞擊肚子撕裂的劇痛,讓江千凌瞬間煞白了臉。

一股溫熱猩紅順著大腿流出,江千凌低頭,無力癱坐在地。

猩紅的血刺眼極了,江千凌刷的變了臉!

“來……人……”

她強忍住劇痛,一手扶著墻,一手抱著肚子,“救命……救命??!”

悉悉索索,暈暈沉沉,耳邊亂作一團。

是醫院消毒水的味道,和冰冷刀具的聲音。

江千凌吃力睜開眼睛,視線一片慘白模糊。

“清宮,打掉她的孩子!”電話那頭是個尖銳的女人聲音。

江千凌心口猛得一縮,是誰?

她拼死也要生下這個孩子,誰敢打!

她想努力睜開眼去看看,視線一片模糊只有醫生閃動的影子,看不清楚。

下腹劇烈的疼痛,幾乎讓她說不出話。

醫生,“她的月份太大,沒辦法清宮。”

電話擴音,“不能清宮,就直接穿刺,絕不能留下這個孽種兒!”

江千凌瞪大著雙眼,渾身疼的打顫,可眼中卻閃著暴怒的倔強,“誰敢動我的孩子,我就殺了誰!”

此話一出,在場醫生都定格住。

封辰,封辰你在哪里?

我好疼,救救我,救救我們的寶寶!

“江千凌,你以為他真的愛你?別再秀你那零下八百度的智商了!”

忽然電話那端傳來女人諷刺的嘲笑聲。

“他恨你還來不及,愛他,你也配!”

“江千凌,這是你江家欠他的血債,報應!你們江家都完了!”

刺耳的話,尖銳如同鋒利刀片,凌遲著江千凌的心。

“立刻動手術!”

“滾!你們都給我滾!別碰我!”江千凌撕心裂肺的威脅!

“我發誓,我會殺了你們,會殺了你們!我發誓!”

“她不殘廢,就讓你們都殘廢!”

一道冷如冰山的男人嗓音,令整個手術室的氣氛,驟然凝固!

江千凌頓時,傻了眼。

這聲音,是她再熟悉不過的。

只是大多數是溫柔寵溺版本。

而這一次,是萬年冰山版本。

冷的,能將全身細胞凍僵!

“不,不要動我的孩子,不要!”她掙扎著想爬起來,卻被醫生狠狠按在手術臺。

“不啊——”

尖銳的針刺進皮膚,醫生給她注射著麻藥。

她張張嘴卻發不出聲音,眼神越來越渙散。

封辰,為什么?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孩子是無辜的,這是我們的結晶??!

感覺不到痛,刀割肚皮一層層的冰涼觸感,卻刻骨的清晰!

江千凌仿佛感覺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在一點點抽離!

我的寶寶,我的暖暖……

……

當江千凌再醒來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喬聘婷焦急的臉龐。

“千凌,有兩件事你要挺??!第一,寶寶沒了。”

“……”江千凌眼神空洞,下腹平空,隱隱作痛。

她甚至不敢抬手摸摸,已經沒有寶寶的肚子。

喬聘婷咬咬牙繼續,“第二,江叔叔的公司涉嫌非法走私,被法院查封,入了監獄。阿姨暈倒住院,江子銘失蹤了,千凌,你要堅強一點!”

半晌,江千凌嘶啞開口,“封辰在哪兒?”

“不清楚,不過千凌,千凌?醫生,醫生她又昏過去了!”

和那聲音說的一模一樣。

江家,全完了!

第2章 南宮少霆又打了你?

四年之后——

“南宮少霆又打了你?千凌,你怎么就不知道還手!”

喬聘婷憤怒吼聲,穿透整個醫院走廊。

“小點聲!”江千凌捂住她嘴,“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你還替他袒護!狗改不了吃屎,他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江千凌脖子口有一道劃傷的紅痕,喬聘婷看了就心疼。

喬聘婷咬牙切齒,“你為了他私奔,還給他懷過孩子。好歹還有五年的感情,他居然也下得了手!這混蛋還有沒有人性!”

“那混蛋只允許,每周我來醫院看媽媽一次。”

江千凌從包里掏出一沓錢,交給喬聘婷。

“他給我開了這個月的工資,這是這月的住院費,我媽就多麻煩你幫我照顧了。”

“嗯,你放心吧。”喬聘婷接過錢,塞進包里,“晚上叫上白鴿,咱們姐仨好久沒聚了,一起吃個飯。”

“不行。”江千凌搖搖頭。

“時間不早了,我還得去買菜,他晚上要回來吃飯。”

喬聘婷幾乎抓狂,“他騙了你五年,把江家弄得支離破碎,叔叔現在還在監獄,子銘也沒任何消息,把你當女傭囚禁他家,他打了你,你還給他做飯吃!”

