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尋)(混世圣尊)小說完結版在線閱讀

混世圣尊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我咬月亮來源:QR

(葉尋)(混世圣尊)小說是作者我咬月亮寫的一本關于葉尋混世圣尊又名完結版在線閱讀:十萬年前,至尊葉尋為求突破的最后一道契機被困秘境,只留一道殘魂重生于天元大陸。意外發現這屈辱至死的廢物,竟有著常人雙倍的經脈?!疤烀⒍ㄈ夢一焓朗プ鷸厴?,這個世界至強,只能是我葉尋?!閉酵蚯觳?,奪天地造化,熱血江山美人……萬古諸天,唯我葉尋!...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混世圣尊》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2章 請你泡澡

“嘖嘖!咱們的葉大天才這恢復能力,還真是強啊,就跟我昨日拍死的那只蟑螂一樣,怎么打也打不死,還真是讓人傷腦筋啊。你們說是不是啊。”

 

周木側頭對身旁的兩個小跟班講道,聲音十分的尖細刺耳,那雙斜瞥著葉尋的三角眼中盛滿了譏諷之意。

 

“就是就是啊,那蟑螂還真是不長眼,走哪里不好偏偏就擋著周哥你的道,死的活該。”

 

“喂,葉尋,你若不怕像昨日那樣被揍,就趕緊的過來給我們周哥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葉大天才,我們哥幾個這才剛下了課,乏的很,現在小爺給你一個機會,去接幾桶熱水來給我們泡澡用。表現好的話,我就不計較你擋道的事了。”

 

周木眉梢高高的挑起,揚起下巴,神情高傲的睥睨著前面的葉尋,直接開口用命令道。

 

“泡澡!”葉尋的黑眸掠過一絲精光,神情淡然的盯著周木,靠著墻壁的身軀沒有半點要移動的現象。

 

聽到葉尋那不咸不淡的語氣,周木頓時覺得在兩個小弟面前有失面子,一股怒火從心頭竄起,抬起腳就準備好好把葉尋好好教訓一頓。

 

但是在接觸到葉尋有些微寒的眼神時,周木頓時感覺心頭的那團火驟然被澆熄,頭皮不由自主的開始發麻起來。

 

“這軟蛋怎么會有這樣的眼神!”

 

周木內心一驚,旋即想起葉尋早已被廢的事,覺得自己肯定是看花眼了,連忙使勁的揉了揉雙眼。

 

再一看,卻見葉尋已經直起身體,抬腳走了過來,有些俊俏的臉龐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開口說道:“學院中只有南區有熱水可盛,這里是北教區,當中的路程少說也要小半個時辰的來回。我覺得這樣太麻煩了,不如用另外一種方式請你泡泡澡吧。”

 

聽到葉尋的這句話,跟在周木身后的兩個小跟班面面相覷的對視了一樣,有些疑惑。

 

周木愣了一愣,一時間也沒有意識過來,等他回過神的時候,一道黑影已經掩頭蓋來了。

 

周木三角眼猛然一跳,入眼只剩下葉尋那張笑的‘和藹可親’的面容,緊接著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抬起來。

 

“周,周哥。”一個小跟班狠狠的瞪大的眼睛,看著眼前的情況,只見周木被葉尋單手抓著衣領抬了起來。

 

“葉尋他是瘋了,還是昨天被打傻了!竟然敢這么對周哥!”

 

只見被葉尋抓起的周木就像一只小雞一樣,蹬著雙腿根本就掙扎不開葉尋的大掌的力量。周木只感覺自己的臉龐火辣辣的灼熱,他竟然被一個廢物這樣對待,簡直是丟臉到無與倫比的地步。

 

“你這個廢物,小爺這次一定要打殘了你。”

 

周木氣的渾身顫抖,抬起手臂直接攜帶著元力的拳頭朝葉尋揮霍而去。一拳打出,當中可是帶著不小的力量,正是周木的得意武技——流云拳。

 

“葉尋這次是真的死定了,這廢物只有元者一階的修為,周哥可是早早就已經踏入了元者三階,加上這黃階中級的流云拳,可不像昨天那般單用蠻力解決那么簡單了!”

 

“葉尋的腦袋真是在昨天被打壞了吧,要不是昨日周哥留他一口氣,恐怕這軟蛋就像上次那樣,命就要沒了。現在竟敢這般挑釁!“

 

面對周木兇猛的攻勢,葉尋神情不變,輕飄飄的打出一掌,正是水綿掌。

 

旁邊的那兩個小跟班頓時無語了,對視了一下,其中一人說道:“看來這葉尋真是傻了,竟然拿他那破水綿掌對抗周哥的流云拳。”

 

“之前揍這軟蛋時,可都是易少的吩咐,只要不死,都有易少擔著。這一次若周哥真把葉尋弄死了,到時候學院追究起來后果恐怕……”

 

另外一個跟班想到這個結果,頓時臉色一白,但這個時候想要阻止周木已經來不及了。

 

“哈哈,廢物,死吧!”周木臉上得意的大笑起來,這廢物竟然用半吊子的水綿掌來對付他的流云拳,不是找死是什么。

 

咔。

 

一個清脆的骨折聲清晰的響起,緊接著一聲痛苦的驚叫聲在空氣中炸了開來。而這個痛苦叫聲的來源竟然是——周木。

 

只見周木之前發動流云拳的那個胳膊,像沒有骨頭一般的耷拉在身側,滿臉慘白,額頭冒出一陣細汗,臉上的痛苦神色清晰可見。

 

兩個跟班驚駭,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著一點事情也沒有的葉尋。要知道周木那一拳至少有四百斤力量,葉尋那么輕而易舉就化解還折掉了周木的一只胳膊,恐怕要五六百斤的力量。

 

