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姝醫女染風華》完整版在線閱讀(慕青蘇少瑾)小說

名姝醫女染風華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流觴來源:zzy

《名姝醫女染風華》小說完整版在線閱讀名姝醫女染風華慕青蘇少瑾是主角的小說免費閱讀:平民之女,不受家中待見,跟隨師父采藥卻跌落山崖,重生卻成為尚書的千金慕青,成為了里備受寵愛的嫡女。本事好事一樁,不過她性子卻與慕青相反,沒有大家閨秀之范,更是不通琴棋書畫,該如何才能迷惑世人之眼?...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名姝醫女染風華》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十三章 因果報應

馬慶楠被趕走,無處可去,馬家怕收留了馬慶楠會被牽連,都不敢給她開門,很是可憐。

而馬慶楠也是間接地害死了馬建風,更是不被馬家人待見。

慕青知道這個消息后,一言不發,自己始終相信因果報應。

事發后的一日,慕青帶著蓮香秋荷去集市,見集市上的胭脂等物真是珍貴,少說都是一兩銀子,慕青便有了自己的主意。

當日嫁到安王府時,林挽香將自己手下的商鋪的地契都轉交給了慕青,慕青也正愁著。

“走,我們去那邊看看。”

蓮香秋荷一路跟在慕青的身后,共去了五家商鋪,如今終于是最后一家了。

慕青大搖大擺的走進去,自己前世從未享受過如此感受,心中高興。

掌柜的見慕青進來,連忙讓小二過來招呼。

“這位小姐,不知要看些什么?”

慕青沒有理會小二,徑直拿著一盒看著很是精致的胭脂盒:“把這個包起來。”

掌柜的笑的很是奸詐:“小姐真是好眼光,這盒胭脂名叫‘美人煙’,顧名思義,很是適合小姐這樣的美人。”

“師父,這......”一旁的小二有些猶豫。

慕青看著小二:“怎么了?”

“這胭脂無人問津,可不好知用著到底如何,不如小姐再看看別的?”

“你這小子!”掌柜的聽小二這樣說,馬上動了手,又一臉諂媚的給慕青解釋:“小姐不要聽他胡說,他是店里剛來的小二,根本不懂。”

小二聽后很是委屈的低下頭。

慕青沒有繼續追問,將胭脂打開聞了聞,竟然已經有了些霉味。

“去,將這些年的賬本都拿過來。”

掌柜的臉色立馬變了:“你是誰,有什么資格翻看咱們店的賬本?”

“對啊,就是咱們店。”慕青一臉無邪的看著掌柜,并將地契拿了出來。

掌柜的認真的看了地契,跪在地上認罪:“小的有眼無珠,沒能認出是小姐,小姐莫要怪罪,不過,這林夫人......”

“這些商鋪本就是娘的嫁妝,前些年倒是落入了馬慶楠的手中,也讓你們這些蛔蟲可以從中牟利,這胭脂都已經發霉了,卻要欺騙著賣出去,真是荒謬。”

翻了翻賬本,幸好自己最是會看賬本,一眼便看出了這其中的不對勁。

慕青要將這事鬧去官府,掌柜的哪里敢,一五一十的把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自從馬慶楠進了尚書府,知曉林挽香名下有幾間鋪子,心中貪念,趁著林挽香身子不好便占為己有,若不是今日慕青出來察看,還不知會被欺瞞到什么時候。

“若是不上官府也可以,我要你親自寫下證書,將這些年馬慶楠暗中收斂的錢財都找回來。”

到了這個時候,掌柜的哪里還敢講條件,慌忙的答應下來后灰溜溜的走了。

慕青看著剛剛誠實的小二,答應讓他做掌柜的,小二感激涕零。

“蓮香秋荷,之后我們找由子回復一趟,這些商鋪還是需要交由娘來打理。”

“王妃這是為何?”