江千凌倒很淡定,“不這樣做,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我爸死在監獄?”

喬聘婷無奈,“誰會想到呢?”

“封辰居然就是南宮少霆,更沒想到他會這么報復你!”

“不過,那個混蛋真有本事,從一個江家一個園丁的兒子,短短四年時間,竟成了a市只手遮天的超級大混蛋!要不是我爸爸都得看他臉色,我真他媽哼哼!”頓了頓,喬聘婷吞下后面的話。

江千凌一邊聽著喬聘婷第n次抱怨,一邊低頭看看表。

“不聊了,我真得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在a市,喬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戶。

畢竟,市長家的大千金也不是好惹的主兒。

但現在,喬大千金也只有憤憤磨牙的份兒。

沒有辦法,無可奈何。

南宮少霆是誰?

短短四年時間,他從一無所有爬上高高山巔。

站在a市頂端的男人。

手握金燦燦的權利,耀花天下人的眼!

如今的江千凌,只能任他揉搓扁圓!

她能做的,就是服從,服從,再服從。

……

從億達商場出來,江千凌提著一大袋買好了的食材,站在路邊等車。

不一會兒,一輛白色寶馬x5停到她面前。

車窗自動搖下,露出一張清秀帥氣的臉。

周揚開口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牙齒,“江——千凌?我還真沒認錯,好巧,你在等車?”

“周經理?”江千凌回聲。

這個周揚是億達商場的銷售經理,三十出頭,卻很陽光樂天。

他對這個雷打不動,每天下午2點準時來購物的女孩兒,印象深刻。

昨天下午,江千凌去海鮮區買海鮮,地太滑,差點讓她跌了一跤。

周揚從身后扶住她,才不至于讓她跌個狗吃屎。

“對了江小姐,你的腳沒事吧?”周揚記得她昨天崴到了腳。

“沒事。”江千凌淺色一笑,讓周揚瞬間晃神了幾秒。

她真美!

“昨天還得謝謝周經理。”

“那就好,要回家嗎,不如我送你一程。”

“沒關系,我等公交就行。”江千凌有點心急,已經半小時了怎么還沒來?

“昨天下雨沖垮了前面一段高速路,你要等那輛長途公交,今天停運了,你不知道嗎?”

江千凌眼神一驚,一臉“你怎么知道我等的哪一輛。”

周揚明白的一笑,“你每天準時來我商場購物,刷的那張黑卡,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而且這站只有你一人在等,我猜是等長途公交。那輛長途公交每天兩趟,到郊海的富人區。你在一個很有錢的人家里做、工作吧。”

周揚在說做保姆,但他很聰明的剎住了車用工作代替。

江千凌坦言,“我是在那邊做女傭。”

周揚笑笑,“上車吧,我送你一程,不然你等到天黑也等不到。”

“沒事,我、”江千凌剛想拒絕,才想起,兜里沒有現錢。

她把所有的錢都給了喬聘婷,兜里只有一張黑卡和公交卡。

要是晚飯來不及做,江千凌絕不想知道會有怎樣下場。

她點點頭,“那就麻煩周經理了。”

“叫我周揚就好,不過,我看我比你大幾歲,叫我周大哥吧。”

江千凌笑笑,提著購物袋上了車。

昨天下的雨的確不小,不知道她的那些寶貝們……

江千凌,“能先去下前面的花鳥魚蟲市場嗎?”

周揚,“ok。”

與此同時,雙子座大廈。

頂樓總裁辦公室。

簡單的黑白灰主色調,極具男子冷硬氣息。

大落地窗邊一株紅色薔薇,孤傲安靜,與黑白搭配,十分驚艷。

南宮少霆簽好最后一份文件,起身走到薔薇邊欣賞放松。

第3章 他是黑天鵝堡的暗夜帝王

夕陽暈透過落地窗灑在他濃密微卷的發梢,暈出一層好看的光暈。

即使是嬌艷欲滴的薔薇,在他英俊臉龐前,也黯然失色。

“霆少,您要的東西。”

安然推門進來,把一個精致沉香木盒遞給南宮少霆。

“言小姐的約已經推了,霆少現在要回家?”

