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南希陸柏堇)(一念成癮之陸太太嫁到)小說完結版在線閱讀

一念成癮之陸太太嫁到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葉曉來源:QR

(沐南希陸柏堇)(一念成癮之陸太太嫁到)小說是作者葉曉寫的一本關于沐南希陸柏堇一念成癮之陸太太嫁到又名一念成癮,陸太太嫁到完結版在線閱讀:“沐南希,你怎么不去死,死了說不定我就相信你了?!彼攔?,可死過之后才知道,陸柏堇永遠都不會相信過她。陸老爺子突然暴斃,沐家成了陪葬,想到躺在病床上永遠不會再醒過來的爸爸,她閉上眼,一刀刺進小腹,原來愛一個人也會有保鮮期,過了,味道就變了。...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一念成癮之陸太太嫁到》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一卷: 第2章 等死了再說

“好,只要你記得還我爸爸一個公道!”南希起身,決絕的向旁邊的石碑沖了過去。

陸柏堇沒想到她玩真的,連忙沖了過去,可還是晚了一步,“砰”的一聲,血花四濺,他的心猛的縮了一下。

“你個瘋子!”陸柏堇連忙從地上抱起南希。

她抬頭看著眼前的男人,虛弱的問道,“這回你信了嗎,堇哥哥。”

……

當她睜開眼睛看到四周白茫茫的,有些恍惚,她不是死了嗎,怎么還能感覺到疼。

“醫生,她醒了。”

陸柏堇看到她睜開眼睛連忙叫來醫生,經過檢查,醫生慶幸的說道,“還好只是輕微的腦震蕩,沒什么大礙,好好休息,別亂跑亂跳的。”

“謝謝。”

送走了醫生,陸柏堇回頭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氣就不打一出來,短短兩個小時,南希撞碑的視頻點擊量超百萬,輿論更是一邊兒倒,陸柏堇甚至人稱為“青城第一惡霸”,為此陸氏股價大跌,市值整整蒸發了13個億。

而躺在床上的女人還不知道已經闖了禍,依舊問道,“這回你可以查明真相,還我爸爸一個公道了嗎。”

“你還沒死,等死了再說吧。”

陸柏堇實在難有好臉色,說完拿起外套大步離去,他還得應付董事會那群老家伙,不過臨走時把助理凌源留了下來,免得南希再發生什么意外。

到晚上的時候,凌源看她情緒平穩也離開了,病房里空蕩蕩的只剩下她一個人,這個時候她多希望有人能安慰她一下,可等來的卻是一通催她上班的電話。

沐家現在一貧如洗,杜小宛因為過于激動心臟病發住了院,弟弟沐子悉的學費也到了,而之前的舞蹈團怕受到牽連和她解了約,如今她只能靠夜場駐唱賺些生活費,那有時間休息。

南希急急趕忙忙辦了出院手續便趕到蘭桂坊,可蘭姨看到她頭頂紗布的模樣干脆勸她回去休息。

“要不我去賣酒好不好,蘭姨,我求求你了。”

南希也知道她現在這模樣上臺唱歌不太可能,但她太缺錢了,如果這幾天她都不能上臺演出,杜小宛的醫藥費就沒有著落了。

蘭姨左右為難,南希的情況她多少也聽到一些,最后還是說道,“好吧,不過你可千萬別把客人都給嚇跑了。”

“放心蘭姨,我帶個帽子保證不讓他們看出來。”

南希高興壞了,之前她和賣酒的阿娟也聊過天,每晚她的收入也不錯,如果遇到大方的客人還有小費呢。

她找了一個帽子遮住額頭,又化了一個煙熏妝,看上去像是故意做的造型,便端著酒穿梭在客人中間。

陸柏堇應付完董事會那些老家伙,便被朋友約出來一起買醉,那知剛進來他就看到了躲在角落里數錢的南希。

剛剛有一個卡座的客人塞給她一沓小費,她數了數居然有六百,再加上剛剛賣出去的酒水,南希在心里算了算已經有了一千多塊。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原來是醫院打來的電話,杜小宛病情穩定,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但要把這段時間的醫療費補交上。

 

 

第一卷: 第3章 伺候好爺幾個

這恐怕是這段時間以來她聽到的唯一的好消息,撂了電話她深吸一口氣,舉手給自己加油,希望能再多賣點酒水出去,盡快把醫療費給湊夠了。

可她剛從角落里走出來就看到了站在對面的陸柏堇,她連忙低下頭想悄悄繞過去,畢竟她現在化的連自己都不認識。

那知陸柏堇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涼薄的聲音從頭頂飄來,“這么快就不想死了。”

南希眼皮抽了兩下,沒想到他眼睛如此毒,沒辦法她只好抬起頭來,對陸柏堇笑道,“陸總好興致,還在熱喪就出來玩。”

“你……”

陸柏堇被懟的無話可說,可短時間內要把股價給拉回去,沒幾個好項目根本不可能,不然他怎么能這么急著出來應酬。

旁邊的柳相如看了說道,“阿堇,甭搭理她,一個瘋子。”

瘋子?

