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藍夏陸弋銘)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

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www.cfgbi.com 時間:作者:桃夕夕來源:SPY

《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是作者桃夕夕寫的一本很好看的小說,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藍夏陸弋銘)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  被主動入懷的“兒子”牽連綁架,藍夏的倒霉事兒一件接一件?! ∏考槲此?,閨蜜設計,男友背叛……短短幾個小時,她的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熬寺?,渣男魚目混珠,舅舅才是慧眼識珠的良人?!薄 ±斷囊渙熾?,她的身份不是“干媽”么?什么時候變成舅媽的?   “現在?!蹦腥爍┥斫乖詿采希骸拔一岷煤貿?,你的……”...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01章 綁架

  “救命呀——有人以大欺小,亂抓小孩子啦!”

  藍夏剛背著包從拐角處出來,一個小身體就撞入了她的懷里。

  低頭,看到了一個五六歲大的小男孩,精致的小臉掛滿淚水,揪著她的衣服哭喊:“藍老師救我??!有人販子要拐賣我哇——”

  藍夏來不及疑惑小男孩怎么知道她的身份,兩個戴著口罩的黑衣大漢匆匆追了過來。

  “別礙事!滾開!”

  “媽——我怕!”男孩往藍夏的身后躲,只露出半個腦袋,委屈巴巴的喊道。

  虧他叫的出口,她今年還沒滿22歲,上哪偷了這么大的兒子?!

  藍夏雖然心里抱怨,卻沒有松開男孩的意思,將他牢牢的護在懷里,冷著臉問:“你們想要對我兒子做什么?前面就是警局,如果……”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口罩男從口袋里掏出一樣東西,一股刺鼻的藥味被她吸入口腔。

  失去意識的剎那,她將懷里的男孩摟的緊緊的。

  不知過了多久,藍夏才恢復神智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放大的稚嫩臉龐。

  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若不是他的一頭短發,就是一活靈活現的芭比娃娃。

  “老師,你睡醒了?”

  男孩歪著頭看她,裂開紅唇露出兩排細密的小牙齒,笑的很燦爛。

  “你,沒事吧……”藍夏掙扎著坐直身子,后背靠在了一面墻壁上,她的手腳都被繩子綁住了,不能有大幅度的動作。

  身側的男孩只綁了腳腕,繩子的另一頭系在了不遠處倒地的桌角。

  “我沒事,老師你呢?感覺怎么樣?”男孩子又往藍夏身邊爬了爬,直接坐在了她的腿上。

  藍夏很奇怪:“……你叫我老師?你認識我?”

  “對呀,藍老師是幼兒園最漂亮的老師,全校的男生都沒有不認識藍老師的。”男孩很是驕傲的挺了挺胸脯,語氣很得意。

  藍夏的心情很復雜。

  被男孩子這樣夸獎她本應該高興,可如今的處境,她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輕咳一聲,她盡力讓自己的唇角不至于太上揚。

  “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父母的電話號碼嗎?”她壓低聲音詢問。

  她的包不在身邊,想必是被那兩個人拿走了,好在她習慣將手機放在衣服口袋里,她剛才感覺到手機在上衣口袋,松了口氣。

  “我叫傅煜軒,老師可以叫我軒軒。”傅煜軒歪著頭,笑的很好看:“記得我爸媽號碼也沒有用,我媽媽太嬌弱了,不能來救我,我爸不經常在家,手機都處于關機狀態,唉。”

  藍夏恍然。

  聽這孩子的口氣,綁架倒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她心里隱隱起了惻隱之心,看著男孩的目光柔和不少。

  她讓傅煜軒從她的衣服口袋里將手機拿出來,告訴她密碼后讓他打電話給阿琛。

  薛良琛是她談了四年的男朋友,他們感情很好,約定好了等她一畢業就結婚,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薛家有個宴請,趁這個機會,阿琛要將她介紹給薛家的人認識。

  只可惜,她出門遇到了從天而降的“兒子”,被人販子一同綁到了這么個破工廠。

  “藍老師,阿琛是你的男朋友嗎?”