“如今我的身份是安王妃,若是被有心人知曉我在經手京城的商鋪,定會做別的手腳,讓皇上誤會安王爺收斂錢財,有不軌之心。”

慕青分析的頭頭是道,而如今林挽香的身子見好,自己本就不似原主那般機靈伶俐,怕到時候也會管理不好。

秋荷和蓮香明白過來,點點頭。

剛好如今安王府有上好的原料,人手眾多,倒是可以省下一部分的成本。

走訪了幾家商鋪,結果都是如此,但慕青早已猜到了這一點,到是不感到驚異,遠處的秋暮見此,一陣風似的便消失了。

到府上將這事告知給了蘇少瑾,連一些細節都被講了出來,這些俏皮之事被秋暮這樣如此嚴肅的口吻講了出來,更是好笑。

蘇少瑾只是大笑,并不多言。

“主子當真不管著?”

“這有什么?王妃聰明,定會將這事做好,本王又何必干涉?”

秋暮看著眼前的主子,竟有一瞬間感到很是陌生:“是。”

而慕青剛要回來尋借口回尚書府,便看到秋暮來說蘇少瑾曾丟過一樣過東西在尚書府,想讓慕青幫著回去尋回來。

慕青心中高興,沒有多想答應下來,帶著蓮香秋荷回到了府中。

而丟失的東西,自然是沒有的。

慕青給林挽香說明后,林挽香先是一陣唏噓,而后又很是欣慰。

“青兒,你當真已經長大了。”

“娘,馬慶楠這些年不知從中收獲了多少錢財,也不知會藏在哪里。”

“青兒,這馬慶楠為何招攬錢財,最大的可能還是因為慕寧。”

慕青看著林挽香,明白過來。

下人們尋了很久也沒有找到蘇少瑾所說的東西,慕青心中感到奇怪:“莫不是丟在何處尋不著了?”

見著實在尋不到,慕青便回到了安王府。

給蘇少瑾說明了結果,蘇少瑾一絲不感到詫異,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若是無事,臣妾先退下了。”

“等等。”

蘇少瑾站起身,將之前李向送來的禮物拿出來。

“王爺,這是......”

“這是本王尋來的東西,你看看喜不喜歡。”

站在一旁的秋暮看著這邊,暗中癟癟嘴,自家王爺如今為何如此腹黑了?

慕青將盒子打開,見里面的東西精致的很,笑了出來:“謝王爺,臣妾很是喜歡。”

蘇少瑾看著慕青的笑,有些出神。

“王爺、王爺。”

“沒事了,你先回去吧,本王晚點再過來看你。”

“是。”

慕青滿心歡喜的將東西拿在手上出去了。

等到慕青出去后,秋暮才站了過來:“主子,這東西不是李大人送來的嗎?”

“既然東西在本王手中,本王說是誰送的,就是誰送的。”

秋暮震驚,卻是不言。

而慕青回到房中,很是舒坦,這些年馬慶楠母子欠自己和林挽香的,終是都要還回來了。

蓮香秋荷伺候著慕青沐浴,不禁提到了過幾日的花燈節。

慕青之前從未去過,心中很是向往。

第十四章 花燈節落水

慕青坐在桌前梳妝,等著蘇少瑾過來。

如今自己和蘇少瑾也算是一同經歷過大事的人了,理應要親近一些。

“王妃,過幾日便是花燈節,按理說這一日,府上所有的丫鬟都要去看看。”

“這是自然。”

慕青心中高興,自己也很是期待,上一世自己從未有機會去過花燈節,只聽說這花燈節很是熱鬧。

剛梳妝完,蘇少瑾便過來了。

慕青心里還是有一絲絲的小緊張,看著面前的蘇少瑾,有些臉紅。

今日回府,林挽香又提及了子嗣的事,如今慕青嫁過來也有些時日了,可卻一直不得有孕,林挽香也很是心憂,但慕青自己倒是沒有多大的煩惱。

蘇少瑾照例給自己脫衣,卻被慕青攔著:“王爺,臣妾是王爺的妻子,理應照顧王爺。”

慕青的手顫顫巍巍的伸到蘇少瑾的胸口,第一次覺得這盤扣真是麻煩。

蘇少瑾看著慕青不知如何自處的臉,心中偷笑,等慕青將衣服脫下,大手一把將她抱在了自己的懷里。

“王爺這是做什么?”