南宮少霆悠閑摩挲著薔薇花瓣,開口,“她回去了?”

安然知道“她”指的是誰,“在回去的路上。”

頓了頓,安然繼續,“是個男人開車送她回去的。”

南宮少霆猛地扯下花瓣,碾攥在手心。

軟艷的花瓣,被蹂躪的支離破碎!

星辰黑眸翛然閃過一抹可怕陰沉!

……

黑天鵝煲莊園。

更不如說是座大城堡。

許許多多的圓形塔尖兒,仿19世紀巴洛克風格的英國古堡,氣勢恢宏,森嚴華麗。

坐擁千畝,建筑至少有百年歷史,是英國貴族尼克·奧威西斯遷居中國后所蓋,并命名為黑天鵝堡莊園。

據說尼克·奧威西斯的‘獨孫’繼承了這座頂級私人豪宅。

而現在它的主人是南宮少霆。

奧威西斯家族有著最純正的英國貴族血統,跟伊麗莎白皇族是婚親關系,擁有世襲的伯爵爵位。

據說,這古堡是南宮少霆的母親,遺留給他的遺產中的,其中之一。

江千凌不敢想象,南宮少霆的背景究竟有多龐大和復雜!

她沒讓周揚送到家,她提前下了車,快走了半個小時才回到黑天鵝堡。

五米頂高的天花板懸著金銅色十三根燭臺式水晶大吊燈,璀璨琉璃。

兩側大大的落地窗,暗紅色厚重絲絨流蘇的窗簾從天花板垂落在地,使整個古堡里面,昏暗又奢華。

透著濃濃的夜晚皇室宮廷氣息。

江千凌提著食材,匆匆進了廚房。

洗洗手,她卷起袖子,低著頭開始忙活晚餐。

她白皙的脖頸上,有一道很深的刮痕,鮮紅刺眼。

“滾出去!”

昨晚,南宮少霆猛地揚手,身后的江千凌重重吃了一記手背耳光!

鴿子血紅的鉆石戒指劃過她脖子,擦出一道血紅傷口。

臉很疼,江千凌偏著頭,愣是咬牙沒吭一聲。

昨天他回來心情就不好,鬼知道誰得罪了他。

偏偏,她江千凌又倒霉的撞上槍口。

大概,現在折磨她才是他的樂趣所在。

畢竟,這是江家欠他的。

她是江家的女兒,只有她來替江家贖罪。

……

黑天鵝堡燙金色大門打開,一輛黑色邁巴赫穿過林蔭大道,緩緩駛入。

在維也納噴泉的左側草坪花園,停了下來。

華麗大門前,沒有一個傭人。

黑天鵝堡唯一的傭人,正在廚房準備晚餐。

南宮少霆下車,黑色西裝凌厲低奢,凜冽尊貴。

空闊華麗的大廳傳來大門推開的沉悶聲音。

南宮大少爺回來了。

江千凌祈禱,但愿他今天心情不錯。

長長的西式餐桌,鋪著白色桌布,中央擺放著鮮花跟燭臺。

鮮花嬌艷欲滴,清香淡淡,是江千凌剛從后花園摘下的牡丹和杜鵑。

南宮少霆下了旋轉樓梯,他微微垂頭,系著手腕精致的紐扣。

褪去黑色冷冽的高貴西裝,穿著慵懶氣質的黑色襯衫與長褲。

轉身,他又緩緩下了大廳中央的層層象牙白臺階,背景墻是圣母瑪利亞抱著出生耶穌圣靈的巨大彩繪玻璃。

巨大的燭臺式水晶琉璃燈發出柔和璀璨的光打下來,在他黑色微卷的頭上暈開一層淡淡金色光暈,像極了一頂王冠!

信步下著樓梯,南宮少霆簡直如同高高在上的英國貴族王子,雍容高雅,尊貴無比!

南宮少霆長得很混血,渾身上下充滿著貴族氣質,就連身材也是歐美男人的模子,高大,強壯,兇悍!

十個男人看了九個都自嘆不如!

江千凌深吸一口氣,在心里第二次祈禱——但愿他今天心情不錯。

南宮少霆下了樓,經過她身邊時,掠過一陣好聞的沐浴清香,他剛剛去洗了澡。

他拉開長椅坐下,“今天的湯看起來不錯。”

“如果沒什么事,我先下去了。”任務完成,江千凌一秒也不想多呆,轉身就走。

“站住。”低沉嗓音,從身后傳來。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