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姐)(小歐夏姐)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

夏姐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阿刀來源:zsy

(夏姐)主角(小歐夏姐)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夏姐是作者阿刀寫的一本都市生活熱門小說:勇敢的人
是那些含著眼淚
還在繼續奔跑的人…………...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夏姐》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4.道德敗壞

那個晚上,我就那么緊緊摟著她;當時我有些后悔,似乎不該提那些讓她傷心的事。

后來我想說些開心的,可是她卻不說話了;我支起胳膊,去看她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長長的睫毛上,還帶著未干的淚滴。

借著燈光,我呆呆地看著她,她的臉特別白,皮膚光滑細膩;微卷的長發壓在枕頭上,給人一種慵懶妖嬈的媚惑。

直到我胳膊有些發麻的時候,這才翻身躺回去,手卻不自覺地,對著她挺翹的屁股,偷偷摸了一下。

摸完以后,我其實蠻緊張的;如果明天去超市,我跟里面的員工說,我把老板屁股給摸了,不知道他們會是什么感想……

可我更在意的,卻是她的理想;她也會像其她港島女人一樣,為了建設自己的故鄉,獻出青春,甚至是生命嗎?

后來迷迷糊糊,我也睡了,直到第二天陽光照在臉上時,我才瞇著眼醒來。

起床以后,她已經不在了;我走出臥室,剛好看到她從外面回來,手里還拎了小米粥和包子。

“你睡醒了???!”她朝我盈盈一笑,提了提手里的早餐說,“去洗漱一下,過來吃早飯。”

我靠在臥室門旁,有些臉紅地低頭說:“哎,昨天晚上,你對我是認真的嗎?”

她露著潔白的牙齒,微微咬了下嘴唇說:“那要看你認不認真咯?!快去洗手吧,吃完飯我還要去公司。”

說完她去了餐廳,我心里卻跟吃了蜜一樣!這樣一來,惠子打胎的錢不僅解決了,而且還讓我,認識了這樣一個美麗的女人;望著窗外的陽光,我覺得生活,一下子又好起來了。

吃完飯出了門,她在小區門口打了車說:“咱們先去超市,我車昨晚停那兒了,回頭我再讓出租車送你回學校,這樣不耽誤你時間吧?”

“都行,聽你的。

”我抿著嘴,含情脈脈地看了她一眼,其實我也蠻想跟她多呆一會兒的。

上了車以后,她突然又說:“對了,你妹妹的事,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不用!我們自己能處理好。

”我趕緊看了眼司機,又看了看她,生怕她把惠子的事情說漏了。

她微微一笑,似乎明白我的意思,接著又說:“小歐,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會幫我嗎?”

我趕緊就說:“肯定會的!姐,咱們之間,用不著那么見外。”

聽我這樣說,她竟然微微松了口氣說:“那就好!”

其實當時,我并不知道她要我做那種事,而且她對我這么好,也全都是為了那件事。

到了超市門口,她剛下車,超市里的王姐就跑過來了;兩人見面后,有說有笑的聊了幾句;接著夏姐說:“小歐,你今晚還過來值班嗎?”

我朝她點了點頭,她立刻眨了眨睫毛說:“港西有家魚頭做的挺不錯的,晚上我過來接你,去吃好吃的!”

說完,她開心地離開了,我在車里伸著腦袋,有些依依不舍看著她;那時情竇初開的我,恨不得每時每刻都能跟她在一起;因為我已經,被她深深地迷住了。

“哎!人都走了,還看什么看?!”王姐站在外面,敲了一下我腦袋,接著臉色陰沉地說,“你下車,我有話要跟你說。”

“哦!”王姐是我的領班,平時也挺照顧我,所以我對她,還是蠻尊敬的。

下了車以后,王姐把我叫到了超市后面的停車??;當時她的臉色不大好,還跟做賊似得,左右看了看,這才朝我說:“你…你昨晚在夏總家里,都做什么了?”

我紅著臉,這種事情哪兒好意思說???!“沒…沒干什么,就是說了會兒話。”

“說話能說一夜?就沒干點別的?”王姐皺著眉,似乎也覺得我不會承認,就嘆了口氣說,“小歐,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個老實懂事的孩子,可不能犯糊涂??!”

“王姐,怎么了?”我滿臉疑惑地看著她。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她手插著腰,不太開心地說,“人家夏總結婚了,有老公!而且人家夫妻感情很好,夏總每周都讓我送避?孕套,給她老公用的!你說你,你是干什么的???”

當我聽到王姐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木了!因為之前,我是不知道這些的;咬著嘴唇,我臉火辣辣地說:“王姐,夏總沒跟我提這些。”

“你傻呀?!那丫頭就是鬼迷心竅,想圖個刺激,她當然不會跟你說這些!”王姐拿手點著我腦袋,滿臉火氣地說,“你想干嘛???你以為人家夏總,真的會看上你?說好聽點,你這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說難聽點,你這是破壞人家家庭,道德敗壞!”