“葉尋,你修為恢復了?”周木腦子空白一片,感受到胳膊傳來的陣陣疼痛,面目猙獰的咬牙道:“葉尋我告訴你,我是易少的人,你這般對待我,易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等死吧你。”

 

“易少,那是個什么東西!”葉尋不以為然的輕笑了一聲,臉上的譏誚清晰可見,是真的沒有把易天放在心上。

 

“你……”見到葉尋那抹輕笑,周木心底竟是一陣陣發寒,隨機連忙扯開嗓子嘶吼道:“你們兩個廢物還站著干嘛,趕緊去通報易少啊。”

 

“如果你們想安然離開,最好是別動。殺人毀尸這種事情,我葉尋也不是做不出來。”

 

那兩個周木跟班接觸到葉尋掃來的寒冷目光,心頭猛然一跳,頓時有些雙腳發軟,一時真的沒敢動彈。

 

這還是那廢物葉尋嗎?

 

“還想泡澡嗎,本尊現在還是可以滿足你!”

 

感受到周木瞪著自己,要活吃了自己的目光,葉尋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拎起周木就往不遠前的一個大水缸走去。

 

看著葉尋的動作,周木心中頓時一陣發怵泛起恐懼,身體輕微顫抖:“葉,葉尋,你敢動我…”

 

“動你!我不僅動你,還想請你泡澡。”

 

距離那大水缸越來越近了,周木知道葉尋想要做什么,驚恐無比,激烈的扭動著身軀,竟是帶上了幾分滑稽的意味。

 

“葉尋,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我老大易天不會放過你的。”

 

“易天,就算他不找我,我也遲早會找他算賬的。”說話間,葉尋已經拎著周木來到了大水缸前,幾乎結冰的水發出的陣陣寒氣,比空氣都還要冷上幾分。

 

“葉,葉尋,葉大爺。求求你,求求你。我錯了,以前都是我的不對。你大人有大量,把我放下來吧。”周木身體顫抖,三角眼泛著乞求的目光,看向葉尋。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我是不是可以把你揍的只剩下一口氣,跟你道歉一下就完事了!”

 

只一句話,頓時讓周木的心如墜寒潭。而下一秒,他也確實如此了。

 

葉尋幾乎沒有絲毫停頓,直接抓著周木就往冰水缸里面扔。

 

噗通。水缸頓時濺出了幾尺的水花。那兩個小跟班聽到這個聲音,也是狠狠打了一個激靈,雙腳更加發軟,竟是沒有移動的力氣。

 

大概過了幾息的時間,周木終于從里面掙扎的冒出來,一身衣物緊貼著身體,經過寒風一吹,有些地方直接結了冰,不過修煉者的體質往往要比常人好,周木倒還清醒著。

 

冒出了冰水,周木只覺頓時解放,連忙狂吸了幾口粗氣,葉尋嘴角微微上揚:“透好氣了嗎。”

 

還不待周木反應過來,葉尋伸出大掌直接摁了上去。

 

“咕咕!”

 

松開大掌,周木再次從水缸中鉆了出來,眼淚連著被嗆出的鼻涕一起糊了全臉,舌頭被凍僵模糊的喊道:“葉爺,葉爺。求你放了我吧。”

 

“說什么?大聲一點!”葉尋仿佛沒聽到一般。

 

“葉,爺!”這一次,周木喊聲中已經帶上了哭腔。

 

“聽不到!”語氣平淡間,葉尋再次很無情的大掌摁了下去。

 

“咕咕!”

 

身旁站著的兩人漸漸感覺褲子有些濕意,看著眼前一臉悠閑淡定的葉尋,怎么也不相信這就是那個昨天那個廢物。

 

雖然他們沒被‘享受’到泡冰水的待遇,可就這么看著也是相當殘忍的一種折磨啊。誰知道下一個是不是就輪到兩人了。

 

惡魔!兩人心頭泛起一股共同的想法。

 

葉尋眼眸斜睨,看向那兩人,其中一人直接一股暖流從下面崩出,瞬間整條褲子直接貼在了腿上。

 

“過來。”不容置疑的語氣,直接讓兩人徹底放棄了反抗的念頭。

 

“葉,葉爺。”褲腿顫抖,其中一個人跪倒在地,聲音之中竟是帶上了哭腔。

 

“你們兩個在這里好好看著他,沒有兩個時辰讓他出來的話,到時候我不介意請你們也泡一泡。”

 

森然的話落在二人耳中,兩人完全生不出一絲反抗和逃避隱瞞的心理,還真的就照葉尋的做了。

 

“如果讓我知道你提早從這水缸出來,到時候就不止浸泡水缸那么簡單了。”葉尋同樣對冒出水缸的周木發出警告,旋即便轉身直接離去。

 

其中一人看著葉尋走遠的背影,看了看周木,身體顫抖的厲害,想起葉尋那恐怖的冰冷目光,只能咬著牙帶著苦音對周木道:“周哥~~對不起了。”

 

……

 

半個時辰后,葉尋出現在了一宏偉建筑之前。

 

武技閣,靈牧學院專門傳授武技的地方,這大陸雖然高階武技稀少珍貴,但簡單低階武技卻是數不勝數,單是靈牧學院這武技閣一層,就有不在少數的武技,不過大多數都是不入流的武技。

 

武技閣只有一層對外開放,二層以上,只有經過特許或是每個年級前十才有資格進入,乃是靈牧學院激勵學員刻苦修煉的制度。

 

“可惜了,我現在還無法上這二層樓。在等本尊一些時日,那所謂的年級前十在我手中也不過是殘兵敗將。”葉尋打量了一下武技閣的二樓,旋即收回目光,語氣隨意的低聲喃喃了一聲。

 

第3章 破罐子破摔

“慢著。”