“等著你伺候。”

蘇少瑾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慕青更是有些不知所措,連忙將蘇少瑾推開。

“夜深了,王爺早些歇著吧。”

說完,慕青灰溜溜的爬上床,轉頭不看蘇少瑾。

蘇少瑾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慕青,自己上了床。

到了第二日,慕青閑來無事便會教府上的丫鬟制香和胭脂,一來是打發時間,二來也是因為商鋪的事。

丫鬟們手巧,不出多久便也做的有模有樣。

到了花燈節這日,慕青不知做了多少花燈,可沒一個是入的了眼的,心里也不免急躁了些。

“王妃,不如奴婢來吧。”

蓮香知曉慕青從未做過花燈,卻也沒想到會這樣,是在看不過去,不禁說到。

慕青搖搖頭:“這花燈定是要女子親手所做的才可以。”

秋荷站在一旁,看著這些花燈,也是發愁。

正巧這會兒蘇少瑾過來,瞧見這一幕。

“發生何事了,竟惹得王妃如此不喜。”

“王爺也是來取笑臣妾的?”

蘇少瑾坐在一旁,看著這些奇形怪狀的花燈,不禁笑出了聲。

“王爺......”慕青嬌嗔的看著蘇少瑾。

蓮香秋荷見此,默默退了下去。

蘇少瑾將東西拿在了自己這邊,著手做起來。

慕青坐在一旁,細細看著,見這些難以控制竹條在蘇少瑾手中像是聽話了不少,不出多久便成了一朵荷花的形狀。

“夫妻一體,這花燈是我做的,便只當是王妃你做的了。”

“謝王爺。”

慕青心中開始有些奇怪的情愫,為何自己此時會感到有些緊張。

蘇少瑾沒有在這里多待,回到了書房。

慕青便是奇怪,蘇少瑾明明有意遠離朝政,卻又常常將自己關在書房中研究者朝政之事,很是奇怪。

到了晚上,丫鬟們都一一的出去,慕青也帶著秋荷蓮香出去。

見外面圍著滿滿的人,慕青很是激動。

三人先是去放了花燈,而后便開始玩樂。

慕青第一次玩的如此開心,跟在身后的秋荷蓮香也是一同高興。

今日慕青著一身男裝,還真像哪家俏麗的小公子。

走到橋上,見有一處猜燈謎的地方,慕青來了興致,趕忙過去。

奈何橋上人多,秋荷蓮香和慕青走散。

慕青站在這邊,正要要輪到自己時,橋上突然有人大喊一聲“抓賊”,人員暴動,也不知是誰趁著慌亂,退了慕青一把。

慕青被推入了河中,大聲呼救,而秋荷蓮香自與慕青走散,加上橋上暴動,連忙跑回府中找蘇少瑾。

蘇少瑾本還在李向商量事,聽說了這個消息,連忙往那邊趕去。

李向搖搖頭,緊跟在身后。

正巧趕上慕青落水,慕青在水中撲騰的許久,都未等到人來救自己,心生絕望,不盡暈了過去。

而蘇少瑾看到了在水中的慕青,也不管其他,直接跳入了水中將她救起。

秋荷蓮香跪在一邊,蘇少瑾一直親自守在床邊。

慕青再醒來時,只覺得頭腦混脹,全身無力。

“王爺。”

蘇少瑾立馬清醒過來:“你醒了。”

只是短短三個字,卻是充滿了關心。

秋荷蓮香見慕青終于是醒了過來,心中的大石頭也終于落了下來。

蘇少瑾握著慕青的手,連忙吩咐下去端了吃食上來,慕青已經八個時辰沒有進食,也難怪會覺著渾身無力。

“如今你醒了便好了。”

“王妃,自你被王爺救回來后,王爺便一直守在旁邊,也是八個時辰都未合眼了。”

秋荷說著,又是一陣自責。

慕青看著蘇少瑾眼睛通紅,不免心疼:“王爺,如今我醒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秋荷蓮香吧,也請王爺定莫要怪罪她們二人。”

蘇少瑾點頭,起身出去。

慕青一直想著剛剛秋荷說的話,原來自己是被蘇少瑾救起來的。

“王妃,都是奴婢們不好。”

“不要胡說,花燈節本就人多,若不是你們及時回來叫了王爺,我這會兒都......”

