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落跑新娘》(溫暖冷寒)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

總裁的落跑新娘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殤若來源:SPY

《總裁的落跑新娘》是作者殤若寫的一本很好看的小說,總裁的落跑新娘(溫暖冷寒)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她,富家千金;他,豪門總裁。她是他弟弟的準新娘,卻在婚禮上倉皇而逃。她未曾想到,他竟然默默的愛了她十五年!可她表姐的出現,打破了一切的美好……失憶后的他,竟然忘記了她……只記得她的表姐。她憤怒、悲傷,直到痛苦??傻彼渦押?,依舊記得她當初甜甜的笑臉,注定了他們是滿滿的幸福!"...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總裁的落跑新娘》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一章 逃婚

  在錦禮舉行婚禮,溫暖香肩半露,胸前一顆色澤純正的祖母綠寶石散發著幽幽的光暈,長長的同色寶石耳墜隨著輕移的蓮步緩緩而動,更將肌膚襯得猶如凝脂一般?;⌒斡琶賴哪ㄐ馗孟搜憑蛔∫晃?,高綰地黑色發髻與勝似白雪的禮服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線。長裙下擺處細細的褶皺隨著來人的腳步輕輕波動,在暈黃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來的仙子。

  “夫妻交換戒指!”

  秦天在眾人熱烈的掌聲和歡呼之下,拿起那枚專門訂制的歐尼鉆戒,6克拉的鉆戒熠熠生輝,耀眼奪目,溫暖突然抽出了被秦天輕輕握著的手。

  “對不起。”溫暖的聲音小的幾乎只有她自己才能聽見。

  “新娘逃婚啦!新娘逃婚啦!”

  正在玩弄酒杯的冷寒輕微的抬起頭,望著溫暖一路惦著婚紗的裙擺,倉皇而逃。

  “這溫家二小姐是怎么回事兒?怎么突然逃婚了!”

  “是啊,溫家和秦家可都是名門望族,兩家結親,皆大歡喜,怎么會搞成這樣???”

  “你看秦家二少爺傻傻的愣在那兒干嘛呀?快去追呀!”

  “完了完了,這下秦家都丟大臉嘞。”

  在最神圣最安靜的時刻,喧聲大作,宛如街邊嘈雜的鬧市。

  當秦天追出去的時候,溫暖早已不見蹤影,她蹲在公園外的柵欄邊,淚如雨下,號啕大哭。

  路過的人都納悶不解,這個新娘傷心成這樣,該不會是新郎逃婚了吧!

  誰也不會知道,悲痛失聲的溫暖才是落跑新娘!

  溫暖哭累了便走進公園坐在草地上,盛夏,綠綠的草坪坐上去很涼爽,溫暖不知道,此時她潔白無瑕的婚紗已經被染上淡淡的青綠色。

  這是她愛不釋手的婚紗,是法國頂級婚紗禮服設計師Suzanne-Ermann設計的,曲線曼妙的褟紋風格,輕盈飄逸、與眾不同。

  這是她情有獨鐘的教堂婚禮,第一次隨哥哥來參加婚禮,她就迷戀上了錦禮,它說:

  每顆愛情種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攜帶專屬基因,婚禮它應該是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這是她夢寐以求了15年的婚禮,小時候玩過家家的時候,誰是誰的新娘子,秦天就對天發誓:這輩子非溫暖不娶。她也跟著發誓,非秦天不嫁。

  從私定終身開始,溫暖便總是追著秦天屁股后面問道:“秦天,我們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呀?我想和你結婚了。”

  秦天總是不厭其煩的說道:“快了快了,我們就快長大了。”

  那時溫暖才上小學,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兒,心中便有了一個美麗的夢,和秦天牽手走過紅地毯,是她夢中的婚禮。