  傅煜軒低著頭,胖乎乎的小手摁著屏幕上的數字,眨巴著眼睛盯著上面的字。

  “是啊,軒軒,就那個152開頭的,第一個,對……”

  傅煜軒“哦”了一聲,稍微背過身子擋住了藍夏的視線,小手很快速的輸入了一串號碼,打通了之后迅速掛斷,在藍夏疑惑探身的時候,重新打了備注為阿琛的號碼。

  嘟嘟嘟……

  手機鈴聲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

  噠噠噠,腳步聲由遠到近,嘩啦一聲巨響,緊閉著的鐵門被推開。

  刺眼的光芒灑了進來。

  藍夏下意識的偏轉頭閉上眼睛,下一秒,頭頂一黑,她的手機就被黑衣男拿在了手里。

  “呵!幸好你沒有報警,不然……”

  他拽著傅煜軒的衣領,將他拎了起來。

  “哎呀,你手勁兒那么大,弄疼我了,輕點,輕點。”

  傅煜軒掙扎著在半空中踢蹬著短腿,兩只手緊緊的抓著男人的手腕,想要下來,又怕男人把他給丟出去。

  “你快把軒軒放下來!有什么事沖我來!”藍夏掙扎著起來,晃悠悠的往男人身上撞去。

  男人沒料到被綁住的藍夏能有這么大的蠻力,一個不察被撞的后退了好幾步,而他抓著的軒軒,也被藍夏用別扭的姿勢攬在了懷里,二人齊齊摔倒在地。

  “軒軒,你有沒有摔到哪里?”

  藍夏掙扎著爬起來,顧不得其他,能動的手指拉著傅煜軒仔仔細細的檢查。

  “你個臭娘們!”

  男人緩過神來,一腳踹在了藍夏的后背。

  嗯——

  藍夏悶哼一聲栽倒在地,還沒有從地上起來,頭發就被男人揪在手里,她被迫抬起頭來。

  “沖你來?你還真把自己當他媽了?”

  男人惡狠狠地罵道,仔細的端詳著藍夏的一張臉。

  “還別說,離近了這張臉挺漂亮的,想必味道也很不錯吧?”

  藍夏和傅煜軒的臉同時一變。

  另一個口罩男剛走過來就聽到了這句話,眉頭輕皺:“別忘記了上頭交待的。”

  “上頭只說要這個小子,可沒有管別的,何況這女的是自己送上門來的,我若不收,那可對不起她的主動,嘿嘿。”

  口罩男眉頭輕皺,只說了句:“別耽擱太久。”

  黑衣男反手扣著藍夏的手腕,將她整個人固定在了懷里,猥瑣的笑著抱著她往角落里走。

  “小家伙,好好看著,今天我就給你上一堂身為男人的課程!哈哈!”

  傅煜軒想要過去,被身后的繩索限制了行動,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藍夏被拖走。

  “放開我!放開我!”

  藍夏不停的掙扎著,可她手腳都被綁著,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她情急之下低頭一口咬在了男人的手腕上。

  嘶——

  “賤人!你TM給我松開!”

  黑衣男惱怒的將藍夏甩到了一邊,上前揪著她的衣領,左右開弓就是兩巴掌。

  “給你臉你不要臉!別怪老子不懂得憐香惜玉!”

  撕拉——

  黑衣男一把將藍夏的上衣撕破,直接撲了上去!

  

第02章 膚淺的陸二少

  “不要碰我舅媽!我舅舅會殺了你的!”

  傅煜軒聽到藍夏的尖叫,對著黑衣男大喊。

  陸二少的女人?

  黑衣男的動作停頓了片刻,低頭審視著躺在地上發抖的藍夏。

  除了一張漂亮的臉蛋和誘人的身材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他想起最開始藍夏謊稱男孩媽媽的事,嗤笑道:“堂堂陸家二少會這么膚淺?”

  “膚淺又如何!”