“王妃快莫要說這些喪氣的話了。”蓮香端了一碗粥過來,伺候著慕青喝下。

慕青這才感覺身體舒緩了許多。

蘇少瑾這次很是著急,命令讓秋暮暗中去查,自己倒是不信,慕青是真的不小心落了水,這橋上人多,為何又偏偏只有慕青落水?

而慕青也是這樣想,自己感覺到慌亂之中有人推了自己一把,會是誰呢?

慕青在府上養著,醒來的第二日,蘇馨兒便出宮過來了。

皇帝因為蘇馨兒的事,狠狠責罰了蘇子怡,導致蘇子怡更是一心想要討好自己這個九妹妹。

蘇馨兒入府,府上的下人都不敢怠慢,連忙引著去了慕青的房中。

“七嫂,你身子可好些了?”

慕青正在喝藥,聽見蘇馨兒的聲音,本是想要起身行禮。

“既是叫你一聲七嫂,你又何必與我客氣?”

慕青和蘇馨兒同歲,倒也種緣分。

“公主怎么過來了?”

“我聽說你落了水,心中擔心的緊,可偏偏七哥嫌我鬧騰,只等你醒來才愿意讓我過來。”

說著,蘇馨兒便有些委屈。

第十五章 慕青被綁架

慕青很是了解蘇少瑾的性子,沒想到蘇少瑾對自己倒是上心。

“勞公主關心,我一切都好。”

“七嫂,這次真的是你不小心落了水?”

蘇馨兒顯然也是覺著這事蹊蹺的很,為何往年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而今年慕青又恰好落了水。

慕青不愿蘇馨兒擔心,只是點頭:“都怪我自己不小心,讓你們擔心了。”

“七嫂無事便好。”

蘇馨兒一向愛跟著蘇少瑾,自己之前聽說了蘇少瑾要娶妻,還鬧了一通,如今看慕青與自己談得來,心中高興,也愿意與慕青交好。

蘇馨兒又陪著慕青說了些話,之后才念念不舍的回到了皇宮去。

到了晚上,蘇少瑾早早的便過來了。

“王妃身子可好些了?”

秋荷點頭:“王爺,王妃當日受了寒,如今喝了藥,已經無大礙了。”

“你們都先退下吧。”

“是。”

秋荷蓮香一同退下,房中只剩下蘇少瑾和慕青二人。

“謝王爺救命之恩。”

話還未說完,蘇少瑾的薄唇便親了上去。

慕青身子本就無力,這樣一來,更是癱在了蘇少瑾的懷中。

“答應我,以后定要多加小心,好好陪在本王身邊。”

“王爺今日是怎么了。”

“不要多問,答應我。”

慕青看著蘇少瑾的反常,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

一夜過去,慕青的身子倒是真的差不多痊愈,蘇少瑾也準了林挽香她們來探望。

回到書房,秋暮不知不覺的來到了蘇少瑾的身邊。

“可查到了?”

“主子,花燈節那天瑞王府的那位也去了,王妃落水時,她也剛好就在不遠處。”

蘇少瑾捏著手中的被子,“啪”的一聲碎成了一塊。

“這事,便交由你做了。”

“是,主子。”

蘇少瑾的眼神寫著不滿,心中更是生氣,若不是自己及時趕到,自己都不敢去想這后果。

而林挽香和張雪柔帶了許多補身子的來探望慕青,慕青本就身子好全了,如今也剛好可以陪著林挽香和張雪柔說說話。

幾日過去,慕青便聽說了,慕寧一夜瘋癲,舌頭被割了,還被挑了手筋腳筋,再說不出話來,也再不能行走。

慕青知道這事的時候,正在品茶,卻并沒有多大的反應,看來蘇少瑾倒是與自己想到了一起。

而蘇少瑾經過這事,決心回歸朝堂上,一日暗自進宮面見皇帝,皇帝自然高興。

蘇少瑾回歸朝堂,一半歡喜一半憂,可蘇子怡剛開始卻并未將蘇少瑾放在眼里,居高自傲。

一日皇帝將幾個兒子叫來,一同商議治水一事,蘇子怡說出了自己的對策,皇帝沒有否認也不曾點頭。

輪到蘇少瑾時,蘇少瑾思慮一會兒:“父皇,南方水患,而北方干旱連連,不如挖河道將水引至北方,豈不是兩全其美?”