  溫暖萬萬沒有想到,做了15年的夢,竟然在今天瞬間破碎。

  她用雙手環抱著自己,雙肩不停的抖動。

  旁邊的草地上有一對新人在拍婚紗照,攝影師三番五次的糾正他們不夠深情、不夠投入的動作。

  溫暖一直看著他們飽含深情的雙眼,默默的注視著對方,你儂我儂,甜蜜的仿佛他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不禁雙眼浸滿了眼淚,是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有無數的男男女女步入婚姻的殿堂,每一對新人都很圓滿的等待著進入洞房,只有她,在戒指將要套上的瞬間,卻做起了一個落跑新娘。

  在那一頭,秦天跌手跌腳的走進父親的臥室,他不用抬頭,他都知道,那是一雙噴發著火花的雙眼。

  秦牧沉沉的聲音響起:“給我一個解釋。”

  秦天知道父親往往都是在最憤怒的時候,反而說出最平靜的話,接下來必定是晴天霹靂的唾沫星子鋪天蓋地般的卷來。

  “對于溫暖的逃婚!給我一個解釋!”

  一聲怒吼驚嚇了剛走進大廳的冷寒,父親犀利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邊,他也迷惑不解,溫暖和弟弟秦天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怎么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落荒而逃?

  整座大樓鴉雀無聲,秦天站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胸中憋著一口怨氣,溫暖為什么要這樣做?為什么?

  秦牧仍開始逼問,秦天的母親冷月不滿的質問道:“你搞錯了吧?逃婚的人是溫家二小姐,又不是秦天,你應該去質問她為什么逃婚!”

  “啪”的一聲重響,秦牧的五個手指印在冷月的臉上展現的毫不遺漏。

  “這兒輪到你說話了嗎?溫暖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她乖巧懂事,通情達理。她逃婚,那必定是秦天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不然她絕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逃婚。”

  秦牧的一言一句都深深的刺痛著秦天的心,他的心開始裂開一個巨大的傷口,溫暖,他疼愛了20年的溫暖,他從小就認定的新娘子,她口口聲聲說非他不嫁,可是為什么?

  秦天小聲的抽泣,“爸,我真的沒有做對不起暖暖的事,我現在心很痛很痛,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做,請你給我點時間,我會向她問清楚的,好嗎?”

  秦牧望著兒子浸滿淚花的眼眶,張了張嘴,又輕輕的微閉著,老臉都丟光了,但事已至此,只能看溫暖怎么說了。

  秦牧揚了揚手,秦天迅速的轉身離開,他的心劇痛無比。

  “秦天,我告訴你哦,以后等到我人老珠黃的時候,你要敢出軌,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我的暖暖美貌賽過沉魚落雁,如此傾國傾城,即使人老珠黃,也定是秀色可餐,小生寧死不出軌!”

  這個相同的對白都不知道上演了多少遍,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拋下他的暖暖,獨自翱翔,他也相信,這輩子,他不離不棄,她必生死相依。

  可是究竟是為了什么?暖暖卻突然逃跑了呢!

  他的心里突生一種恨意,他堂堂秦家二少爺,卻被溫家二小姐在婚禮上莫名的拋棄,這條頭條新聞一定會在明天早晨鋪滿全城的大街小巷,他以后還有什么臉面走進偌大的辦公區,對誰都可以呼風喚雨?!

  父親自溫暖很小的時候,就十分鐘愛她,把她當親生女兒一般對待,他這次一定不會輕易原諒我的,我的好日子就被我最愛的暖暖親手毀滅了!

  秦天呆若木雞般的移動著腳步,冷寒看著弟弟落寞的身影,嘴角卻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誰也不知道那抹難得一見的微笑是不是表示他在幸災樂禍?