  身后,低沉的嗓音隱藏著淡淡的怒氣。

  黑衣男笑聲剛剛發出,后背就被重物砸到,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掙扎著爬起來轉頭去看,入目是一雙程亮的皮鞋,再往上,是裹在黑色褲子中的筆直的腿,挺拔的脊背,最后對上一雙犀利的黑眸,鋒銳的眼光刺的他兩腿一軟,再次跪在了地上。

  “二少,都處理干凈了。”林茳從外面進來,順手將黑衣男也給制服了丟到一旁。

  “藍老師你怎么樣。”獲得自由的傅煜軒太過擔心藍夏,踉蹌著往她身邊跑,跪倒在她身邊:“老師,你的臉都腫了,身上還有好多傷,嗚嗚,你疼不疼……”

  藍夏的上衣被撕破,勉強可以遮擋住春光。

  “我還好。”藍夏輕柔的笑道:“軒軒不哭,老師沒事的。”

  身體一暖,高大的男人將他的外套脫掉,蹲下來自然的蓋在了藍夏的身上,只聽簌簌兩聲,綁著她手腕和腳腕的繩索被割開,炙熱又布滿繭子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男人在她的手腕幾個穴位輕輕摁壓幾下,淡漠的松開。

  “活動一下試試。”

  “謝謝,好多了。”藍夏勾唇笑了笑,從地上起來,將身上的男士外套緊了緊,垂下眼睛:“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男人很奪目,目光犀利的她不敢正面接觸。

  “藍老師,這是我舅舅陸弋銘,你不用和他客氣的。”傅煜軒抓著藍夏的手不肯松開,將一邊面無表情的陸弋銘介紹給她認識:“如果不是我,老師也不會被這些人欺負,都是軒軒的錯。”

  他越說越委屈,眼圈一紅,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

  “軒軒,怎么會怪你呢,乖,不哭了。”藍夏心腸軟的一塌糊涂,蹲下身子幫傅煜軒擦眼淚,柔聲哄著。

  哄了好一會兒,傅煜軒才止住了眼淚。

  “藍小姐,這是你的東西嗎?”

  林茳一手提著一個黑色的雙肩包,另一只手里拿著一個玫瑰金蘋果7。

  “是我的,謝謝。”藍夏伸手接過,剛把包背在身上,就覺得肩膀一輕,她疑惑的回頭,剛好望進陸弋銘宛如深潭的黑眸中。

  “我送你回去。”

  藍夏遲疑著想要拒絕。

  “荒郊野外,不好打車。”陸弋銘直白的說出理由。

  藍夏點點頭,剛欲道謝,男人已經先一步朝外走,留給她一個淡漠孤傲的背影。

  “老師,我們快走吧,讓舅舅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軒軒緊緊抓著藍夏的手腕,小小的身體貼著她,生怕自己拉開一點距離,藍夏就消失了似的。

  藍夏只當他是太過害怕,跟著他一同走到了車旁。

  底盤很高的JEEP,她先將軒軒抱了上去,自己正欲扶著門框踮腳往上邁的時候,一雙大手適時的伸出來拖住了她的手肘,直接將她扶了上去。

  藍夏還沒有說話,陸弋銘已經收了手靜靜的坐了回去。

  “謝謝。”她低聲道了歉,坐在了傅煜軒的身邊。

  陸弋銘直接對司機吩咐:“去最近的醫院。”

  “不用了。”藍夏連忙阻攔:“我沒事,都是皮外傷,不用去醫院的,師傅,麻煩你把我送到頂格酒店。”

  她都耽擱了很久了,若再不趕過去,恐怕真的要遲到了。

  第一次見薛家的長輩,她總不能不出現,臉上的傷等到了酒店多涂些粉底蓋一下就能遮掩過去。

  衣服再讓阿琛幫忙找一件就好。

  打定了主意,她期盼又倔強的看著陸弋銘。

  那堅定的目光令陸弋銘眉頭輕挑。

  二人對視片刻,他收回目光微微頷首算是默認了藍夏的決定。

  軒軒嘟著嘴巴剛要說話,對上陸弋銘的眼睛時,瞬間慫了,將頭扭到藍夏這邊,趁機趴進她的懷里。

  陸弋銘收回目光,閉目養神,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頂格酒店。

  “謝謝你陸先生,這件衣服我會洗干凈還給你的。”藍夏捏緊衣服的一角道完謝不等陸弋銘回應,便匆匆朝著酒店奔去。

  “舅舅,我好喜歡藍老師,你讓她當我舅媽好不好?”

  傅煜軒趴在窗戶上眼巴巴的往外看,一張小臉寫滿了不舍得。

  “我記得你的老師沒有姓藍的。”

  陸弋銘一針見血。

  小家伙瞪著圓圓的眼睛撇嘴:“難道你不喜歡藍老師嗎?”

  喜歡?

