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是你真好》(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鳳棲溫嶠來的是你真好

來的是你真好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竹子不哭來源:zsy

來的是你真好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鳳棲溫嶠的最新小說由竹子不哭寫的,來的是你真好免費在線閱讀:我從小就是妹妹的替身,一直活在尚楚婉耀眼光環下的小透明!但當尚楚婉求我招惹她未婚夫之后,一切都開始變的不一樣了……...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來的是你真好》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一章:故意搞錯

洋城海邊別墅。

夜深人靜,我在黑暗中屏息觀察了好一會兒,確定身邊的男人的確睡熟了,然后像貓一樣從床上悄無聲息的爬起來。

房間里除了男人輕微的鼾聲就一點別的聲音都沒有了,我輕手輕腳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的往身上套。

渾身的骨頭像是被拆過重組一樣的酸痛,但現在我顧不得身體上的難受,只想盡快離開這個房間,就像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順利的穿好衣服來到門口,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氣,但我高興的還是太早了,手剛搭到門把手上,從身后突然傳來一道冷厲的聲音:“站住。”

我渾身一顫,他怎么醒了?

但站住是不可能的,我飛快的拉開門就往外面跑……

卻被門口的保鏢攔了回來。

房間燈光大亮,我很不適應的瞇起眼睛。

蘇溪宸向我走來,精壯的小麥色皮膚,八塊腹肌上被我剛才抓出的三道血痕格外顯眼。

“說,你是誰?” 看清我的容貌,他臉上的表情閃現一絲吃驚。

但吃驚馬上就變成盛怒,蘇溪宸的大手突然掐在我脖子上,瞳孔驟然一縮,渾身散發出凜冽的寒氣。

我一下子就感覺喘不上氣了。

“松手,我說不出話。

”我費力的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

兩只手拼命的掰他的手指,只是我用盡全身的力氣也掙脫不了絲毫。

漸漸的我眼球凸起,冷汗順著額頭不停的滴落,甚至我都能聽見骨頭被擠壓發出的“咔咔”聲。

我會死在這里嗎?

不,我不想死,我還年輕還沒有活夠,還有母親需要我的照顧呢。

就在我以為自己馬上就會被他掐死的時候,蘇溪宸突然松開我,厲聲道:“說。”

“咳咳……”

我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好不容易平穩了呼吸,我怒瞪蘇溪宸:“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瞪什么眼睛?我沒有追究你就不錯了,你一個大男人占完便宜還兇我?”

我低垂著頭,故意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我不能說實話,我媽媽性命還在她們手里攥著呢,我受制于人不得不投鼠忌器。

我今天能出現在這里,都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尚楚婉安排的。

我叫尚楚萱,面前的男人卻是我妹妹尚楚婉的未婚夫!

她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蘇家對兒媳婦的第一條標準就是純潔!

但尚楚婉卻早就沒有了這個資格——而我有。

于是我就成了我妹妹最佳的替身,替代她完成這次的“任務”。

我付出的代價是童貞,得到的報酬是足夠付母親手術費的錢。

我們同樣都是尚宇航的女兒,但我沒有尚家大小姐的名份,甚至洋城的上流社會很多人都不知道尚家還有我這么一個女兒存在。

因為我是我爹尚宇航的私生女,尚宇航和我媽快要結婚的時候,被他現在的夫人崔藝玲橫刀奪愛,我就成了私生女!

全洋城的人都知道我妹尚楚婉是尚家大小姐,洋城第一美女,名媛。

卻很少有人知道,她還有我這樣一個和她長的有九分相像,從小仰仗妹妹和繼母鼻息生活的姐姐。

尚楚婉說話總是溫溫柔柔的,仿若永遠都不會生氣的樣子。

于是我學著她的樣子,聲音,委委屈屈道:“阿宸,我是你未婚妻啊,你怎么連我都認不出來了?”

 

第二章:事情敗露

蘇溪宸沒有跟我廢話,大手重新掐上我的脖子:“最后一次機會。”

我把心一橫,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我要賭一把,賭他不會掐死我!