 

就在葉尋剛剛踏步進入武技閣,準備前往書柜挑選武技時,一道沙啞的聲音淡淡的從邊上傳了過來。葉尋頓住腳步,循著聲源將目光落在了邊上雙腳重疊翹在桌上,躺在搖椅中,悠哉的烤著爐火的中年男人身上。

 

“葉尋,聽說你不久前被廢修為,這里面的武技恐怕不適合你修煉。”

 

“張管導!我只聽過老雞孵鴨,多管閑事的。不知道武技閣輔助教學的管理導師又多了這么一個責任了,學院給加錢嗎。”葉尋雙眸微瞇,輕笑道。

 

邊上的學員的目光紛紛被吸引,當看到是葉尋時,皆是竊竊私語的交談了起來:“這不是那個葉尋嗎。不說他被易天給廢了嗎,怎么還往武技閣跑。”

 

“在有一個月就是學末測試,若通過不了,就要被學院踢出去了。不過他那元者一階的修為,就是在剩下的時間在怎么努力也沒用。”

 

“呵呵,這可是有意思了。易天可是放了話要讓葉尋在靈牧學院待不下去的,這管導可是全靠易天舅舅提撥才有的今天,你們說,這葉尋一沒了修為,二不能修煉,還被易天這般欺壓著,若是我的話,恐怕早丟不起這個臉,自己收拾走了。”

 

那張管導聽到葉尋的暗諷話語,身子一僵,表情也是微微冷了下來,將翹在桌上的雙腳收回,盯著葉尋冷冷一笑道:“本管導只是怕你丟不起這個人。”

 

旋即從桌子中抽出一本破舊的書籍隨手扔在了葉尋的腳下,語氣略帶不耐煩的說道:“里面的武技反正你也學不會。今日便當本管導心善,這篇《養氣術》給你了。什么時候學會了,在來武技閣挑選武技吧。”

 

《養氣術》!

 

聽到這個武技的名字,周圍那群學員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精彩,有驚愕的,有看好戲的,也有對葉尋抱以憐憫的。

 

只聽有人低聲說道:“這張管導未免也太過分了些吧。這《養氣術》別說咱們靈牧學院的學員,即便在外面也處處能見人手一份的手札本。最多只是給普通人強身健體之用。”

 

看著自己腳邊扎本,葉尋眼底處的眸光一冷,旋即抬頭看向那一臉無謂漠然的張管導,臉上笑意不變,然后抬起步子,無視張管導扔給自己的《養氣術》,直接一腳踩的上去,然后朝張管導走過去。

 

瞥一眼被葉尋踩過的《養氣術》,張管導的眼睛微微瞇了瞇,冷聲道:“葉尋,莫非你不滿本管導對你的‘照顧’嗎。”

 

“照顧!既然張管導想要照顧我的話,何不妨把這《養氣術》親自示范一下,好讓大家都大開一下眼界。”

 

來到登記臺前,葉尋側著頭看向椅子上的張管導,臉上笑意愈發燦爛,語氣也很是平和的說道。

 

面對站在自己身前的葉尋,坐在椅上的張管導不知為何在這一刻心底有一股壓迫感升起,心臟強烈的跳動了兩下。

 

“平日里,學生向師長指教武學修煉倒也無可厚非,若本管導沒記錯,你當年可是以三階元者進入的靈牧學院。這《養氣術》恐怕就是九歲的小兒也懂得怎么打,你竟不堪到這般地步,真不知年初你是如何進來的。”

 

張長老一臉厲色,口吻中帶著質疑和一絲鄙夷對葉尋說道。

 

“老頭,真把自己當導師了?一大把年紀也才混成一個小小的書閣管理員,我若是廢材的話,恐怕你就是垃圾!”葉尋先前還是一臉的燦爛笑容頓時一變,嘲弄的看著張長老,滿是不屑。

 

嘶…

 

這,這家伙叫張管導什么?老頭!聽到葉尋的話語,只聽武技閣中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是起伏響起。

 

葉尋真的是不要命了還是被易天打傻了!要知道這張管導雖然在學院中職位不高,只是個看守武技閣的管理導師,但要他背后可是有學院高層,易天舅舅作為靠山。

 

若是這個張管導存心讓葉尋在這個學員中呆不下去,只需要一句話,葉尋恐怕就要就此完蛋。

 

果然,那張管導聽到葉尋的話,臉色一變,直接拍案而起,怒指葉尋厲喝道:“葉尋,你放肆。”

 

“放肆!”葉尋輕聲冷笑了聲,眉眼一挑:“總是好過某些人放屁好。老頭,學院里面的學生入院可都是經由副院長批審,你質疑我,難道不是在質疑副院長嗎。”

 

“你……。”

 

聽到葉尋的這話,那張管導硬是將所有的話語都哽噎在了喉中,半天說不出。險些就要噴出一口老血出來。

 

要知道靈牧學院可不是誰都可以進的,但凡進入靈牧學院不是世家子弟,就是天資聰穎的,要求可是極為嚴苛。

 

每一個進入靈牧學院的學員都會得到學院或多或少的資源栽培,雖然也并不全是免費,但整個學院的學員數量加在一起的話,支出也是需要一筆不菲的代價。

 

因此在入學測試前,都需要嚴格把關。張管導質疑葉尋的能力,不正是質疑審核學員負責人的能力嗎?副院長那種級別的,明顯不是他敢得罪的層次,就算是他那靠山,易天的舅舅,在靈牧學院中也矮半個頭。

 

誰也沒想到平日里那個只會跟在石婷婷屁股后面獻殷勤的葉尋,那個被易天處處欺壓的葉尋,竟然在武技閣這樣的公然重要場合中,當面去挑釁武技閣一層負責管理導師,。

 

這,還是那個廢物葉尋嗎?