我臉皮本來就薄,被王姐指著臉說這話,當時我差點哭了!她深吸一口氣,從口袋里掏出四百塊錢說:“這是你半個月的工資,拿著吧。”

我趕緊就說:“王姐,不是到月底才發工資嗎?”

“你還想等到月底???”她立刻瞪了我一眼,又把頭轉向一邊說,“我看夏總那丫頭,心里對你還是癢癢,你走吧,好好在學校里讀書,將來大學畢業了,又有文化,找個漂亮女人不難。”

王姐的這些話,差點把我傷死;本來我以為,妹妹的問題解決了,我還認識了夏姐那么漂亮的女人,生活會一下子變得好起來;結果卻沒想到,一份愛情,還沒捂熱乎,就被摔得稀碎,最后連工作也丟了……

但王姐說的沒錯,我不能為了自己的私欲,去破壞人家的家庭,這是很不道德的!含著眼淚,我從手里抽出三百塊錢說:“王姐,這是借您的三百,我走了。”

可王姐卻一把拽住我的手,有些心疼地看著我說:“你這孩子吧,挺努力的,性格也招人喜歡;這三百塊錢,你拿著,權當給你發獎金了。

”她把錢塞回我手里,最后張了張嘴說,“走吧,以后不要再跟她聯系了,人家有家庭,你們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5.懂事的妹妹

后來王姐走了,偌大的停車場里,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地上,望著天邊浮動的白云,眼淚就那么不受控制的往外流。

其實我和夏沫,只是認識了一個晚上而已;可不知為何,我的心卻是那么地痛,仿佛絞在了一起,無法呼吸。

或許她是我這一生中,第一個接過吻、摟著睡覺的女人吧?亦或許是她太過美好,卻不屬于我。

而一想到她有家庭,每周都要和她老公,用一整盒避?孕套的時候,那股鉆心的痛,就往骨頭里滲透……

那天在停車場,我一直坐到中午,腿都發麻了,心里的痛,卻沒有減緩半分;后來還是一個電話,把我從無限的憂愁中驚醒。

那是惠子的室友打來的,接起電話,她直接就說:“海歐,惠子她…她暈倒了!你在哪兒?”

聽到這話,我的腦袋仿佛被狠狠擊了一錘!惠子只是懷孕而已,怎么會暈倒呢?我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站起來,特慌張地說:“到底怎么回事?她現在在哪兒?”

那個女生說:“在宿舍里呢!中午下了課,我們剛回宿舍,就看到惠子躺在地上了!”說完,她語氣急切地催我說,“你直接去醫務室吧,我們先把惠子送過去!”

當時我都嚇壞了,掛掉電話,我直接跑到馬路對面,打車就往學校趕;那個時候,我什么都不再去想了,只期盼著,惠子那個傻丫頭,千萬不要有事!

從出租車上下來,我一路疾跑,當我沖進醫務室的時候,惠子已經醒了;當時她躺在窄小的病床上,手上還打著點滴。

我緩了兩口氣,走到惠子病床前,看著她的室友問:“沒什么大事吧?”

她室友搖頭一笑:“醫生說,惠子本來就貧血,加上天氣熱,又做了劇烈運動,所以才出現了暫時性暈厥;不過沒什么大事,掛瓶點滴就好了。”

“謝謝!”我很真誠地說了一句,又看著床上的惠子;這個傻丫頭,她躺在那里,眼淚汪汪地看著我說,“哥,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我伸出手,輕輕摸著她潔白額頭說:“我是你哥,跟我客氣什么???你先掛針,掛完了我帶你吃好吃的。”

聽我這樣說,惠子很懂事地點了點頭,側過臉頰,淚水卻沾濕了枕巾……

從醫務室出來,惠子的臉色沒有那么蒼白了;我拉著她的手,在路過學校小花園的時候,惠子突然說:“哥,你等我一下,我…我勒得慌!有點喘不過氣。”

說完,她直接鉆進了小花園里,我也趕緊跟進去,卻看到惠子已經掀起了衣服,她的肚子上,緊緊勒著一條床單。

“惠子,你瘋了?!你往肚子上,纏這東西干什么?!”我心疼地給她解下床單,白皙的肚皮都勒出了紅印。

惠子膽怯地看了我一眼,聲音細小地說:“我聽人家說,把肚子勒緊了,然后使勁在地上蹦,就能把孩子給弄下來;結果…自己卻暈了……”

聽到這話,我心里一痛,猛地把她抱進懷里說:“你傻??!傻妮子,以后不要這樣了,真的不要了!”我知道,但凡我們有錢做手術,惠子也不會用這么笨的方法……折磨自己。

“哥,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你為了我,為了掙錢,整天愁眉苦臉的。

”趴在我肩膀上,惠子小聲抽泣著。

我輕輕推開她,接著從兜里,掏出一大把錢說:“惠子,咱們有錢了,等你身體好一些,咱們就去做手術,去港城最好的醫院!”

