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帝少太難纏免費閱讀作者時非歡小說嬌妻帝少太難纏

嬌妻帝少太難纏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時非歡來源:zzy

時非歡寫的小說嬌妻帝少太難纏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主角是江千凌南宮少霆免費閱讀內容簡介:他是Z國的暗夜帝王,邪魅張狂,權勢滔天!她被迫嫁給他,逃N次,被抓N次,怎么辦?賴著他,膩著他,甜言蜜語齁死他,不信他不讓自己離開!直到有天她忽然看到一只萌萌小包子,讓她不禁想起自己8個月就被迫流產的孩子后來小包子哭訴:媽咪要發火好可怕,爸爸救我!某女王咆哮,你敢護著他試試?某男睨了兒子一眼,別看我,我不是你爸爸。某兒子咬牙切齒,妻奴!...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嬌妻帝少太難纏》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4章 就喜歡你這張伶俐的小嘴兒

“你身上很香,剛去了花園?”南宮少霆隨口一句,定住了她的腳步。

江千凌老實回答,“昨夜下雨,我怕后花園的薔薇積水,撒了些干粉土。”

一夜間,江家,家破人散。

他找到她,將她囚在黑天鵝堡。

一囚,就是四年。

這四年間,南宮少霆沒回過黑天鵝堡。

但江千凌的一舉一動,他了若指掌。

她特別喜歡后花園的那片薔薇花園。

也是,這四年中,黑天鵝堡只有她一個人。

也只有那些花花草草陪她度過漫漫長夜,整整4年!

就在一個星期前,南宮少霆突然大駕光臨的回到黑天鵝堡。

他以為花園會如江千凌一樣,枯枝敗葉,滿目瘡痍。

但是,滿園薔薇,嬌艷綻放,驚艷了他!

亦如江千凌,四年間她變得更加美艷倔強,璀璨奪目!

整座大古堡,干干凈凈。

就連樓梯扶手都擦的一塵不染,反射著琉璃水晶燈的光華。

古堡只有她一個傭人,可想而知,這四年間光是打掃整座古堡,就已經讓她忙的沒有時間想其他。

而更令南宮少霆吃驚的時,她竟然打理的如此好,哪兒像是古堡的傭人——分明是黑天鵝堡的高貴冷艷女主人!

對于她驚艷的蛻變,南宮少霆平靜的心,驟然波動洶涌!

第一個晚上,就忍不住,強要了她!

在繁瑣厚重流蘇窗簾的大落地窗下……

在彩色玻璃圣母瑪利亞圣潔的層層象牙白臺階上……

在花園嬌艷欲滴的薔薇中,暗金色昏暗的奢華長廊……

在天使雕像托舉著鑲嵌著七彩寶石金框的巨大鏡子前……

將他四年的瘋狂執念,全部化成**的爆發!

狠狠地,強勢的,一寸寸,不留余地的!

要不夠,仿佛牽絆的越深,他就越是饑渴。

如同幾天沒喝水的野獸,那一汪清泉,讓他瘋狂,貪婪,上癮!

“啪嗒——”清脆的銀質餐具碰上餐盤的聲音,將他的思緒拉回來。

江千凌倒了杯葡萄酒,面無表情的送到他面前。

南宮少霆忽然伸手去拿酒杯,江千凌快速抽回手,在他碰到前,安全放在身側。

他聳聳肩,漫不經心的一笑,再次拿住紅酒杯。

手指上的紅色鉆石戒指,反射著水晶琉璃燈的光華,鮮如鴿子血美麗,璀璨無比!

他抿了口香醇的紅酒,“有個好消息,江成坤在監獄表現不佳,加判三年。”

爸爸!

江千凌頓如雷擊,心口猛地抽疼——南宮少霆還不肯善罷甘休?

他已經能呼風喚雨,把她當螞蟻一樣踩在腳下!

怎么還可以如此的變本加厲,落井下石?

江千凌指尖抖抖,她強壓下憤怒,“你這樣做,不覺得卑鄙嗎?”

南宮少霆眼底閃過一抹兇狠暴戾,沉冷可怕!

她連想都沒想,就篤定是他做的!

黑眸視線掃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那個地方曾經……

算了。

他已經背了一個黑鍋,無所謂再多背幾個。

但,心里還是很有股子隱隱的窩火!

突然,南宮少霆攥住她手腕往回一拉,她整個身子一斜,陷入懷中。

“不卑鄙,你今天又怎會乖乖聽話?”純男性氣息從頭頂侵略下來。

寬厚的胸膛,強壯的臂彎,仿佛隨時都可能把她揉碾壓碎!