  陸弋銘若有所思的看著酒店的大門,她的背影好像和腦海里的一道身影逐漸的重合。

  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開車。”淡漠的吩咐完,陸弋銘伸手將傅煜軒抱在懷里:“軒軒,今天的事情回去后不要告訴你媽媽,知道嗎?”

  傅煜軒點點頭。

  “乖。”陸弋銘揉了揉他柔順的黑發,勾了勾唇角。

  傅煜軒打了個哆嗦,身體很靈活的從陸弋銘的懷里竄下來坐好。

  舅舅笑了,太可怕了。

  嗚嗚,麻麻,我要回家要抱抱……

  ——

  藍夏低頭避開旁人詫異的目光,直接乘坐電梯來到頂層的一間特殊套房前,從包里掏出來備用的房卡,打開。

  這是酒店專門留給薛良琛的房間,不對外開放。

  房卡是前兩天薛良琛給她的,他說房間里有薛家二老喜歡的東西,若是他有事抽不開身及時過來,就讓她把禮物帶下去。

  藍夏開門進來,這個套房面積很大,裝潢透著居家的溫馨,更是有幾處被緋色點綴,透著那么一絲曖昧之氣。

  她嗅著房間里的味道,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用來除味的香氣太過濃郁,她聞著很不舒服,又超前走了幾步,聽到浴室里有聲音,奇怪的走過去。

  “阿???是你在里面嗎?”

  她輕輕叩擊幾下半透明的玻璃門,揚聲詢問。

  嘩嘩的流水聲停下。

  浴室的門從里面打開,男人濕漉漉的裸體呈現在她的眼前……

  

第03章 小野貓

  藍夏的臉一紅,不敢多看,條件反射的背過身子。

  一顆心怦怦的狂跳不已。

  她沒有想到會在房間里看到這樣一幅景象,聲音略有些結巴:“阿,阿琛,你怎么在洗澡啊……”

  關鍵是洗完澡連浴巾都不圍就出來。

  身后有輕微的腳步聲。

  藍夏低頭朝后看了一眼,注意到薛良琛連鞋都沒有穿,流水順著他的腿滴落在地板上。

  而他,正在慢慢的靠近她。

  “阿,阿琛……”

  整張臉都滾燙滾燙的,藍夏的身體僵硬如鐵,手無足措的不知道怎么辦。

  一雙手從她的兩手臂之間緩緩伸到前面,將她的身體摟在了懷里。

  薛良琛的下巴摩挲著她的頭發,低啞的聲音磁性又性感:“不洗干凈,怎么去床上。”

  阿琛……

  藍夏咬著自己的下唇,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和薛良琛的感情是很好,只是四年的戀愛并沒有發生什么太過的事情,最多就是牽牽手擁抱一下,連接吻這種事都很少,她不是沒有想過是不是自己的魅力不夠。

  可每次薛良琛都抓著她的手,愛憐的去刮她的鼻尖:“傻丫頭,你還沒有畢業,我總要為你的聲譽著想,不是嗎?”

  像今天這種事情,她來之前是想都沒有想過的。

  “乖,我們去浴室,那里更合適一些。”薛良琛的聲音依舊壓的很低很低,收緊他的手臂,更是張開嘴巴在藍夏輕巧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藍夏倒吸一口冷氣。

  “阿琛,不是說要見叔叔阿姨嗎?時間,時間會來不及的……”

  藍夏說完,差點要咬掉自己的舌尖。

  她在說什么亂七八糟的話?好像是在期盼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似的。

  她穩定自己的心神,掙扎著想要從薛良琛的懷里出來,忽然她掃見薛良琛的手臂上有一處刺青,像一種植物,但她一時想不起來是什么。

  阿琛的手臂上什么時候有這種刺青的?

  藍夏的神情有些恍惚,身后男人的熱情,緊緊貼在她身體的反應如同一記閃電劈開了她的迷蒙。

  “你不是阿??!”她用力的掙扎著:“你是誰?放開我!放開我!”