 

“這葉尋敢這么跟張管導說話,看來真的不準備繼續在靈牧學院待下去了吧?”

 

“我也算是看出來了,恐怕這家伙是在破罐子破摔,反正就算張管導今日不如此羞辱葉尋,他一個月后還不得照樣離開靈牧學院。遲早都要離開,何必要受這口惡氣。”

 

“好你個葉尋,本管導沒想到你竟還這般伶牙俐齒。”張管導顯然被葉尋的態度刺激到了,說話時連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顫了幾下。

 

“本管導到要看看你在靈牧學院這半年中,到底學了些什么東西,這《養氣術》恐怕是配不上你這個‘天才’了。”

 

“既然你想要強大的武技來襯托一下你這‘天才’光環,今日便如你所愿。這本《青虎拳》你若能在五日內看懂如何修煉,本管導日后便不再阻止你進入武技閣。”

 

“《青虎拳》!”

 

武技閣內看熱鬧圍觀的學員們,見到張管導拿出的那本武技時,都忍不住發出驚呼。

 

“看來今日張管導是鐵了心的要給葉尋難堪了…”

 

《青虎拳》已經是武技閣一層中最高等級的黃階中品武技,據說還是玄階武學《罡虎訣》的簡化版,雖然只是簡化版,修煉難度可是絲毫不遜色于一般的黃階上品。即便是二年級的學員,都少有人將修煉方法掌握熟透。

 

“只要掌握了修煉方法,修煉起來自然事半功倍。別說葉尋如果還是那個半年前的天才,聽說他連最低級的《破元掌》到現在還沒領悟通透,更何況這《青虎拳》。”

 

“聽說我們一年級境界排行第八的王庸,數月時間也才將領悟了一半,將《青虎拳》練至小成。更何況這葉尋這個廢物了。”

 

手中握住那散發著符文光芒的《青虎拳》,張管導直直盯著葉尋,眼中冒著森然的冷光,嘴角帶著輕蔑的譏笑說道:“這樣的武技足夠滿足你修煉了吧?;蛘吣閬衷詵牌?,拿上《蘊氣術》滾蛋,本管導也不與你計較方才的事情。”

 

“黃階中品!這種武技也需要五日?不過就是看一眼就會的東西。老頭,你這是在侮辱我,還是在侮辱你。”葉尋語氣間很是不以為然,輕蔑的看著張管導。

 

“我就按照約定,一遍把這武學領悟通透。你不與我計較,我倒要跟你清算一下。方才你用《蘊氣術》那種垃圾的武學來羞辱我,是否也要給我一個交代。”

 

聽到葉尋的口氣,那些學員們頓時個個忍不住的開口。

 

“這葉尋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讓張管導給他一個交代。”

 

“哈哈,倒是沒看出來這個哥們竟然這么牛逼。不過裝逼可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大多數學員都覺得葉尋肯定是神經搭錯了,這樣的話,恐怕換成學院中的那些天才也未必敢說出來。

 

“呵呵,好,好。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死字是怎么寫的。本管導就看看你這無知小兒的能力,是否像你吹的牛皮這般大。”張管導被葉尋張狂的語氣刺激,怒極而笑道。

 

“武技閣中的武技,都是靠學員貢獻點換取的。這本《青虎拳》至少兩千的貢獻點,普通學員至少需要不吃不喝的辛苦一小半年,才能攢足這些貢獻點。老頭,你不會想讓我出這兩千貢獻點吧?”

 

葉尋倒也不急,恍然沒有聽到周旁學員對自己的鄙夷和嗤笑,看著張管導不緩不慢的開口道。

 

“本管導豈會缺這兩千貢獻點?”張管導眼皮猛然跳了跳,沉聲道。

 

說罷,張管導直接是伸手掏出一張紅色晶卡,這樣一張紅卡中至少存著一萬的貢獻點。

 

貢獻點,在靈牧學院這個巨大的獨立體系中,那是等于貨幣的存在,在學院內務處,學員甚至可以將這些貢獻點兌換成金銀貨幣,當然,有錢的學員也可以用金銀去購買貢獻點。

 

張管導猛地將紅卡靠在那《青虎拳》側旁的凹槽出一劃,晶卡一亮兩千貢獻點瞬間被扣除?!肚嗷⑷飛戲慕拼蚩?,變得與一本普通的書籍無異。

 

符文禁制,這是大陸一個基本的術法,靈牧學院中,貢獻點正是用來解開這些符文的鑰匙。

 

葉尋搖搖頭,撇了撇嘴道:“才兩千的貢獻點,真是不過癮。堂堂靈牧學院管理導師,出手也未免太小家子氣些了吧。”

 

聽到葉尋的話,那些人險些噴出一口老血。

 

兩千貢獻點,小家子?不過癮?這話說的還敢不敢在裝逼一些啊。要知道那兩千貢獻點即便對于張管導這般級別的,也是整一兩個月的薪水了,這家伙竟然嫌少!

 

張管導同樣是冷笑幾聲,眼中一絲陰狠閃過:“葉尋,本管導的貢獻點可還好掙?若你學不到又當如何?”