周身被他強行圈在懷中,江千凌手心滲出細密冷汗,精神緊繃!

爸爸又加判三年。

簡直晴天霹靂!

脖子上的那道傷口,隱隱作痛。

偏偏,南宮少霆帶著鴿子血紅的鉆石戒指的手指犯賤,用指腹在她脖子上,沿著那一道鮮紅的傷口,輕輕畫著圈,曖昧極了。

又痛,又癢!

好像只要他一個不高興,仿佛下一秒就可以用手指狠狠按碾她的傷口!

讓她體會鉆心的痛!

江千凌咬牙切齒,“南宮少霆,你一定會下地獄!”

南宮少霆勾唇,“有你相伴,地獄也是天堂。”

江千凌冷笑,“那你要失望了,因為你只能算畜生界!”

下巴被他輕輕一勾,“小千凌,我就喜歡你這張伶俐的小嘴兒!”

第5章 我的床舒服到讓你下不來?

江千凌強忍著他的戲虐,“憑什么給我爸爸加判三年,我又做錯了什么?”

“……”南宮少霆第n次背黑鍋!

昨天本是無心,可一想到她在商場摔倒時,被一個男人抱住,就怒火中燒!

可偏偏誰讓她站的位置太巧合,才誤傷了她。

但,今天一想到安然說今天有個男的開車送她回來,他心里更火大!

血紅鉆石戒指一轉,他強捏起她的下巴,對視自己,唇角噙著譏笑,“怎么,別的男人抱你都行,我碰一下就不行?”

江千凌第n次解釋,“我說了,昨天在商場我差點滑倒,那是商場經理,他只是扶了我一下!”

他冷冷一句,“那么今天呢?”

江千凌一怔,今天?

南宮少霆指腹,加重捏她的力道,“今天又主動上了他的車,明天是不是打算爬上他的床!”

江千凌吃痛皺眉,“你弄疼我了,該死的!你松手……”

“曾經,你把我灌醉,也爬上我的床!”南宮少霆一字一頓,氣息兇狠。

“疼,我讓你松手……”江千凌抓住他胳膊想要撐開,但他的鐵壁力氣太大!

南宮少霆起身,強勢抓住她揮舞的胳膊,高大身軀前傾,將她整個人按壓在桌子上!

江千凌動彈不得!

“南宮少霆,我今天肚子不舒服,要來例假!”

她拼盡全身力量才偏開頭,南宮少霆的唇劃過臉龐,落在脖子上的紅痕傷口處。

南宮少霆勾唇,“那更省事。”

“……”這混蛋,還有沒有點人性!

他俯下頭,舔過傷口,而后輕輕一咬!

江千凌渾身顫栗,忍不住大叫,“住手、封辰!”

封辰?

不知道南宮少霆是不是被這兩個字刺激,他狂狼俊美的臉龐,笑容冰冷,“封辰在這兒,你不是一直希望封辰能強了你嗎?今天封辰滿足你這個愿望!”

一連三個“封辰”,如拳擊手分量十足的反擊,更加刺激著江千凌破碎的心。

心口像被裂開一道大口子,疼痛源源不斷向外擴散。

“不,不是這樣,你不是封辰,你是毀了我全家的惡魔!你放開我,放開我!”

她的封辰,不會這樣對她!

“南宮少霆你混蛋,放開我!”江千凌哭喊著揮動胳膊掙扎,掙脫了他的牽制,手使勁一打——

正巧打翻了旁邊的鯽魚湯,湯盆傾倒,撒出一大片火辣魚湯。

魚湯蔓延桌子,浸濕了大片江千凌的薄衣,很快,鉆心的滾燙直接燙上皮膚。

江千凌打了個顫栗。

疼!

好燙!好疼!

滾燙的魚湯,將江千凌的后背燙的生疼!

“不,你住手!該死的南宮少霆!燙,我好燙好疼!”她掙扎著扭動身子,想離開這片滾燙,卻被南宮少霆按住肩膀,用力下壓!

她的后背肯定被燙傷,一片火辣辣的蟄疼!

“別怕,一會兒你就什么也感覺不到,除了我!”話里充滿**裸的曖昧嘲諷!

南宮少霆大掌一扯,撕開最后一道阻礙。

毫不猶豫,攻城略地……

黑壓壓的夜幕,透著濃重雨氣。

二樓如宮廷般偌大的奢華臥房,燈火通明。

南宮少霆大權在握,興風作浪!