  “小乖乖,我就是你的阿琛啊,哈哈。”

  男人的聲音不再壓抑,放聲大笑,直接將藍夏抱了起來,快速的朝著浴室走去。

  噗通一聲,她被丟到了雙人浴缸里。

  咳咳咳——

  她抹掉臉上的水,嗆的不停的咳嗽起來。

  迷蒙的睜開眼睛,眼前的男人也變得清晰了許多。

  是一張她很熟悉的臉。

  “陳俊凱!你怎么會在這里!你要做什么?”藍夏氣的大喊,想要從浴缸里爬出來。

  陳俊凱是薛良琛的商業對手,她也見過幾次,這個人的性情陰晴不定,卻特別的花心,換女人的速度要比換衣服都快。

  “孤男寡女共處浴缸之中,連衣服都沒有穿,你說,我要做什么?”

  陳俊凱邪魅一笑,摁住藍夏的肩膀,將她推回水里,順勢鉗制著她的兩條腿,將她固定在自己的懷里。

  藍夏瞪圓了眼睛:“陳俊凱你不能動我!我是阿琛的女朋友!”

  她的胳膊在水池里支撐著,瘋狂的踢蹬著兩條腿。

  “哈哈!小乖乖,你不會真以為薛良琛會娶你吧?嘖嘖,你都沒有想過,為什么我會在他的房間里洗澡,而你又剛巧送上門嗎?”

  陳俊凱彎腰,將臉湊到藍夏面前,捏住了她的下巴:“那是因為,你是薛良琛送給我的女人。”

  藍夏咬著下唇不停的搖頭。

  她不信,她一個字都不要相信。

  “離近了看,確實是個尤物,薛良琛倒是舍得。”陳俊凱微張著嘴巴,捏著藍夏的下巴將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藍夏重重的咬了上去。

  血腥味瞬間充斥在她的口腔。

  她嫌棄的朝外面吐了幾口,趁著陳俊凱吃痛放開她的時候,從浴缸里跳出來,頭也不回的朝外跑。

  陳俊凱伸出一只手指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手指上的鮮血使得他瞇起眼睛,抽過來架子上掛著的浴袍,裹住自己的身體追了出去。

  藍夏悶頭跑到門口,手剛剛抓住門把手,頭發就被陳俊凱從后面揪住。

  忍著頭皮的刺痛感,藍夏奮力將門打開:“救命!阿琛救我!救命??!”

  陳俊凱反手捂住藍夏的嘴巴,膝蓋一頂將門重新關上,憤怒的把她甩在地上,整具身體順勢壓了上去。

  “還真是一只小野貓!不過,我喜歡!”

  女孩子的反抗更加刺激著他的欲望,他的手勾住她的褲腰,正欲往下拉。

  滴滴——

  房門被人從外面用房卡打開。

  亂糟糟的聲音也隨即傳了過來。

  “你們在做什么?”尖銳又不可置信的聲音從門邊響起。

  夏欣雪怔怔的站在原地,因為驚訝抬手捂住了嘴巴,她的反應很快,如同一陣風似的跑到藍夏的身邊,攙扶著她的胳膊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她關切的問:“夏夏你沒事吧?”

  藍夏的狼狽不堪就這么被眾人看在了眼中。

  陳俊凱微微挑眉,腳步輕動,不著痕跡的將藍夏擋在了身后。

  “夏夏。”薛良琛站在不遠處,皺眉看著這一幕,沒有上前。

  他的身后,站著一位身著華麗的貴婦人,略有些熟悉的眉眼正在告訴藍夏她的身份,薛夫人。

  藍夏忍著刺痛,淚眼婆娑的想要解釋:“阿琛,我剛一來……”

  她才開口,就被身邊的人小聲的打斷。

  “夏夏,薛阿姨在,你可要好好解釋下眼前的情況,怎么會和陳俊凱混在一起,你們不會真的發生了什么事情吧?”

  夏欣雪提醒的很隱晦,聲音雖小,可房間里異常安靜,還是讓薛良琛和薛夫人聽了個大概。

  “夏夏!”薛良琛的語氣重了不少。

  藍夏連連搖頭,慌亂的解釋:“阿琛,我和他什么事都沒有,我是剛剛來這里,是你說房間里有……”

  “夠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薛夫人冷冷的開口。

  “這就是你給我找的好兒媳?”她冷眼看著藍夏,眼底的嫌棄非常明顯:“趁早斷了關系,我薛家可要不得這種不知廉恥的人!”

  

《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一寵到底:少爺的心尖妻”相關文摘

同類文摘