明天就是蘇溪宸和我妹尚楚婉訂婚的日子,請柬已經全部都散發下去了。

在這樣大喜的日子,他應該不會讓我死在他的房間里。

我贏了!

蘇溪宸松開手,撿起地上的衣服——又扔了回去。

剛才我在他的襯衫上留下了口紅印。

不一會兒,浴室里就傳出嘩嘩的水聲,我趁這這個機會趕緊從包里拿出電話,給我妹發出一條信息:任務完成,門口有保鏢,你老公在洗澡,快來。

這是我倆約定好的,事成后我悄悄離開房間到隔壁的房間,換尚楚婉過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完成一次對換!

不過計劃臨時有變,我們的計劃里面沒保鏢!

而現在計劃外的保鏢守在門口,我根本就出不去。

信息發出去我就不急了,現在最應該心急的不應該是我,應該是在門外同樣也做不到悄悄進來的尚楚婉。

“叮咚——”

短信提示音響,我打開電話看,尚楚婉回復:我不管,你馬上出來。

我被氣笑了,尚楚婉還是那副刁蠻任性的樣子。

你不管?好,你都不管我自然也不管。

出去就出去,誰怕誰?

反正鬧到不可收拾倒霉的人也不是我,但我都是按尚楚婉的要求做了,到時候我也有理由理直氣壯的要求我爹把我媽交給我。

我站起身剛往門口邁一步,信息提示音又響:你在房間里等著,馬上把這兩條信息刪除!

尚楚婉臨時改了主意,于是我又坐了回去。

這時候蘇溪宸從浴室出來,沒穿衣服光著腳,只在腰上圍了一條浴巾,烏黑的頭發還往下滴著水滴。

臉色依然很難看,鷹隼般的眸子緊緊盯著我,仿若這樣看著我就能看出答案似的!

我沒有躲避,反而對著他的目光迎上去,我把手臂纏上他的脖子,身體也像蛇一般纏上去:“不放我走,是不是不舍得?”

我媚眼如絲,頻頻放電,嘟起猩紅的嘴唇湊過去……

我滿以為他會將我推開,并且十分氣憤的給我趕出房間,結果沒有。

而是吻上了!

眼前驟然一張放大的臉,雖然英俊的讓人移不開眼,但這卻不是我設想的樣子。

我想逃,剛離開一點點,突然男人大手按住我的頭,蘇溪宸態度強硬的又和我吻到一起!

我不可置信的瞪圓了眼睛,全洋城誰不知道蘇溪宸有潔癖?

平時都是一臉的生人勿近!

現在竟然主動跟我索吻?還是在確定我不是他未婚妻的事情后?

我受寵若驚,拼命的掙扎,雙手使勁往外推他,試圖拉開彼此的距離。

開玩笑吶?

尚楚婉是讓我過來當替身的,現在任務完成我沒義務再陪他演戲,本姑娘賣身不賣藝!

“松開,你放開我。”

我含糊不清的抗拒,男人的臂彎卻如同鐵箍一樣結實,桎梏住我根本就動彈不得,情急下我尖銳的十指在他前胸后背上劃出一道道血痕!

蘇溪宸突然停下——外面傳來爭吵聲,好像是有人在門口和保鏢爭執。

須臾——“咣”。

房門被大力踹開,呼啦啦闖進來不少人!

 

第三章:倒打一耙

帶頭沖進來的人是記者,緊接著后面就是哭的梨花帶雨的尚楚婉,還跟著怒氣沖沖的崔藝玲。

怪不得不讓我出去呢,原來還有后招。

我心里冷笑,卻面露驚恐:“誰讓你們進來的,出去,出去。”

根本沒人搭理我,幾名肩扛攝像機,手拿麥克的記者進來馬上四處散開,拍照。

各處尋找最好的鏡頭,閃光燈不斷的閃爍,幾乎亮花我的眼!

我依偎著蘇溪宸,把頭埋在他懷里瑟瑟發抖……

蘇溪宸輕輕拍下我的背,大概算是安慰?