 

葉尋聽到這話,眉毛揚起,神情極是張狂的笑道:“這世上還沒我葉尋學不會的東西。倒是你,老頭,身為武學閣的管導有意刁難為難我這小小的學員,想好了要給我怎么賠罪了嗎。”

 

一句話落,整個武學閣寂靜的聽不到一絲聲音。

 

第4章 小美女?;の?/h3>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當真是初生牛犢,好大的口氣。本管導就看看你這小小的一階元者要如何讓我賠罪。若你今日領悟不了這《青虎拳》便自覺的滾出靈牧學院。”

 

張管導目光噬人,眼底閃過一絲毒辣的看著葉尋,咬牙道。

 

看來這張管導被葉尋刺激的不輕啊,沒想到當真答應葉尋的要求了。一眾的學員皆是目瞪口呆。

 

葉尋心中冷冷一笑,這老梆子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他還不知道,不過這正好也順了他的心意。

 

無視張管導那殺人的目光,葉尋轉身目光掃過圍繞在一旁的學員,臉上頓時露出燦爛笑意,道:

 

“諸位同學,今天大家既然興致都這么好,想看熱鬧,要是不一起玩兩把就太可惜了。大家賭張管導贏,一賠十,賭我葉尋贏,五賠一。張管導這邊穩賺不賠,大家可以壓他贏??!”

 

“葉尋這個瘋子,竟然還有這樣的賭法!”

 

“這葉尋到底要做什么,難道受不了之前被廢的刺激,準備破罐子破摔了不成…”

 

“管他呢。倒是這廢物,不能修煉了還敢這般囂張。我壓三百貢獻點,讓葉尋滾出靈牧學院!”

 

……

 

一時間,群情激奮,學員們一個個掏出晶卡,恨不得用貢獻點將葉尋砸死當場。

 

“好,好!先付賭注!買定離手啊,多買點,都記得買張管導贏…”眾多學員的怒火咒罵中,葉尋面不改色,甚至笑的很是燦爛,忙著將眾人的賭注轉到到自己的晶卡內。

 

“自己作死,奈何別人?”這是此刻所有人對葉尋的想法。

 

“我說小子,你才一百貢獻點,怎么好意思下注。邊去玩,這點賭注當乞丐打發呢。”葉尋臉上的笑意總算變了變,對眼前這個下注的學員很是不滿,瞬間惹得對方大怒,將晶卡內五百貢獻點全部壓了上去。

 

只是一會兒工夫,葉尋手中的藍卡,很快就變成綠卡!葉尋都快笑成一朵菊花,都是錢??!

 

“我出兩千貢獻點,買葉尋贏…”下注的尾聲,一個黃鸝一般響亮的女聲忽然響起,群情激奮的眾人不由得愣住了,一瞬間,各種對葉尋的義憤填膺之聲全部平息了下來。

 

“買我多虧??!才五賠一,兩千貢獻點只能賺兩百,你看張管導那兒賠率多高…”葉尋搖頭晃腦的悠哉說道,目光不著痕跡的將對面這小女孩打量了一遍。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水嫩的小臉,玲瓏的身材,胸前明顯開始發育的高聳,淡紅色皮裙,黑色的皮靴,中夾雜的那一段白似雪一般的大腿,竟是有一種讓人鼻血橫飛的視覺沖擊。

 

“好一個嬌俏的小美人兒。”葉尋心里暗暗的道了一聲。

 

“是寧小梨!咱們年級的第一美女,她竟然也在?。?!”

 

“靠!寧小梨難道不知道葉尋這個廢物早就不行了嗎,竟然還買葉尋贏。”

 

“難道葉尋和寧小梨認識!這廢物,真是何德何能啊。要知道追寧小梨的人都能排到城門口去了。”

 

“妹紙,你確定要押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葉尋。葉尋你聽過沒?壓我你鐵定輸,還是乖乖的壓張管導吧。”葉尋伸出手指,夸張的比劃道,卻是讓對面女孩大眼睛中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芒。

 

“咯咯!我不管,就要買你贏…”女孩玲瓏的臉上忽然泛起小酒窩,語氣中更是帶上了幾絲俏皮,捏了捏小指頭,滿不在乎的嘀咕道:“張管導長得太丑,我才不要相信他呢。”

 

聽到這話,張管導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葉尋放聲大笑,頓時覺得眼前的少女到頗合他的胃口:“小丫頭,你該不會是看上我這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了吧。你說你怎么能這樣說張管導呢,人家再丑,也是丑的有特色啊。”

 

聽到葉尋的話,頓時叫的那些學員恨不得上前狠狠踩這貨一頓:踏馬的,還敢不敢在不要臉一點啊。

 

“呵呵,葉尋,你可真有意思!還沒人敢這么大膽的跟著管導對干呢,你就不怕張管導揍你嗎。”少女笑聲如銀鈴般的響起,那雙水靈靈的大眼充滿了狡黠和玩味看著葉尋。

 

“怕啊,當然怕了。所以小美女,你要?;ず夢夜?。”葉尋神情夸張的說道,但表現哪里有半點怕的意思。說著,還往寧小梨的身上靠去。

 

寧小梨一個側身,輕松巧妙的躲開了葉尋,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手指繞著胸前的那縷發梢,抿起粉嫩的唇瓣,臉龐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嬉笑道:“想要我?;つ惆?,就看你的表現是不是讓我滿意啦。”

 

靠??吹僥±嫘ζ鸕畝四Q?,頓時叫一眾的少年邪火直燒。一時間,那些男學員們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看著葉尋,這貨是不是踩了狗屎運了,竟然能入得了寧小梨的眼。

 

這小美女的背景恐怕不簡單啊。想到這里,葉尋不由搓了搓手,然后對一旁的男學員們喊道:“小美女都出面押兩千了,我說你們還是不是男人啊。連個妹紙都比不過,真是太丟男人的臉了。”

 

臥槽。葉尋的話立刻激怒了那些大男子主義的男學員們,那些人可不想在寧小梨的面前表現的那么遜,一時間紛紛往張管導上面押注。

 

坑死丫的,到時候讓你輸的連內褲也賠不起。讓你在寧小梨面前吹逼。

 

看到越來越多的貢獻點,葉尋臉上都快笑出一枝梨花出來了。

 