  

第二章 匹配(一)

  溫暖提著婚紗的裙擺狼狽不堪的回到家,明明是怒放的盛夏,溫暖卻感覺到渾身上下都充斥著一股寒流。

  溫暖走過干凈的雨花石小道,“二小姐,您回來了,大少爺等您多時了。”

  溫暖抬頭,毫無表情,奶媽扶住她的肘臂。

  溫煦翹著二郎腿,剛沐浴完畢的他,從頭到腳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淡淡的香氣,他坐在客廳最顯眼的位置上,他要讓溫暖走進來的那一刻,就出現在他的視線里,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溫暖低著頭走到離溫煦有3米遠的位置,她神色緊張抬起頭,以為會看到哥哥抓狂的眼神,卻沒想到,他伸著手,“暖暖,來,坐到哥哥旁邊。”

  她唯唯諾諾的把手放在哥哥的手心里,他的手修長修長,因為練鋼琴練得關節手指有點不規則,關節處比較大。

  “暖暖,你看,那么不小心,把婚紗都弄上青綠色了,好扎眼。”

  “哥,對不起,讓你丟臉了。”

  “你說丟我什么臉了?”

  “在這個家,你就是一家之主,你既是哥哥,又是爹娘,我逃婚,就是給你丟臉了。”

  溫煦輕輕地用手指拂去妹妹眼角掛著的淚珠,就在她進來的前一秒,他還在想要怎么嚴厲教訓她呢!

  溫煦是溫暖的哥哥,他比她大5歲,這個家里,他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溫暖,溫暖的眼淚,從小到大他就無力抗拒。

  不管她要什么,不管他多么反對,只要她一落淚,他就舉手投降,誰讓她只有他一個依靠呢?誰讓他們從小就沒有父母呢?他是她哥哥,他不寵她,誰來寵?

  溫煦把溫暖摟在懷里,“哭吧,靠在哥的肩膀上,哭完以后,明天依然是陽光明媚的日子。”

  溫暖在哥哥的安撫下,又是一陣排山倒海的哭泣。

  “傻丫頭,不愿意結婚,可以跟哥說,取消就是,還要搞出聲勢浩大的逃婚!你當你是在演電視呢?”

  溫暖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哥,我也不知道我該怎么說。”

  “沒事兒,等你想好了再說給哥聽,現在累了吧,要不要吃點東西?”

  溫暖搖搖頭,她確實沒有一點胃口。

  “那就去洗澡,然后早點睡覺,乖。”

  溫暖洗好躺在床上,腦海里浮現出前天晚上的情景。

  溫暖和秦天吃飯晚飯,秦天按部就班的開車送溫暖回家,車上英文歌《愛的永恒》綿軟的回蕩在車內,秦天極有興趣的欣賞著這首音樂。

  溫暖突然抓著秦天的胳膊,“秦天,我今天不想回家了。”

  秦天側過頭來,“那你想去哪里?”

  “我們去賓館吧。”

  “???你想干什么?尋找新鮮?”

  “我想婚前試愛,表姐跟我說,婚前試一下很重要,婚姻幸不幸福百分之八十都在于某些方面不匹配。”

  “暖暖,這么多年來你可都堅持要等到新婚之夜,你確定你不后悔?”

  “不后悔,我們試試吧。”

  “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還有兩天你就是我的準新娘啦!”

  “走吧走吧,掉頭。”

  秦天偷偷一笑,飛快的掉頭,皇冠假日酒店,富麗堂皇的大廳,明亮的鏡子和一塵不染的地面都可以映照出溫暖那張神色緊張的小臉。

  她不是第一次跟秦天住酒店,但是今晚和以往都不同,以往的時候,不管是在熱火難耐的夏天,還是在渴望取暖的冬天,她和秦天都只是相互擁抱著過夜,什么也不發生。

  她總是仰著頭:“秦天,我最喜歡枕在你的手臂上了。”

  “我的小公主,你想怎么枕就怎么枕,隨用隨到。”

  她便會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被寵上了天的她哪曉得,在她熟睡之后,秦天在旁邊怎么也睡不著,身體內的火苗噌噌的往上躥。

  沒辦法,溫暖說過,最美好的東西當然要留到最美好的初夜。

  秦天愛溫暖勝過了愛自己,所以她才能平安無事的在他的懷里度過一個又一個使他難以煎熬的夜晚。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秦天出示身份證,辦手續,溫暖一直緊緊攥著他的手,手心開始不停的冒汗,她的心砰砰砰的直跳。