其實我不是害怕,而且根本控制不住滿臉的笑意,我想不到尚楚婉這樣蠢,居然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企圖蒙混過關!

全洋城的人都知道蘇溪宸最重視臉面,從來都沒有緋聞出現,現在她卻把記者叫來了。

雖然尚楚婉是為了自保,但最后誰倒霉還不一定呢。

“溪宸你……你怎么能這樣對我?”尚楚婉小聲的哭著,聲音溫柔中雜著傷悲。

我則粗暴的一把從蘇溪宸懷里被拖出去,崔藝玲手臂高高揚起就要扇我耳光:“尚楚萱,你還是人嗎?四處勾三搭四搶男人不算,現在還搶到你妹妹頭上來了?”

但她手臂高高揚起,卻久久都不落下,只是用手臂擋住別人的視線,用只有我們倆人能看見的目光對我使眼色。

我讀懂了,是讓我承認。

果然,這是把臟水都潑我頭上,讓我把全部的責任都背下來??!

我還沒說話,馬上就有幾支長短不一的麥克風就伸到我面前:“尚小姐,請問這是你第幾次橫刀獨愛了?”

“尚小姐,你父親聽說這件事住院了,現在氣的要跟你斷絕父女關系,你怎么看?”

“尚小姐,你處心積慮的搶人未婚夫,良心就沒有一丁點的不安嗎?”

“尚小姐……”

記者很明顯不懷好意,句句都給我下套,坐實我勾引的事實。

我不說話,看向蘇溪宸。

他的臉色陰沉的能滴下水來,冷冷的從嘴里吐出幾個字:“滾出去。”

“好嘞!”

我答應著就要往外面走,胳膊卻一把被蘇溪宸拽?。?ldquo;不是你,是說他們。”

他把我拽在身后,然后面對記者,目光如炬:“誰讓你們來的?”蘇溪宸聲音不大,卻讓記者們包括那對母女都嚇的噤若寒蟬。

蘇家掌握著全國的主要媒體,現在記者見蘇溪宸擋在我面前,為我說話,也不能不考慮到這來是對還是錯了……

沒人說話,大家都面面相窺,甚至有人已經悄悄往門口撤了!

崔藝玲見事不好,馬上站出來訕訕的還帶著討好:“溪宸,今天的事情阿姨知道不能怪你,都是那個死丫頭……”

蘇溪宸寒冽的目光讓這女人住了嘴。

蘇溪宸大手揪住一名男記者的脖領往上提:“我再說最后一遍,誰讓你們來的?”沒看他用什么力氣,那個男人雙腳已經離了地:“是尚,尚夫人讓我們過來的。”

“胡說,我沒有!”

崔藝玲大為光火,沖上來就要發飆,卻被記者們團團圍?。?ldquo;明明是你給我們打的電話,怎么現在要不認賬了???”

“你這老女人太可惡了,讓我們來的時候只說捉奸卻不說捉誰的奸,老子要是因為你丟了飯碗,就跟你沒完……”

……

記者們臨時倒戈,都對著崔藝玲發難。

“溪宸,你快去幫幫忙,她可是我媽,你岳母??!”

尚楚婉淚眼婆娑,楚楚可憐的抓住蘇溪宸的胳膊,焦急的懇求道。

蘇溪宸戲謔:“哦?現在需要我幫忙了,但他們不是你們找來的嗎?”

“不是的,溪宸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

尚楚婉說是解釋,卻避重就輕開始打感情牌:“溪宸,從我見你第一面開始我就愛上你了,認定你今生是我一輩子的愛人……”

記者見蘇溪宸被纏住,也不和崔藝玲對峙了,一個個的都悄悄的溜走了。

我也想趁機溜走,然而剛邁出一步,卻被蘇溪宸一把拉住。

他拉著我的手帶到尚楚婉面前,指著我對她道:“這個女人是誰?明明是你跟我回到房間,然后從浴室出來的人卻換成她,你不覺得需要跟我解釋一下嗎?”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