“好,買定離手了哈,咱們這就開始。”見收到差不多了,葉尋從張管導手中抽出那本《青虎拳》,朝眾人掃視了一眼,伸出一根手指頭,道:“一遍過。”

 

說罷,葉尋開始翻閱《青虎拳》,每翻一頁的速度都極快,而且神情看起來還相當的輕松。

 

哼!這廢物還真會裝模作樣。見葉尋翻開《青虎拳》看了起來,張管導更是不屑的嗤笑一聲。

 

葉尋大概翻了幾頁,發現無論是《水綿掌》還是這《青虎拳》,修煉的方法與他前世的功法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前世的葉尋所修煉的武學功法加起來恐怕就有武技閣第一層所有的數量了,對武學功法的學習分解和修煉的能力絕對可以稱的上是天賦異稟。

 

就《青虎拳》這點難度,葉尋還真不放在眼里。

 

還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葉尋就猛然將小冊子合上,環視一周,臉上泛起淡然的笑意,說道:“好了,可以了。”

 

“一盞茶的時間都還沒到呢!”

 

“這么快?”

 

周圍學員訝然出聲,對葉尋表示深深的懷疑。寧小梨則是將迷人的大眼睛彎成了好看的月牙兒,玲瓏俏臉之上,隱隱透出一絲期待之色。

 

“裝模作樣!”張管導冷冷的譏笑了一聲。

 

沒有理會大家對自己的質疑,葉尋直接開口:“《青虎拳》一共四拳。想要修煉實際不難,首先需在體內起勁匯聚,通過拳路,以虎形向前打出,撕裂前方一切,猛虎出世,攻擊力瞬間爆發到極致,可瞬間扯破防御武技,修至大成,青虎凝聚不散,可爆發出相當于元獸青虎的全力一擊。”

 

劍眉抖了抖,葉尋深黑的瞳孔中驀然出現一道驚異的光芒:“此拳法練至大成,疊加威力最高時,堪比玄階下品,一拳破萬盾,虎嘯群山,能夠直接沖擊對方神識,青虎拳要義便在于這‘虎勢’之上…”

 

話音之中,葉尋身上悄然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兇戾氣息,如同猛虎咆哮一般,兇獸一般的氣勢如秋風般掃過,周圍學員臉上皆是泛起一絲驚恐之色,竟是直接后退了好幾步。

 

恐怖兇獸現世!所有人心中不由自主泛起一個震驚的想法,有膽小的學員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氣勢給驚得面色蒼白。

 

“《青虎拳》修煉的要領,就在這核心的‘虎勢’之上,正所謂虎乃百獸之王,獸王出山,必然是獨霸天下,體內元力運轉之時,應該大開大合,顯露出一往無前的氣勢,‘虎勢’凝出,《青虎拳》便可獨步眾多同階位武技一籌。”

 

隨著葉尋每一句話從口中吐出,身上泛起的那兇戾的氣息越發濃烈,那些圍觀學員的臉上從剛開始的驚慌到神情凝固,緊接著又轉換成驚愕啞然,直到最后一個字說完,所有人已經被徹底震驚在原地了。

 

這怎么可能!葉尋真的只是看了一遍《青虎拳》,就能凝聚出猛獸的兇戾氣息!難不成他還真將《青虎拳》給領悟了?

 

葉尋說得還真像這么回事!學員中不乏有沖著名氣學過《青虎拳》之人,聽葉尋一說,瞬間面露恍然之色!瞬間看著葉尋的眼神也發生了一絲改變,少了之前的輕蔑。

 

“這,怎么可能。”張管導濃眉緊皺,臉色也是籠上了一層陰霾,雖然不想承認,但葉尋剛才所說的那些確實就是《青虎拳》這本武技的修煉要領,一字不漏,況且,這猛虎的氣息絕不能作假。

 

“張管導,眾目睽睽之下,你的要求我可辦到嘍。”葉尋看向張管導,笑的一臉的欠扁。

 

所有人都還沒回過神來,只聽銀鈴般的清脆笑聲突然的響起:“咯咯,葉尋,你之前該不會就學過《青虎拳》吧。”

 

葉尋側頭看去,只見寧小梨笑成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這小妮子,是過來給他添堵的吧。

 

聽寧小梨這么一說,一些對葉尋抱有敵意嫉妒葉尋的學員們,七嘴八舌的質疑道:“對,肯定之前葉尋就看過或者修煉過了。他這樣的廢材,難道還比王庸厲害不成。就連王庸都要半年時間才能吃透這本武技,更別說凝聚出猛虎氣勢。”

 

“就算能有猛虎氣勢又如何?葉尋照樣還不是廢物。元者一階,也要看他有沒有這個實力能把《青虎拳》發揮出來啊。”

 

“說人家葉尋,你們怎么不說你們自己廢物了。你的修為比葉尋還高呢,給你《青虎拳》,你能在短短時間里面領悟出來。葉尋是廢物的話,那你們是什么,比廢物都還不如了嗎。”

 

從葉尋方才的氣勢中回神過來,一些女學員們紛紛一改之前對葉尋鄙視的態度,為葉尋開口辯護了起來。甚至有些女學員更是大呼葉尋好帥。

 

“我之前怎么就沒覺得這個葉尋長的還不錯呢。哪有別人說的那么不堪。哼,我看那個易天也不過如此,說不定之前就是嫉妒葉尋領悟天賦好,才生出事端。”

 

“尤其是剛剛葉尋和張管導對峙那會,真是帥爆了。在學院中,誰敢這么跟管導說話。本來我還以為葉尋只是說說,沒想到他真的做到了。”

 

聽到那些女生紛紛為葉尋說話,方才針對葉尋的男學員們臉色頓如黑的就快滴出墨水,不禁嫉妒起這個他們眼中的廢物。

 

面對質疑話語,葉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失敗者終是會把失敗的理由歸咎在別人的身上,他可不會拉低自己的檔次,跟這些井蛙們計較。

 

葉尋暇以好心情的看向張管導,一臉和善的開口道:“管導,想好要怎么給我賠罪了嗎!”

