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若離寫的小說恰逢明媚時(戀你正當時明媚)完整版在線閱讀

恰逢明媚時(戀你正當時明媚)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溫若離來源:zzy

溫若離小說恰逢明媚時(戀你正當時明媚)免費在線閱讀,主角是明媚云琛的故事,恰逢明媚時(戀你正當時明媚)精彩試讀:姐姐婚禮前夕,明媚和姐夫一起賞了一出姐姐的出軌大戲。姐夫卻一臉冷漠的將目光看向她:帶這女人去我房間。納尼?封口?肉償?憑什么姐姐甩的鍋,要她來背?她又不是專業背鍋俠!面對男人的強勢,明媚欲哭無淚。...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恰逢明媚時(戀你正當時明媚)》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0章 他有沒有碰你

明媚連忙一把抓住胸前大敞的衣服,滿臉失望的看著眼前這個愛了五年的男人:“你干什么歐亞,瘋了嗎?”

“我是瘋了,被云琛逼瘋了,他昨晚有沒有碰過你?我都還沒碰你,他憑什么?”

歐亞猩紅著雙眸,突然一把拉住明媚的胳膊,強行親吻起她來。

“你夠了,我和云琛什么都沒有發生!”望著眼前這個陌生至極的男人,明媚連忙掙扎了起來。

可她力氣太小了,歐亞身強體壯,很快就占了上風。

他就那樣在大庭廣眾之下,一邊憤怒的咆哮,一邊侵犯著明媚,在她的臉上胡亂的親吻著。

明媚只感覺到分外羞恥,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這樣,這還是她喜歡的歐亞哥哥嗎?那個發誓,只要她不愿意,就絕對不會強迫她的歐亞哥哥?

而就在兩人互相糾纏的時候,馬路旁,突然快速的停下了一輛黑色的汽車。

“歐亞少爺,云少爺想見你和明媚,跟我們走一趟吧!”從車上走下來的正是云琛的私人保鏢江晟。

歐亞聽到江晟的聲音,不覺一愣,旋即松開手里的明媚。

“干什么?”他不悅的瞪著江晟問道。

江晟意味深長的看了明媚一眼,耐心重復道:“請你跟我走一趟,大少爺要見你。”

歐亞正在生云琛的氣,不覺咬牙說道:“他想見我,就讓他自己過來,我沒功夫搭理他。”

說罷,他拉了明媚的胳膊,轉身便要離開。

“歐少爺,對不起了!”江晟眼底閃過一抹寒光,話音一落,已然一拳打在了歐亞的頭上。

江晟是特種兵出身,這一拳下去,歐亞頓時覺得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明媚小姐,也請你跟我一起上車。”讓屬下將暈過去的歐亞塞進車內后,江晟轉身請明媚上車。

明媚驚恐的望著江晟,知道沒有逃跑的可能,只好乖乖的跟著他上了車。

很快,車子就開回了云頂別墅。

歐亞被人拖著扔在了云頂別墅的地板上時,仍舊處于昏迷狀態,明媚有些心疼的蹲下身去,看著昏迷不醒的他。

“歐亞,你沒事吧?你醒醒,你不要嚇我。”

“他暫時死不了。”頭頂赫然傳來云琛那冷寒至極的聲音,嚇得明媚渾身哆嗦了一下。

“你這樣對歐亞,就不怕歐家的人找你麻煩嗎?”

明媚恨極的抬起頭來,瞪著沙發上的云琛質問道。

云琛輕蔑的發出一絲冷笑,抱肩看向一身狼狽的明媚:‘你以為我會怕?’

云琛的實力,在整個s市都是說一不二,區區一個歐家,他還真沒看在眼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握了握拳頭,明媚逼著自己開口問他道。

她知道,云琛雖然看不上歐亞,但也不會平白的動歐家的人,除非另有目的。

“兩件事,第一,把玉佩交出來。”云琛語氣森然的開口道。

玉佩,又是玉佩!

“我,我手里沒有玉佩……”明媚低著頭,抵死抵抗道。

“那就是在歐亞手里了,江晟,帶歐亞去頂樓,如果他手里沒有玉佩,就把他從頂樓扔下去。”

第11章 我都答應你

云琛知道明媚在撒謊,那么重要的玉佩,她怎么會輕易交給歐亞,不過,敢在他面前撒三次謊的女人,她還是第一個。

“是,大少爺。”江晟聞言,便走過來一把將地上的歐亞拉起,直奔頂樓而去。

明媚眼睜睜的看著江晟把人帶走,頓時嚇得面色慘白,不知所措了起來。

云頂別墅雖然只有三層,但高度卻比普通樓房的八層還要高,如果歐亞被扔下去,不死也會殘廢。

“不要,不要,求你放了他。”明媚突然崩潰的沖云琛苦苦哀求道。

云琛面無表情的望著面前的女人,一雙氣勢逼人的眸子,仿若獵豹盯著垂死掙扎的獵物一般,叫人不寒而栗。

“那就把我要的東西交出來。”沒有絲毫溫度的語言,讓明媚心里最后一點掙扎也瞬間蕩然無存。

“玉佩,玉佩的確在我的手上。”明媚絕望的閉上眼睛,語氣沮喪的對云琛說道:‘我把玉佩交給你,你不要動歐亞。’

望著面前這個終于妥協的女人,云琛面色更黑了,他眼底閃過一抹嘲諷的光:“你為了那個男人,還真是舍得。”

“他是我男朋友……”明媚不甘心的握緊手指,咬牙說道。

“說吧,玉佩在哪?”云琛冷哼一聲,語氣有點不耐煩。

“你先讓人把歐亞放了,玉佩我自然會給你。”歐亞已經被江晟帶去了頂樓,明媚很擔心他們會失手殺了歐亞,所以逼著自己與云琛對峙。

云琛眼底的不悅不覺更盛,這女人為了歐亞,居然敢如此忤逆自己?