惠子看到錢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她顫著嘴唇,有些慌張地看著我說:“哥,你哪兒來的這么多錢?”

我知道這丫頭擔心我,就立刻說:“放心吧,哥不會做違法的事;這些錢都是管朋友借的,以后可以慢慢還。”

惠子這才微微松了口氣,趕緊讓我把錢裝起來,就跟生怕被壞人看到似得;“哥,等把孩子拿掉后,我跟你一起出去掙錢,咱們一起還。”

“不行!”我立刻回絕她說,“以后你就老老實實呆在學校,哪兒也不許去;如果想出去,必須有我陪著。

”經歷了這么一遭,我真的特別不放心她;惠子長得清純,而且性格膽小懦弱,心眼兒也實;這樣的女孩,其實特別容易吃虧的。

見我臉色不好,惠子輕輕搖了下我胳膊,特清純地一笑說:“哥,我餓了,想吃飯。”

我愛惜地摸了摸她的長發,拉著她的手就說:“走,去吃大餐,給你補補身子!”

那天,我本來是要帶她下館子的,可走到學校外的飯店門口,惠子卻看了看旁邊的蘭州拉面說:“哥,我想吃拉面。”

我說你吃那個干什么?又沒有營養,身子貧血,就得多補補;可她卻搖著我胳膊,特別執拗地說:“我就想吃點清淡的,飯店做的菜油太大,不合胃口。”

其實我知道,她不是不喜歡下飯店,而是舍不得花錢。

進到拉面館里,我朝服務員說:“來兩個大碗的拉面!”

惠子趕緊就說:“我要小碗的,一大一小就行了!”

我猛地一拍桌子,幾乎如置氣般地喊:“兩個大碗,再加十塊錢的肉!”

惠子被我嚇了一跳,接著抓住我胳膊說:“哥你干嘛???我吃不了那么多,你還…還加肉……”

我含著眼淚,把頭轉向別處,卻久久都沒說一句話;惠子就是太懂事、太會過了,當初她出去做家教,晚上回來的時候,連兩塊錢的公交都舍不得坐;最后在路過學校西邊的工地時,被兩個民工給…給強暴了……

一想到這些,淚水就在眼眶里打轉;如果我這個哥哥,但凡有那么一丁點的能耐,我都不會讓惠子去做家教;可那時還是學生的我,卻真的沒什么本事。

拉面上來以后,惠子拿起筷子,幾乎習慣性地把自己碗里的肉,朝我碗里夾;她總說自己不愛吃肉,總說女孩子要減肥,胖了不好看。

其實她這話,應該跟她未來的男朋友講,而不應該對我這個哥哥說。

因為在哥哥眼里,妹妹吃得飽飽的,肚皮撐得圓滾滾的,那才是真正的美!

待她夾完肉以后,我直接把碗對調過來,自己夾著清湯面說:“不想惹哥哥生氣,就趕緊把肉都吃了!”說完,我又看向服務員說,“師傅,再拿兩瓶冰紅茶!”

那一刻,惠子呆呆地看著我,最后抿著嘴唇,夾起一片肉,放進了嘴里;但她臉上的淚,卻一滴一滴,流進了碗里……

 

6.流產

看著眼前漂亮又懂事的妹妹,我想一切都還不是太壞!到超市打工,我本來就是為了給惠子賺錢打胎;現在錢有了,我還有什么好傷心的呢?

至于那個漂亮的女人,就權當是一場美夢吧!雖然這個夢還沒做完,就被王姐給驚醒了,但至少我問心無愧,并沒有破壞別人的家庭。

吃過飯,和惠子約好明天去醫院后,我就直接回了宿舍;躺在床上,我腦袋暈乎乎的,可不知怎么,只要一閉上眼,腦海里就全是那個女人的影子;她的微笑、她富含磁性的聲音,她的長腿和胸前的波濤,就那么一遍遍浮現著。

我克制著自己不要去想她,人家可是大老板,手里又有超市、又有公司;我算什么呢?或許如王姐所說,人家只是想跟我玩玩兒而已,我這個傻逼,竟然還當真了……

淚水沾濕枕巾,我迷迷糊糊就睡了;后來是宿舍哥們大冰,把我搖醒說:“小歐,你電話一直響,趕緊接一下!”

說完他把電話塞給我,上面顯示的是陌生號碼;我接起來,還沒開口,她在那頭就說:“小壞蛋!你去哪兒了?不是說好今晚在超市的嗎?”