  她趕緊竄到秦天前面,跳進了房間,這是一間無比奢華的套房,他無論走到哪里,都會讓她享受最好的待遇。

  秦天是整座城市最有名的房地產秦氏集團秦董事的二公子,除了錢,還是錢。

  “秦天我先去洗澡,我剛出了好多汗。”她立馬鉆進了衛生間。

  溫暖在里面足足磨蹭了一個小時,嘩啦嘩啦的水聲刺著秦天的頭皮都開始發脹。

  當溫暖裹著浴巾出來的那一刻,秦天呆若木雞,溫暖宛如出水芙蓉,美麗的讓人窒息,讓人驚嘆,那樣的超凡脫俗,那樣的絕世離塵。

  “秦天,看夠了沒有啊,該你去洗澡啦。”

  溫暖見秦天沒反應,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不是第一次見溫暖洗澡,但是這一次,溫暖露在外面的冰肌玉骨怎么就那么令他銷魂。

  秦天突然猛地側過頭吻住溫暖的唇,他唇間帶著一抹淡淡的花香,從第一次溫暖就迷戀上了和秦天接吻,有大部分原因是秦天嘴里的花香氣,但溫暖迄今為止都不知道,那花香是什么?只覺得淡淡的像是梔子花。

  溫暖恍然大悟般的推開了秦天,因為他的手指已經輕輕的在她身上游走,馬上他就要解開她的浴巾了。

  “秦天聽話,先去洗澡。”

  他一溜煙的跑到浴室,嘩啦啦的流水頓時響起,溫暖輕輕的爬上床,她的心仍然在砰砰砰的猛跳,在浴室的一個小時,她的心又沒有平靜下來過,第一次,表姐說那是錐心刺骨般的痛,但她說,我不怕,我愛秦天,我愿意。

  溫暖躲進被窩里,其實并不冷,但是她不想裹個浴巾躺在床上,她怕秦天看見她顫抖的身體會不自覺的笑。

  溫暖裹緊了浴巾,浴室中的嘩啦啦水聲戛然而止。秦天走出來,心血澎拜。

  一片月光透過窗簾之間的一處縫隙鉆了進來,正好斜射在他們的床上。

  “秦天,把燈關了,還有!把窗簾拉嚴,不要讓月光照進來!”

  

第三章 匹配(二)

  秦天輕輕的撲哧一笑,“咦?我記得你不是害怕黑嗎?這是怎么了?”

  “你壞蛋!你明知故問,快點啦。”

  “這么熱的天,你還把被子裹那么緊?”

  “我不熱,睡覺。”

  秦天鉆進被窩里,溫暖的手很軟,抓了十幾年,什么時候都覺得很舒服,他把她的身體扳過來,他感覺到她呼出的氣息,有點熱,他把她緊緊的擁入懷中。溫暖的心咚咚咚的在秦天耳邊跳動,在黑夜中,他摸索著她的唇,輕輕的吻了上去,慢慢的變得急促了起來。

  秦天不斷的用手摩擦著她的后背,他最喜歡吻著她的耳垂,他們互相抱著對方的力氣越來越大,恨不得把對方揉碎在自己的身體里,秦天冰涼的手不斷的在溫暖的身上游走,溫暖感覺到一陣一陣的涼,不由的有點抽搐。

  溫暖一直都沒有感覺到身體的燥熱,每當秦天想要更深入的時候,溫暖就會突然很猛烈的制止,秦天以為她是害怕,他按捺不住身心的那團欲火,一次又一次的將她壓在身體之下,他們緊挨著毫無縫隙,溫暖只感覺到呼吸有點困難,她原本是打算今晚是要試愛的。

  直到秦天無力的停止手中的動作,他驚愕的說:“暖暖,你不會性冷淡吧?你好像沒有特別的欲望。”

  溫暖反駁:“你才性冷淡呢!”