南??聰蛄噯?,之前混一個圈子的時候,他一口一個“小南希”、“小公主”的叫著,如此沐家落了難,他就叫她“瘋子”了。

“沒錯,我就是個瘋子,沒準等下還會亂咬人,柳少爺小心別被染上什么不好的病。”

“你……”

柳相如剛要開口,陸柏堇就冷冷的說道,“既然出來賣,就學乖點,再說我們又不是不付錢。”

南希剛想張嘴懟回去,可想到現在她的確是一個賣酒小姐,這些人都不是她能得罪起的,為了賭氣再丟了工作就犯不上了。

“沐大小姐,那就麻煩伺候好爺幾個。”

柳相如突然掏出一沓鈔票砸在了她的身上,大紅的鈔票四散而落,足足有好幾千。

望著地下的錢,南希悄悄攥緊拳頭,掙扎了一下甩開陸柏堇的手,蹲在地上一張張把錢撿了起來。

等她起來陸柏堇已經走遠了,柳相如指著她的鼻子警告道,“你丫的再敢嘴硬,看我怎么收拾你。”說完便也大步流星的跟了上去。

南希小心翼翼的把錢放在貼身的衣服里,剛才她已經數過,有三千多,剛好給杜小宛交醫療費,不就是被人罵幾句嗎,值了。

這群人早就訂好了VIP包廂,一進去就要了十幾萬的酒水,蘭姨看到南希跟了進去也大概猜到一些,但這些人拎出來那個都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盼著別鬧出什么事來。

因為陸老爺子剛過世,這群人并沒有叫小姐陪酒,整個包廂里就南希一個女人,她下意識的站到了陸柏堇身邊,習慣,有時候真的很可怕。

這些人隨便聊了幾句,大多都是安慰陸柏堇的話,陸柏堇懶懶的應付著,之后柳相如便站了起來,拿起其中最烈的一瓶酒倒進杯子里,塞到南希手里,說道,“沐南希,你不該對陸少說些什么嗎。”

“我……”

她拿著酒杯,不知所措,道歉的話她說不出口,在她心里,她始終覺得這件事不是沐鶴齡做的,可陸爺爺又的確死了,她看得出來,陸柏堇很傷心。

“撲通!”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柳相如突然從后面壓住她的肩膀,一腳給她踹跪在了地上,酒水散了一地。

 

 

第一卷: 第4章 19,不小了

她倔強的想要站起來,卻被柳相如死死壓住動彈不得,而陸柏堇就坐在她的面前,黑眸低垂,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來。

柳相如又說道,“你丫的也配站著跟陸少說話,沐南希,今天我讓你當著大家的面給陸少賠禮道歉,否則你別想站著出去。”

南希直直的看著陸柏堇,原來這才是他叫她進來的目的,他就那么希望她去死嗎。

“好,我給陸少道歉。”

南希握著杯子的手指泛起白色,可她剛要舉杯,柳相如突然把她手里的杯子搶走,又說道,“既然要道歉,就拿出點誠意來。”說完把旁邊一整酒塞到她手上。

旁邊有人已經皺起眉來,柳相如剛才拿的可是“桶強”,不加水,不稀釋酒精,度數高達60度,這要一整瓶喝下去就是不死人,胃也得喝穿孔了。

“柳相如,你丫的別胡鬧。”一直坐在陸柏堇身邊的司諶看不過去了,他扭頭又對陸柏堇說道,“阿堇,南?;故歉齪⒆?。”

“19,不小了。”陸柏堇淡淡的說道。

真沒想到他還記得她已經19歲了,她還以為他完全忘記了,忘記曾經小心翼翼抱著還在襁褓中的她拍照時,目光是多么的溫柔。

也不知從什么時候起,他開始疏遠她、討厭她、甚至憎惡她,現在更是恨不得她去死,想到這些,南希只覺得心底涼颼颼的。

她不再猶豫,舉起酒瓶放在嘴邊喝了起來,可辛辣的酒水剛順著食道落進胃里便刺激的她受不了,只能停下來。

“你特么有沒有誠意。”柳相如見她停下直接罵道。

南希本來就不會喝酒,被酒精這么一刺激更是本能的拒絕,握著酒瓶遲遲不肯再喝。

“差不多得了。”司諶眉頭緊皺,知道勸不了陸柏堇,便想讓柳相如就此罷手。

可柳相如今晚是要成心和南希過不去,聽司諶這么一說,直接叫道,“你丫的又不是蔣暮辰,裝什么好人。”