那是夏姐的聲音,甜甜的,帶著讓人難以抗拒的磁性!可那一刻,我卻抿著嘴,不知該怎樣開口;她畢竟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我借了錢,這是恩情!可面對道德的壓力,我又無法給她想要的。

最后我深吸一口氣說:“你是怎么知道我電話的?”

她立刻得意說:“呵,我可是你老板,知道你聯系方式,很難嗎?”說完,她又假裝生氣說,“我問你,不是約好今晚超市見的嗎?你…你怎么跑了?!”

手握著電話,我又何嘗不想跟她見面?只要一聽到她的聲音,我就覺得這個世界,充滿了無限的美好;只是她有家庭,我跟她玩兒不起。

“喂!你怎么不說話?”她似乎有些著急了。

我趕緊從床上爬下來,躲到廁所里說:“夏總,我妹妹明天準備手術,我今晚陪她,所以沒去超市。”

聽了我的解釋后,她微微松了口氣說:“哦,是這樣??!”說完,她沉默了一下,突然又說,“那我開車去你們學校吧,叫上你妹妹,咱們一起去吃魚頭怎么樣?你放心,我不跟你妹妹提那事。”

“我們已經吃過了,你…你不用管我們了。

”抿著嘴,我深吸一口氣說,“夏總,那4千塊錢,我會盡快還給您的。”

“你說什么話呢?真不愛聽!”聽我要還錢,她似乎真的生氣了;我不敢說話,她在那邊也沉默了許久,最后一笑說,“小歐,你們宿舍是多少號?”

我有些緊張地說:“你…你問這個干嘛???”

她卻毫不在意說:“哎喲,就是隨便問問嘛,快說,多少號?”

“18舍401.”對著電話,我直接瞎編了一個;因為我不想再見她了,不是不愛,而是怕見到后,愛得無法自拔,最后遍體鱗傷的,還是自己。

至于借她的錢,回頭我會通過王姐還給她的。

聽我報完宿舍號,她微微一笑說:“那行,你好好照顧你妹妹吧,這是我手機號,如果有什么處理不了的問題,就直接給我打電話。

”說到這里,她沉默了一下又說,“小歐,你是好樣的,你妹妹一定會沒事的!老天爺…都看得見。”

說完,她把電話掛了,我靠在廁所的窗前,想忍著不哭,淚水卻怎么也止不??!如果她是個風?騷的、浪蕩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會在意什么;可她卻偏偏那么心善,總是為我著想,替我妹妹擔心。

那時我甚至想,實在不行,就遂了她的心愿,管它什么道德廉恥,只要她開心就好!可一想到王姐的話,一想到萬一破壞了她的家庭,這種后果,是我們誰都承受不起的。

她來自港島,港島女人里,像她這種家庭事業美滿的女人,真的特別少;我玩兒不起,我也不希望她因為我,而出現什么變故。

我想就這樣吧,等明天惠子做完流產手術,我就和她徹底斷了聯系;或許某天,我們會再次相遇,但時過境遷后的我們,留給彼此的,也只能是一個善意的微笑吧。

第二天,我拋開一切煩惱,帶著惠子去了醫院;因為從小到大,我們都沒來過這么正規的醫院,乍一進去,又是掛號、又是繳費,我忙活了一個上午,才幫惠子做完體檢。

中簡單吃了些飯,下午我和惠子去了婦產科;當時在我們前面,排了幾個情侶,手術室里,不停地傳來一陣陣女人的哀嚎。

說是無痛人流,其實都是騙人的,從身體里往外掏肉,哪兒有不疼的?!

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我緊緊握著惠子的手;因為緊張,丫頭手心都出汗了!閉著眼,那時我真的特別痛恨,那些強暴惠子的兇手,想將他們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只是我沒有那個本事,惠子告訴我懷孕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多月以后了;即便報警,人也跑了,而且惠子不愿報警,她畢竟是個姑娘,很在意自己的名聲。

后來護士叫到了惠子的名字時,我渾身莫名地一緊;可惠子卻輕輕松開我的手說:“哥,沒事的,打掉孩子,就再也沒什么煩惱了……”

說完,惠子進去了,我站在門外,百感交集!雖然我不信鬼神,但那一刻,我卻是不停地祈禱著,老天能保佑惠子,少經受一些痛苦。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著,可惠子進去以后,整個手術室里,卻出奇的安靜!當時的情形,我真以為她出事了!因為別的女人進去,個個都鬼哭狼嚎的,可為何惠子,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正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兜里的電話就響了,是那個女人打來的;我本來是不想接的,可當時極度無助的我,還是接了。

電話通了以后,她第一時間就說:“小歐,你妹妹怎么樣了?做完了嗎?”

我含著眼淚,顫著嘴唇說:“進去了,可一點動靜都沒有,姐,我妹妹會出事嗎?”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