皇帝點點頭:“這事在先前也是有過先例,不過引水困難。”

蘇子怡輕蔑一笑:“父皇,七弟常年不進朝堂,如今會說出這樣異想天開的事,也實屬正常。”

說完,眾皇子都是一陣笑。

皇帝表情嚴肅:“你是在說先輩們荒謬?”

蘇子怡臉色一變,跪在地上:“父皇,兒臣不敢。”

皇帝不理會,看著蘇少瑾:“若是朕派你去治水,你可有把握?”

“兒臣定不負父皇的囑托。”

皇帝點頭,擬了圣旨,派蘇少瑾親自帶領治水。

蘇子怡眾人卻是等著要看蘇少瑾的笑話,不屑一顧。

蘇少瑾回府打點,又囑咐著慕青,這次前去還特意將秋暮留在了府中,怕別人趁著自己不在府中對慕青下手。

秋暮本是想跟著蘇少瑾,可蘇少瑾堅持要秋暮留下來護著慕青的安危。

慕青還不知秋暮武功高強,只當是常常跟在蘇少瑾身邊的一個小小侍衛,可蘇少瑾這一趟出去,少說也要三月,若是再久一些,一年兩年也是說不準的。

可慕青心里明白,蘇少瑾就是想借著這次治水的事,來贏得皇帝的信任。

蘇少瑾剛走一月,一日夜里,慕青睡得正熟,卻聽見房中窸窸窣窣的聲音。

慕青突然驚醒,身上的汗毛根根立起,仔細聽著房中的聲音。

一個黑衣人突然閃到了床邊,慕青感到有一把刀靠在自己的頸邊。

“不要喊,小心你的命。”

說著,刺客又將刀刺進了兩厘米,慕青聞到了血腥味,心里更是緊張。

“你要做什么?”

“跟著我走,不要有動靜。”

慕青點頭答應下來。

刺客一直用刀頂著慕青的脖子,慕青不敢輕舉妄動,心里想著如何求助。

顯然,刺客對安王府一點不熟悉,慕青跟著刺客走到了府外,之后便被打暈過去。

第二日大早,秋荷蓮香見慕青還沒有動靜,心中擔心,直接進來,卻沒有看見慕青的身影。

秋暮聞言,連忙趕來。

“都先別急。”秋暮仔細看著地上,瞧見一行白色的粉末一直延伸到了府外,跟著走了過去。

秋荷蓮香不能做什么,只能在府中等著。

秋暮沿著白色的粉末,一直走到了外面,瞧見到了這里粉末就沒有了,猜想刺客是出了府才將慕青打暈過去。

昨夜剛好下了雨,秋暮觀察著路邊的泥濘,見有一深一淺的腳印。

慕青昏昏沉沉的被帶到了一個小屋中,兩個大漢輪流看守,倒是沒有傷害自己。

“大哥,不知我是哪里得罪了你們?”

一個大漢輕笑一聲:“我們只是拿人錢財,幫人辦事,王妃該想想今日是不是得罪了誰?”

“錢財?那若是我給你們兩倍錢財,你們可愿意放我走?”

兩個大漢聽了這話,對視一笑:“王妃這是將我們兄弟二人置于何地,若是這點信義都做不到,日后誰還敢花錢雇我們兄弟倆?”

慕青不言,細細想著,會是誰呢?

而秋暮找了許久才找到了這里,見果然又一個竹屋,又怕會有陷阱,在屋外觀察了好一會兒。

慕青一直與兩個大漢周旋,想從中套些信息,也是為自己爭取些時間,讓秋暮帶著人來救自己。

《名姝醫女染風華》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