“先把玉佩交出來!”

“先放了歐亞,不然你別想得到玉佩!”明媚僵著身子,和云琛抵死對抗道。

局面突然變得僵持了起來,他們就像兩頭互相敵對的野獸,誰也不肯屈服半分。

過了足足一分鐘的時間,云琛這才兀自嘆了口氣,開口對旁邊的人吩咐道:‘上去告訴江晟,先不要動手。’

旁邊的傭人聞言,連忙轉身上樓去通知江晟了。

“現在可以說了。”云琛眼神微微瞇起,危險的信號迅速傳遞過來,駭的明媚不覺顫抖了一下。

剛才與云琛對峙,基本已經耗光了她所有的勇氣,云琛就像一頭隨時會發怒吃人的野獸,即使隔得很遠,都會讓她不寒而栗。

她不明白,云琛為什么要發這么大的脾氣,明明早上還好好的。

“玉佩就在我家,你叫人去取我媽媽的骨灰過來。”明媚低低的嘆了口氣,知道擰不過云琛,只好任命的說道。

云琛皺了皺眉,不明白她要她母親的骨灰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第三次耍我!”

第三次?她好像就騙了他一次吧?什么時候耍了他兩次了?

明媚無語的看了云琛一眼,不得已對他說道:‘那塊玉佩就藏在我媽媽的骨灰里,因為爸爸和姐姐一直想找到,我沒有地方藏,只能藏在那里。’

死人的骨灰是活人都會忌諱的東西,任誰也不會想到,明媚會把那么重要的東西,藏在那里。

第12章 他是暴君

云琛點了點頭,沒再質疑,轉身吩咐傭人去明家取明媚母親的骨灰。

“過來坐。”見明媚一身狼藉,云琛心底一軟,不覺伸手指了指身旁空余的沙發,示意她坐過去。

明媚恨極的瞪了他一眼,卻是站在那里動也沒動,打一巴掌給個甜棗?他當她是什么?

云琛知道她在生氣,聲線見冷的緩緩說道:‘我說過,我不喜歡被人欺騙。’

明媚動了動唇角,語氣艱難的對他說道:‘那塊玉佩對我很重要,我不能隨便交出來。’

“我說的不是這個。”云琛臉色一寒,反問她道:‘你說去學校上學,為什么轉臉又偷偷去見了歐亞?’

“我……”明媚被他問的有些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她是欺騙了他,可歐亞是她男朋友,她憑什么不能去見?

“歐亞是我男朋友,為什么我不能和他見面?”明媚攥緊手指,不甘心的說道。

云琛眼神微微瞇起,望著明媚那張小巧精致的臉,突然冷笑出聲:‘很快就不是了。’

“你,你什么意思?”明媚瞪著一雙驚恐的眼睛,不甘心的說道:‘玉佩可以給你,但我不能嫁給你。’

“這可由不得你!”云琛長腿一抬,突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抬腿走到明媚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直把明媚看的全身都發抖了起來。

“不想歐亞死的太難看,就給我老實點!”

“你,你不敢殺歐亞,殺了歐亞,歐家人不會放過你的!”雖然云琛是出了名的暴君,但明媚還真不信云琛敢這么光明正大的殺了歐亞。

“放心,我有分寸,云頂別墅不是很高,從這里跳下去,最多半身不遂,死不了。”

“混蛋,你這個大混蛋!”明媚簡直要被云琛氣瘋了,他太可惡了,怎么能對歐亞做這樣的事?

“那就讓你看看,我是怎么混蛋的!”伸手捏住明媚小巧的下巴,云琛逼著她看向自己。

明明那樣英俊,此時卻宛若一只隨時可以將人推入地獄的魔鬼,誘惑與危險并存的魅力,當真只有云琛才能完美駕馭。

云琛一把抓了明媚纖細的手臂,強硬的將她帶到了云頂別墅的頂樓,而此時,歐亞已經被江晟等人弄醒,正五花大綁著扔在樓頂的邊緣。

“歐亞,歐亞,你沒事吧?”見到歐亞醒了,明媚連忙大聲喊道,她很想沖過去看看歐亞的情況,但胳膊被云琛握的很緊,根本動不了。

歐亞的腦袋依舊迷迷糊糊的,看到明媚正被云琛鉗制著,這才清醒了過來:‘云琛,你這個混蛋,你把明媚放了。’

“先管好你自己吧。”云琛冷哼一聲,轉身吩咐江晟道:‘把他從頂樓推下去。’

江晟略微遲疑了一下,但見云琛的面色不像是在開玩笑,隨即便一把抓了歐亞的胳膊,將他拖到了頂樓的邊緣。

樓頂的風呼呼的吹著,吹的人頭皮發麻,膽戰心驚,歐亞往下看了一眼,臉色頓時就白了。

《恰逢明媚時(戀你正當時明媚)》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