在滿足之后,才肯放過了她。

癱在凌亂大床里小人兒,身體弓成蝦子,連顫抖的力氣都沒有。

南宮少霆洗完澡出來,穿著黑色勾金絲邊的浴袍,身形修長挺拔。

“我的床就舒服到讓你這么不想下來?”邪魅的笑容勾起。

第6章 一次不夠,再來一次?

“還是一次不夠,想再來一次?”

大到嚇人的豪華歐式大床里,深深凹陷在羽絨被里的身軀纖美誘人!

“……”江千凌琥珀色的美麗眸子,怒瞪著眼前的暗夜帝王!

她很疼。

喊叫的嗓子沙啞的疼,胸口啃咬的很疼,手腕很疼,后背很疼。

而那里,更疼!

像個壞掉的布娃娃,江千凌咬牙強忍著爬下床。

在經過南宮少霆身邊時,她后背的一片燙紅,引起南宮少霆的注意。

他轉身,猛地扳住她肩膀轉過去,從脖子到后背肩胛骨的地方,一片燙紅!

還有掙扎摩擦之后的紅腫。

南宮少霆英俊眉頭輕皺,他下手的力道,他清楚。

就算他的動作很粗暴兇猛,可他從不會傷她身體一分一毫。

他知道,她的身體有多嬌嫩。

“怎么回事?”

江千凌破天荒的露出一抹冷笑,“南宮大少爺真是貴人多忘事,剛做的就不記得?”

“……”南宮少霆一怔,忽然想起她掙扎時打翻的鯽魚湯。

原來她說的“燙”,是指這個“燙”!

該死的!

他剛才太沉醉其中瘋狂,竟完全沒注意到她后背讓魚湯給燙傷。

“江千凌,我堵你下面的嘴,又沒堵你上面的嘴。”南宮少霆諷刺的笑著。

“不知道叫痛么!”

江千凌反問,“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南宮少霆,“……”

他想報復江家,報復她,折磨她。

難道她配合他,她又錯了?

出了宮廷式的大臥房,長長走廊一路鋪著鄂爾多斯羊絨地毯。

扶著金色的雕花墻壁,江千凌拖著疲憊酸痛的身體,一步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相比較南宮少霆的臥室,她的臥室算是小的多,也柔和的多。

可跟普通的公寓相比,還是算大。

同樣是巴洛克風格的裝飾,若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大小姐的閨房。

江千凌走進浴室,她脫下衣服,仰起頭,打開花灑。

溫熱的水如鉆石揚粉,洋洋灑灑打在身上,晶瑩透亮。

疼!

后背火辣辣的疼!

江千凌咬牙強忍著,她不允許自己哭。

爸爸還在監獄,媽媽還在醫院,弟弟子銘也下落不明。

如果她再垮了,江家就真的散了!

……

——哐當!

南宮少霆大掌一掃,桌子上的東西噼里啪啦掉在地上。

黑眸糾結著暴躁的怒火,他點了根煙,猛抽一口,讓尼古丁鎮定自己!

從頭到腳明明都是自己占上風,可他完全沒征服的快感。

或者說,他根本就沒征服她!

表面上,江千凌唯命是從,四年,四年了!

可她那雙倔強的眼睛里,從來就沒丁點兒的屈服。

也是,當他還是封辰的時候,江千凌義無反顧要跟他私奔時,也是那種倔強的眼神。

從那時起,南宮少霆就知道,要從這女人眼中看到屈服,不是件容易的事。

四年沒磨平她的性子,他不介意等。

八年,十年,哪怕四十年!

他最不缺的就是用時間跟她耗!

當初,江成坤當初害死他親生父親,南宮少霆發誓要讓江家十倍奉還!

在江家隱姓埋名五年,他籌備好一切的計劃,一擊必殺!

如今,他做到了,但為什么沒有丁點兒的喜悅?

一想到江千凌那句,他就克制不住的想發火!

江千凌那后背的燙傷,他就更加心煩暴躁!

讓安然買來的沉香小木盒,忽然跳入南宮少霆視線中。

英俊臉龐可怕沉冷,黑眸陰鷙深邃。

片刻,他把煙按滅在煙灰缸里,起身抄起沉香小木盒,腳踩著柔軟的長羊絨地毯,大步流星走出臥房。

“嘭!”

當房門被踹開時,江千凌剛好洗完澡在擦身體。

當看見南宮少霆進來,她下意識彎腰抓起床上的睡衣,遮掩護住胸口。

“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嬌妻帝少太難纏》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