  秦天這晚已經折騰了好幾個小時了,但溫暖的身體一直無聲的告訴他,她不想要。

  “暖暖,你不是說今晚我們婚前試愛的嗎?為什么一直在排斥呢?”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你洗澡的時候我還很激動,你親我的時候我還呼吸急促呢。”

  “那就是性冷淡。”

  溫暖沒有像剛才那樣反駁,一會兒他就睡過去了,溫暖卻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睜大著眼睛,她腦海里一直回想著表姐說的話:“婚前試愛很重要,如果性生活不能和諧,婚后必定爭分不斷。”

  “怎樣才是和諧???”

  “和諧就是他想要的時候,你滿足他,你想要的時候,他也能滿足你。而且,性能看出女人的愛,如果你對一個人,不管怎樣都排斥他進入你的身體,那有可能你就不愛他。”

  溫暖癡癡的想著,她很想和秦天擁有最幸福的一個夜晚,她激動、她害怕,當秦天的手指起初在她身上滑動的時候,她會感覺到一陣一陣的癢,心跳的很快很快,但到后面,她卻不想讓他進入她的身體了,她一次一次用手強烈的拿開他撫摸她的手。

  “難道真的是我性冷淡?那結婚我不能滿足他,他一定會到外面去偷腥。”

  “我怎么可能性冷淡呢?不可能。莫非是我心里不夠愛他?”

  溫暖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她和他從小一起長大,他們在一起了那么多年,他把她視為手中寶,呵護有加,他把她寵的無法無天。

  溫暖失眠了整整一夜,她一直呆呆的想:“這個婚,到底該不該結。”

  在黑色的六月,畢業生的心情如同盛夏的天氣一般燥熱,他們都在為工作而焦頭爛額,但溫暖和秦天依舊每天牽著手,在校園里招搖過市。

  溫家是全城有名的珠寶商行界的權威,年紀輕輕的溫煦是董事長,他是繼承他姥爺的家產,溫煦的母親是獨生女,姥爺去世后,所有財產都留給溫煦和溫暖。

  要說溫家是腰纏萬貫,那么秦家則是金礦如山。

  “哇,秦天,我好興奮呀,我們終于盼到了,快畢業了,畢業我們就結婚吧。”

  “畢業了,我的夢想就要實現啦!”

  “什么夢想?”

  “我這輩子的夢想就是娶溫暖為妻!”

  秦天抱起溫暖,開始旋轉,溫暖被轉的眩暈,但秦天舍不得把她放下來。這是他的公主,是他的全部。

  溫暖以為他們就會這樣相安無事的牽手走過那長長的紅地毯,那是他們夢中的婚禮。

  溫暖只知道在她走過紅地毯的時候,恐慌占據了她整個思想,她恐慌她的婚姻,她不知道那是因為她害怕婚后不和諧的性生活?

  還是她不夠愛他?

  溫暖關掉了手機,把自己躲進家里,她聽到秦天在院子里撕心裂肺的呼喊,“暖暖,讓我進來,我要見你!”

  溫暖一直不理不睬,她的表姐夏婉坐在她旁邊,雙手握著她的手,“暖暖,昨天你把整個在場的人都嚇傻了。”

  “哎,是我的錯,我讓溫家和秦家丟臉了。”

  “沒有,我和溫煦都沒有怪你,但是暖暖,這是為什么?”

  “你不是跟我說婚前試愛很重要嗎?”

  “???因為這個?出什么事了嗎?”

  夏婉看著溫暖的眼睛又被蒙上一層薄薄的水霧時,她便不再多問,她把她摟入懷中,心疼的輕拍著她的后背。

  夏婉對溫暖很好,從小把她視作親生妹妹,知道她無父無母,溫暖的父親是夏婉的舅舅,夏家的人對溫暖都充滿同情。

  溫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哭的如此傷心?明明被拋棄的人不是她。

  

《總裁的落跑新娘》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總裁的落跑新娘”相關文摘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