蔣暮辰喜歡南希,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去年他在南希18歲的生日宴會上當眾向她求婚,只是南希早就心有所屬,自然沒答應。

如今被柳相如這么一說,司諶也沒辦法再幫忙,只能扭過頭去不再去看,南希自嘲的笑了笑。

如今的她不再是沐家大小姐,像司諶這樣能替她說上幾句話已經算不錯了,難道她還指著陸柏堇替她說話嗎

“好,我喝。”

南希心一橫,舉起酒瓶再次喝起來,只是剛喝下幾口就受不了想要停下來,那知柳相如突然抓住她的手,用力的把酒瓶塞進她的嘴里。

辛辣的酒水便順著食道再次落下,她剛受傷,晚上又沒吃什么東西,酒水剛落進胃里,便和著胃酸順著她的七竅沖了出來。

“噗!”

酒花四濺,離她最近的柳相如被噴了一身。

“草,你丫的不識抬舉。”

柳相如抬拳向南?;恿斯?,嚇得她只能閉上了眼睛,就在這時,陸柏堇突然開口說道,“鬧夠了沒有,還能不能好好喝酒。”

“阿堇,我這不也是為了你出口氣嗎。”柳相如尷尬的抬著拳頭,有些意外不過卻不敢再下手。

陸柏堇寒眸一掃,反問道,“什么時候我弱不禁風到需要你來?;?。”

 

 

第一卷: 第5章 你為誰守潔

“好了、好了,跟個女人較什么勁,過來喝酒。”

有人把柳相如拽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南希終于喘了口氣,只是她腦袋暈沉沉的,好半天才從地上爬起來。

“沒什么事我先走了,各位慢用。”南希只希望盡快離開這里。

那知陸柏堇卻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也不說話,什么意思,她現在身上也是狼狽不堪,又不能像柳相如那樣脫光了繼續喝,他讓她過去干什么。

“就你這樣子,還想救沐鶴齡。”

陸柏堇真是毒,每句話都能掐住她的命脈,沒辦法,她只好坐了過去,看陸柏堇舉了舉手中空了的杯子又拿了酒替他倒上。

“是不是特別希望剛才救你的是蔣暮辰。”

酒杯在陸柏堇的手中轉動,南希猜不出他的情緒,不敢亂說。

“只是很可惜,他馬上就要訂婚了。”

“和誰?”

南希本能的問了一句,那成想陸柏堇眉頭一抬,厲聲斥道,“你以為他還會要你!”

這一聲讓所有人又向這邊望了過來,面對他的喜怒無常,南希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附和道,“不敢。”

“我看你沒什么不敢的,”陸柏堇捏起她的下頜,一字一頓的說道,“記-住,救-沐-鶴-齡-的-只-能-是-我。”

“當然。”

這個不用他說她也知道,南希自然不敢反駁,只是她倔強的眼神還是令陸柏堇不爽。

他一腳踹開桌子,說道,“都給我出去。”

“阿堇……”

眾人都看得出來,陸柏堇是真的發了狠,可司諶剛開口就被柳相如給拖了出去,包廂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陸柏堇放下酒杯,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睛,說道,“取悅我。”

什么意思?

南希不懂,傻愣愣的看著陸柏堇,直到他不耐煩的睜開眼睛,低吼道,“你還想為誰守潔。”

守潔?

南希有些發蒙,她連男朋友都沒有,給誰守潔。

“沐南希,”就在這時陸柏堇一把將她推倒,如鷹的黑眸緊緊盯著她的臉,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蔣暮辰干的勾搭,想這么就干倒我,嫩點!”

突然離陸后堇這么近,南希只覺得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大腦更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說什么。

可她的沉默更讓陸柏堇覺得是她心虛的表現,他冷笑道,“只是很可惜,你的如意郎君馬上就要成為別人的新郎,沐南希,現在只有我能救沐鶴齡。”

“你、你想怎么樣。”

蔣暮辰娶誰她不在乎,可南希不能不在乎沐鶴齡,陸柏堇的大手突然探進她的裙底,南希終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下意識的說道,“不、不要。”

“怎么,你還想著讓蔣暮辰來救你。”

陸柏堇手指殘忍的探了進去,疼得南希直接叫出了聲,她顫抖著說道,“你、你有女朋友。”她說什么也沒想到,最討厭的顏曼玉居然成了她最后的護身符。

但陸柏堇也只是愣了一下,丟下一句,“你也有其他男人”,裙子便已經被徹底拽了下去。

 

《一念成癮之陸太太嫁到》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