 

張管導將袖子底下的手掌收攏,目光閃爍,大寒冬的,額頭都快深出豆大的汗珠,只見他艱難的從臉上擠出一抹干笑:

 

“葉尋啊,你看不是本管導不認可你,所有人都不認可你。就算你把這《青虎拳》修煉要義領悟了,但你的天賦實在太差了,所有人都知道,你入學半年,連《破元掌》都沒學會。領悟能力并不代表實力。”

 

葉尋的臉色頓然一變,沉聲說道:“老頭,做人不能太不要臉,看人也不能用狗眼。若你不知道怎么賠罪,我便來教教你?”

 

第5章 賠罪

話語落下的同時,只見葉尋從原地一掠而過,眨眼間便見不到人影,靠近的學員只察覺到一陣勁風刮過,耳邊竟似隱隱響起了虎嘯聲。

 

便在這時,張管導同樣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竟朝自己逼近而來,那一刻他感覺到一絲寒冷刺骨的殺意,全身的血液好似凍結一般,全身四肢竟不聽自己的使喚。

 

張管導大驚,便在這時,寧小梨的聲音清脆響起:“張管導,做人可是不能言而無信的哦。我看你,還是跟葉尋道個歉吧。否則日后傳出去,對張管導的顏面恐怕也不太好看。”

 

那股殺意戛然而止,張管導的瞳孔驟然一縮,只見不知何時葉尋出現在自己面前,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半個手臂,而葉尋的一根手指只差一毫就能點到他的喉嚨。

 

張管導依舊能隱約感覺到自己的喉嚨處隱隱有一絲寒涼深透至自己全身。

 

圍觀的學員們也都是驚呆了,他們壓根就沒看出來葉尋是怎么在眨眼功夫離開原地,出現在張管導面前的。

 

葉尋腦袋微微一偏,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開口道:“看在小美女的面上,在給你一次機會。是當著眾人給我賠罪,或者我收點利息。“

 

咔!

 

周圍一片石化的聲響,葉尋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在周圍學員中瞬間掀起了驚濤駭浪。

 

狂?區區一個一年級學員,敢逼迫武技閣管導向賠罪!這是何等的自信與狂妄?

 

“葉尋好帥…”圍觀學員中不乏少女,此時見葉尋彈指間側漏出的霸氣,眼中早已經遍布小星星。

 

“本管導…”周圍無數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到了張管導身上,一絲驚慌自張管導心頭涌起,賠罪!還是向一個眾所周知的廢物,以后在這靈牧學院如何還有他的立足之地!

 

葉尋微微抬起了下巴,漠然的看著張管導,隨后嘴角揚起一絲戲謔的笑意,以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元師境,乃元者匯聚全身十二經脈元力,沖破玄關,運轉功法,使得體內元力化為氣旋流動,功法同樣也有強弱之分。”

 

“老頭你身上的內勁起伏時而澎湃兇猛,時而萎靡不振。分明就是修煉了禁術而導致元力逆流造成的。若是長此以往,恐怕不出一年時間,必定會經脈寸斷,玄關爆破,非六階丹圣而不可治。”

 

咚!

 

重物狠狠敲在心臟上的聲響,張管導面色猛然大變,身形竟是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目光中充滿了驚恐的神色瞪著葉尋。

 

“你,你是如何得知。你究竟是誰!”此時的張管導只覺得被葉尋的一句話,思緒被劈的七葷八素的,低聲咬牙道。心中卻是對面前的少年泛起了一絲殺意。

 

“我就是葉尋。至于接下來你應該怎么做,需要我教你嗎。”葉尋抖了抖眉毛,似笑非笑的看著張管導。

 

“你有辦法幫我解決。”看到葉尋那雙眼眸,張管導竟感覺自己如置寒潭,心底泛起一絲驚懼,但卻又反復看到了一絲希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想也沒想就直接脫口而出。

 

“呵呵。想我幫你!”葉尋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玩味了:“憑什么?憑之前你在眾人面前拿低級武學羞辱我,還是憑你有意刁難我。老頭,你這智商也混到如今的地位身份,也是不容易啊。”

 

“本管導…”

 

聽到這句話,葉尋臉上笑容驟然斂起,眼眸頓時綻出攝人的光芒厲聲道:“還敢在我面前擺譜。”

 

隨著一聲厲喝,張管導感覺好似一道悶雷劈在自己的心頭上,狠狠一震,頓時面無血色,連忙改口:“我,我為之前的事跟你道歉。”

 

“說什么。大聲點,其他人聽不到。”葉尋伸出摳了摳自己的耳朵,假裝沒聽見。

 

張管導的臉皮狠狠一抖,余光掃視過周旁的學員們,只見他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與葉尋兩人身上,大有不知道結果不散場的趨勢。

 

張管導心中滿是各種羞恥,掙扎,同時還有不甘與怨毒,但是若此時不向葉尋低頭,別說他是不是有治療的辦法,若是告到學院的高層,被知道他私下修煉禁術,恐怕日后整個靈牧城都無他的立足之地。

 

深深的吸了口氣,張管導開口中氣十足的說道:“之前是我錯怪葉尋同學了,在這里我跟葉尋同學賠罪道歉。”

 

話音落下,所有的學員在這一刻都下意識的張大的嘴巴,那副模樣像是見鬼了一般。

 

張管導向葉尋道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幾分鐘之前葉尋還是個被人人恥笑的廢物,這現在,一個堂堂的學院管導卻是低頭向這個‘廢物’道歉。

 

“我,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天呢。這不是在做夢吧。張管導的為人,會主動道歉認錯。”

 

“臥槽。葉尋這小子簡直太牛逼了。竟然逼得張管導主動道歉。這簡直就是偶像啊。”

 

一聲聲的驚嘆及討論聲傳到張管導的耳里,每一句話就好像一只無形的手掌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臉上,只感覺到臉上一片升騰的火辣辣。

 

但是這個屈辱,如今的張管導也只能陰硬生生的往肚子里咽下。

 

小雜種,待我弄到解決方法,定然用你之血洗刷今日之辱。張管導微微低頭,眼底掠過一絲怨毒之色,心中狠聲暗道。

 

葉尋瞥了張管導一眼,一絲冷意乍現,卻是很快掩去。憑他的感識,即便再不濟,前世也是個只手遮天的人物,何以察覺不出張管導的殺意。

 

不過這種殺意,對葉尋來說卻是不痛不癢。這張管導的輩分雖不低,但實際的修為也是不過堪堪大元師境界,不然何以活了這把歲數,卻還只是個看守書閣的管理員。

 

只要張管導敢對他出手,就憑葉尋前世所累計的經驗,即便無法使用前世的修為實力,同樣有著一百種殺死對方的方法。

 

何況,這張管導如今有把柄攥在他手里,之后還有很多事情還有用到對方的地方。這樣的免費跑腿,葉尋不要白不要,先利用了再說。

 

葉尋微挑眉梢,淡淡說道:“看在張管導這么大年紀,知錯就改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這個道歉了。不過這《青虎拳》學來乏味,張管導還有其他什么適用的武技可以拿出來讓我一學的。“

 

說吧,葉尋將手中的《青虎拳》隨意一扔,不偏不倚的,正好扔在了張管導的腳前。和先前張管導坐在靠椅上,將那本《蘊氣術》扔在葉尋面前簡直原封不動的回了回去。

 

所有學員看著葉尋這一舉動,皆是不由的屏住了呼吸:這家伙是不要命了吧。

 

氣氛頓時有些凝重起來。

 

看著腳底下的那本《青虎拳》,張管導只感覺額頭的青筋直跳,因為氣憤而隱在寬大衣袍底下哆嗦的身體,只怕下一秒抑制不住把葉尋一掌拍死。

 

但是想到先前葉尋一眼看穿他修煉禁術,體內的問題,心中不禁又對抱有一絲隱隱的忌憚。

 

深深吸了口氣,張管導臉上露出一絲的笑意:“呵呵,這是自然。這《青虎拳》對葉同學這樣的天才來講,確實太過兒戲。這樣吧,我看這套《青虎拳》的完整版《罡虎拳》到是很適合葉同學。”

 

“既然如此,那就勞煩張管導送到我面前來了。至于這《青虎拳》,張管導是否要收好了。畢竟其他同學也還是要學的,這樣影響到其他學員可不大好。”葉尋輕笑道,笑容中頗有幾分惡魔的味道。

 

聽到葉尋的話,張管導哪里理會不了話中的意思,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艱難的扯出難看的笑容,干笑道:“是啊?;故且堆巴魘呂戇?,很懂的為其他學員著想哈。”

 

說吧,張管導只能是忍著心中的恥辱和憤怒殺意,彎腰將那本《青虎拳》拾起,然后還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將它歸于遠處。

 

所有人一時間對張管導這三百六十度的轉變驚的目瞪口呆,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這《罡虎拳》是存放在書院武技閣二層樓的玄幻武技,非年段排名前十的學生或能力沒辦法達到的學生不能申請。即便是我也沒這個權利。需要經過學院高層領導審批后才能拿到,這其中可能需要五日的時間。”

 

張管導看著葉尋,下意識的抓著袖子往額頭抹了一把虛汗說道。

 

“那張管導就五日之后在來找我吧,到時候事情一并解決。”葉尋將雙手抱在了后腦勺,輕描淡寫的留了一句,旋即就準備轉身離開。

 

聽到葉尋這句話,張管導那張陰翳的老臉終于露出了一絲光明,眼底精光掠過,暗想:五日之后,待我得到了解決方案,就是你喪命之時。

 

“葉尋這壞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見張管導這啞巴吃黃連的憋屈表現,寧小梨迷人的黑瞳中泛起一絲驚異與好奇,心中沉吟道:

 

“前兩日見葉尋,他分明只有元者一階入門的修為,今日第一眼看他,這家伙修為不只是恢復到了元者三階,甚至還到了三階大圓滿之境,真讓人好奇呢!”

 

“小美女,改天我把你壓的兩千貢獻點連本帶利還你!”輕佻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寧小梨心頭猛然一驚,旋即只覺一股強悍霸道的氣息撲面而來。

 

身形在與寧小梨半寸間的地方止住,葉尋伸手在寧小梨那嬌俏玲瓏的小臉上掐了一把,直接邁出武技閣,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呀!”清脆的嬌呼驚醒了陷入呆滯中的眾人,只見寧小梨小臉粉紅,一面揉著被葉尋摸過的臉,一面跺腳道:“這個小混蛋,我這么一個小美人他竟然也下得了手掐。”

 

寧小梨嬌羞的小動作,直讓周圍男學員眼睛都直了,實在沒有人想到,女神寧小梨,竟會對葉尋顯露出如此迷人的一面!原本對葉尋的一絲情緒瞬間轉換為無窮無盡的妒恨。

 

干!葉尋竟敢寧女神的小臉!這還要不要人活了,葉尋這狡詐的廢物,竟如此大膽包天,要知道,靈牧學院中追求寧小梨的人排到帝都,能碰一碰她那白嫩的小臉,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

《混世圣尊》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